45、第四十五章(1 / 2)

“宣哥,你不担心他们吗?”

毕竟,陆立行和陆沅这父子两个,关系僵了这么多年,很难在一朝一夕间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什么好担心的,一家父子,本就没有深仇大恨。况且,我也想好了后面的安排。”

看着许奕星好奇的目光,陆宣轻声道:“我会把陆家的大部分产业真正交给小叔。”

“你会介意吗?”

许奕星诧异地看着他:“我当然不介意,那些都是不属于我的东西。可是,宣哥,那是你的,你不会介意吗?”

陆宣无所谓地笑笑:“那些就是钱而己,我并不缺。父母生前已经给了我足够的信托基金,这些年,我自己在圈里工作,也有了一些小成就,没必要拘泥于家里的那些。况且,这些年,确实是小叔一直在兢兢业业打理所有事务,我没做什么。”

许奕星看着他平淡的表情,不由肃然起敬:“也许对宣哥来说,放弃一点不算什么,但我知道,要做到这一点,实在太难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的。”

“我只是比别人幸运一点,很早就知道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已。”

两人一路说着话,走到许奕星家。

小小的公寓,和陆宣的别墅比起来,简直想个小鸟窝。

“那个,我家比较小,宣哥不介意吧?”

许奕星耳朵红红的。

陆宣没立刻安慰他,而是换好拖鞋后,走到屋里,认真地打量起来。

四四方方的房子,格局前后通透明亮,从客厅到厨房、卧室,处处都打扫得一尘不染,阳台上有绿植,茶几上有相框,桌子上有格子桌布,柜子里有各种各样造型别致的杯子,书柜里有许多书,电视前有不少电影光盘。

一切细节都能让人感受到主人对生活的热爱。

“我觉得很可爱,很温馨,让人心情愉悦。”

陆宣给出真诚的评价,让许奕星放下心来。

他穿着拖鞋打开洗手间的门,指着洗手台边摆好的洗漱用品:“牙刷毛巾都给宣哥准备好了,睡衣也买了全新的,就在抽屉里。”

陆宣跟着他看过去,他又已经跑到饮水机边,给他倒了杯热水,放进一片柠檬:“宣哥,喝水。”

陆宣接过透明的玻璃杯,就看见他有些局促地站在一旁。

“那个,宣哥,我家地方小,晚上,你睡在床上就好,我、我睡在客厅……”

陆宣看着他,露出一种意味深长的表情:“是吗?你想睡在客厅?”

许奕星的脸一下子涨红了,心里的小弯弯被发现了,明明羞愧得要死了,可还是眼巴巴地看着陆宣。

可陆宣却放下喝了一口的玻璃杯,转身往洗手间的方向去。

“那就暂时委屈你了。”

“哦。”许奕星闷闷地应下,尾音拖得长长的,听起来不情不愿。

陆宣打开抽屉,抽出睡衣,闻声悄悄勾了勾唇角。

等两人都洗漱好,换好睡衣,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许奕星埋着头从柜子里抽出被子和枕头,抱在中怀里往客方里的沙发上去。

而陆宣就靠在房门边,静静看着他在沙发上摆好枕头,再关灯躺下,盖好被子。

“宣哥晚安。”

光线暗下来,只有还敞开的房门里,有灯光透出来,打在陆宣的身影上。

许奕星在黑暗里用被子蒙着脸,露着眼睛偷偷打量那道身影。

也不知过了多久,传来陆宣轻声的问话:“睡得着吗?”

许奕星不答话,只是拽着被角又往上提了提。

紧接着,就是一声轻笑。

陆宣走到沙发边,在他身边坐下来:“真的睡得着吗?”

—许奕星干脆把脸全部蒙起来,小声道:“反正还没睡着……”

“嗯。我也睡不着。”

许奕星拉下被子看他:“那……我陪宣哥?”

“好。”

话音落下,没等许奕星反应,陆宣便忽然伸手,连着被子把他从沙发上抱起来,走进卧室,放到床上。

“这这、这是要做什么?”

许奕星的脸一下红了,说话也结结巴巴。

家里就这么一张床,难道陆宣要和他做他不敢想的事吗?

“当然是睡觉。”

陆宣啪地一声把房间的灯关了,在黑暗里掀开被褥,躺了下来。

许奕星浑身都僵了,脸更是烫得能烤肉,又是紧张又是期待地瞪着下一步。

可陆宣只是躺到他身边,甚至没有面对他,就这么仰卧着闭上眼,无声无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