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纯洁(1 / 2)

林父跟队离开后,林乔乔开始以让所有人都肉眼可见的方式学习。

地区大比还有十二天,再不努力表现,等到时候出成绩了,他要自夸都没有说服力没有支撑点。

大三的灵魂要懂得给高二的自己造势。

具体表现为在家时,林乔乔早上五点起床,出门绕着小区跑半个小时的步,然后回家再读一个小时的书,晚上吃完晚饭就钻进自己的房间刷书刷题。

林爸虽然因为林父的离开变得有些消沉,但看见林乔乔突然像一夜之间长大懂事了一样,手不离笔眼不离书,在家里不管是吃饭还是上厕所手里都捧着课本看,不由得又是心疼又是欣慰,人也精神了许多,心里暖洋洋的,每天准备三餐都好像有奔头了。

双胞胎闹着要找林乔乔玩游戏,都被林爸按住了,而且反复叮嘱双胞胎不许吵到哥哥学习,备考期间哥哥就是最重要的,家里的一切要为哥哥服务。

小小年纪的双胞胎每天都直观的感受到自己的家庭地位在不断下降,学习中的林乔乔彻底凌驾到了他们头上。

这让他们意识到,学习的力量竟恐怖如斯!

双胞胎恨不得自己现在就去上小学,给林爸看看他们好好学习的样子!

在学校,林乔乔也成了奇迹一景,上课时认真听讲,积极发言,下课时不是向老师请教问题,就是向优等生苏情虚心求教,连午休吃饭的时候林乔乔手上都拿着笔在写写画画。

高二(六)班弥漫着莫名其妙的压力,爱学习的不爱学习的omega们看到吊车尾的林乔乔这么认真的样子,都感觉怪怪的,好像他们不学习就是omega班的罪人。

连苏情对林乔乔都有些刮目相看。

下课聊八卦的人都少了,连平常不爱学习的那些omega们也人手一本书或者试题集,一边不可思议的盯着林乔乔,一边苦恼的看着手上教科书。

秦柜更是不能呼吸,虽然他不相信林乔乔会比他成绩好,但林乔乔一本正经仿佛真的在学习的样子,这番做派,让他焦躁。

嘲讽声和不屑声依然有。

毕竟林乔乔在倒数第一的宝座雄霸太久,让人很难相信他会突然转性子,反而觉得他是在作秀。

林乔乔对此都无所谓,爱怎么想怎么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最高兴的莫过于omega班全科的老师们,办公室里每天都在交换的信息里都或多或少带着一点点和林乔乔有关的事情。学生们也许看不出来真假,但老师们和林乔乔在课堂有过交流后,都能清楚的感知的林乔乔的进步。

林乔乔像海绵一样,在吸收各科知识。

这是omega班的老师们以前编都不敢编的聊天内容。

周四上午的体育课,是林乔乔到这边后上的第一堂体育课。

之前的一个星期,因为受伤的缘故,校医直接给他开了免上体育课的假条,林乔乔因此享受了两堂不需要跑步不需要流汗的美好时光。

“他们怎么这么开心?”林乔乔看着头顶的大太阳无语,但看着一个个两眼发亮精神抖擞到让人无法忽视的班上同学则更无语。

这些omega这么喜欢上体育课?

不对啊,他明明记得上堂体育课,他们还很不甘心去上体育课的样子。

“你忘了,我们这学期周四上午第三四节课和(二)班都是体育大课,”杨田田和林乔乔一起走着,眼睛也闪亮亮的,“可以看见夏挚他们,大家当然高兴。不过你眼里以前只有周淮,不稀罕也正常。怎么,乔乔你现在对其他alpha也有兴趣了?”

林乔乔作势朝杨田田的肩膀拍了一巴掌,皮笑肉不笑的说,“胡说什么呢,我对周淮没兴趣,对他们更没兴趣。”

杨田田被拍的脸差点变形,又不敢发火,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肩膀,一脸不信的勉强笑笑,“得了吧,你跟周淮最多也就闹闹小别扭。过阵子就好了。”

林乔乔哼了哼,“信不信随你。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天天学习这么累,看看alpha们上体育课放松放松也挺好。”

“你就装吧。”杨田田半开玩笑的笑话他。

“就装,怎么了?”林乔乔已经放弃解释了,不论他讲多少次他对周淮没意思了,都没有人相信。

原身的形象深入人心。

哎,心累。

他们走到体育课集合的地方,站在旁边等上课铃。

杨田田又问,“你最近努力的样子有点吓人,真学会了还是假学会了?这次地区学校比赛你有几成把握?考得进前一百吗?”

林乔乔眯眼伸了个懒腰,“考进考不进的谁知道呢,但我话都说出去了,总要努力一下,至少得比秦柜考得好,不然让那些人看我的笑话吗?再说了,不试试怎么知道我是不是考试天才?万一我天赋异禀,正好开窍,又欧气爆棚了呢?”

杨田田:“……”

赵松在几步远处听见回头,笑着说,“霸气啊林乔乔,这话说的牛啊,我们可就等着你这次一飞冲天呢。”

林乔乔回他一个ok的手势,自信满满,“必须必。”

秦柜和几个omega聚在一起聊天,听见后翻了个白眼,发出一声冷嘲,“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还考试天才,凭你也配?”

林乔乔扬了扬下巴,“那也比你配。”

秦柜气的想过去和林乔乔理论,被几个同伴给拦了下来。

“你跟他计较什么,他就那样儿。”同伴们劝他。

“我就是看他那骄纵蛮横样儿不顺眼,好像全世界都要围着他转似的。”秦柜不忿的说。

“行了行了,要上课了,少说一句吧。”同伴拉了拉秦柜继续劝了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