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五章(1 / 2)

自那天看到佐为与平常有些不一样的状态后,裴青春那马马虎虎的脑袋终于知道要看人脸色,她果断不去追问佐为忽然又不再那么强烈地希望她考取职业棋士了。不过,裴青春这个人的性格原本就是吃软不吃硬,而且,她也才十六的年纪,这个年龄的少男少女总是有些叛逆的情绪的,你不让他们做的他们偏要做;希望他们的做的,他们反而很抵触。

裴青春就是处在这样的一个状态里,藤原佐为忽然歇了让她成为职业棋士的心思,她却又偏偏开始琢磨这个问题的可行性了。但是,目前除了佐为外,对她实力评价最有发言权的只有海王中学的尹老师,她需要再得到多一些专业人士的评价,她才有空间去思考。

裴青春说干就干,她把自己和海王主将铃木优子近半年的棋谱记录整理出来,扫描成文档,又顺带往里面加塞了她这个月和佐为下的四盘棋,发给了在青学网球部的聚会里新加的手冢国光的邮箱里。她礼貌地在邮件里说,听说手冢部长的亲戚有职业棋士,她希望能委托手冢国光把自己的棋谱发给职业棋士点评。

裴青春也不知道手冢国光会不会同意,毕竟她也就和人家刚认识,加了联系方式也就是打了招呼而已,所以她是抱着不会有回音的态度,发完了邮件和讯息就把手机放一边,自己去打谱了。

出乎她的意料,手冢很快给了回音:

“收到,我会及时将点评反馈给你。——手冢国光”

他言简意赅,不仅没有客套,并且直接表明了他会做这件事,这让裴青春以为手冢国光是个不好接近的人的刻板印象直接打破了,她忍不住看着那条短信感慨:

“哇......”

“怎么了怎么了?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这一声“哇”惊动了在棋盘那边等着裴青春回来打谱的佐为,他起身,飘到裴青春的身边想要凑热闹,少女赶紧把手机反扣,生硬地转移话题:

“没什么,和朋香聊了一些私事,好啦快回去坐好,我们继续复盘。”

她态度一反常态的积极,佐为有些疑惑:

“平常叫你打谱你都没有像现在这样那么兴高采烈啊,小春你变了,你都不跟我分享快乐了...呜呜呜,我果然是个烦人的家伙!”

这个可爱的千年棋痴说着说着就要哭出来的样子,裴青春一惊,赶紧安慰这个大可爱:

“哪有哪有!佐为一点也不烦人!佐为最棒了,是最厉害的棋神,也是最棒的老师!好啦,别哭啦,我下去给你拿一期围棋周刊啊,新的今天到了我还没拆。”

虽然没办法实在地接触到佐为的魂体,但裴青春还是象征性地“摸了摸”他的狗头,笑着说道。

“唔...那你快去。”

果然,佐为这个棋痴一听到围棋周刊,马上精神了,催着裴青春下去拿,然而让他们俩都没想到的是,这一期的围棋封面依然是“棋坛双子星”进藤光和塔矢亮。

当裴青春把那份围棋周刊摊到佐为面前时,果不其然,这位千年大可爱看着封面上帅气逼人的进藤光,哭得更大声了:

“哇——”

裴青春无奈地捂着耳朵,她终于确定了:她的围棋老师跟那位最强初段之间肯定有故事,不然他不会每次一看到进藤光的物料就那么激动。

看着哭的厉害却美得梨花带雨的藤原佐为,裴青春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歪头撑着下巴,说:

“你和进藤光之前,到底发生过怎样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