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打人(1 / 2)

【系统:修罗场名场面。易易子,你不会被付醒出柜吧!】

【系统:善善子要是知道你喜欢男人还会让你住在他那里吗?】

【系统:快灭口!】

001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他要是放任这几个人在这里乱说话,指不定就被出柜了。

到时候良善会怎么看他?也许会像他爸一样厌恶他、赶他出去。也许不会表现太明显,而是委婉地表示让他滚。

哪种都让他受不了,被喜欢的人害怕,躲避,厌恶,他受不了。

方衡易忍着火气,说:“付醒,有什么话我们私下说。其他人别闲着没事八卦了,散了。”

其他人自然不会不识趣儿,虽然都一脸八卦,但还是散开了。

方衡易给任时而使了眼色,任时而秒懂,过来拉着良善走:“善哥,我带你参观一下我们的俱乐部。”

良善看得懂形势,就顺从地跟着任时而走了。

方衡易往另一个方向走去,付醒跟上。

“老任,怎么回事啊?他俩真掰了?”萧佐趁良善去一边接电话,问任时而。

“掰了,嘎嘣脆,不可能复合的那种。”

“那这个,”萧佐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不远处打电话的良善,“新欢?”

“不是,朋友。”你易哥单相思的对象。任时而腹诽了一句。

“哦~~~”

任时而看着萧佐的神情就知道他在盘算什么,“收起你那点小心思。”

“我哪有什么小心思啊。我现在有对象。”萧佐一脸义正言辞。

“你有没有,都别想打他主意。”

“任哥护竹马护得紧啊~”萧佐挤眉弄眼道。

“你有毛病吧?老子直的!”任时而翻了个白眼。钢铁直!巨直的那种!

天天和一群基佬混,鬼才信你。萧佐心里吐槽道。

“诶,”任时而用胳膊肘戳了戳萧佐说,“你们基佬如果喜欢上直男会怎么样?”

萧佐被任时而问得仿佛想起什么不堪回首的记忆,深深叹了一气,说:“会被虐得死去活来,体无完肤。”

“靠…这么惨啊?”

“那可不……反正就特别惨。”

任时而眯了眯眼,趁阿易还没对善哥无法自拔,得赶紧把阿易弄出深渊。

某个休息室里。

“衡易,你知道我有多爱你~不要抛下我好不好?我们不要分手好不好?求你了,我知道错了……我会和她分手的,我以后不会再见她了,真的。”

方衡易坐在沙发上,头疼地捂着额头,要是以往他绝对不会让付醒哭的,但现在即使他哭着、跪着求他,他只觉得烦闷、嘈杂。

付醒假惺惺的脸,他最近才看清了。

“我再说一次,我们完了,彻底完了,付醒。我不管你和你的小女朋友怎么样,结婚还是分手,都不关我的事,懂?”方衡易面无表情说,“如果你找我就只是想说这些,那你说够了?没说够继续说,今天说完了,以后就别再来找我了。”

付醒扯着他的裤腿,眼睛通红,眼泪一颗一颗掉了下来,“我真的,我真的知道错了……我要怎么样你才能原谅我?我要怎么样你才不会和我分手?”

“你怎么样,都不会改变我不会再喜欢你的事实。”方衡易冷冷地盯着他说,“你听不懂人话吗?”

“我不信!我不信你这么绝情!不可能的衡易,怎么可能说不喜欢就不喜欢呢,你和我分手后瘦了这么多,难道不是证明你和我分手也很难过吗?”

【系统:这渣男还莫名地自信……易易子明明是因为我才瘦的!哼!】

【系统:易易子,你再不出去,指不定俱乐部的人怎么在善善子面前崩你人设,毁你形象呢!】

【方衡易:淦。】

方衡易站了起来就想拉开门出去,却被付醒突然从后面抱住。

他皱起眉头,扯开付醒的手把人推开,转头,“滚!”

付醒又抱了上来,甚至还想吻他,方衡易忍无可忍给了他一个过肩摔,“你就非要我动手吗?”

方衡易重新握住把手。

“外面那个是你的新欢吗!你这么快就找到新欢,是不是证明你以前根本就没多喜欢我?方衡易,你是不是以为你很深情?”

见方衡易停下脚步,付醒说得更起劲儿了。

“你新欢一张狐媚脸,你查过他干不干净?我告诉你,这样的人我在圈里见多了,表面冰清玉洁的样子,其实背后要多淫、荡就有多淫、荡!只会撅着屁股求人草!你不是喜欢干净的人吗?他配吗?!”

【系统:靠靠靠靠靠易易子这能忍吗!这能忍吗!他怎么敢这么诋毁善善子!要不是我不能动,我今儿就撕他那张破嘴!】

【系统:你能忍我不能忍!等本系统找根电线电死他!】

方衡易放下把手,转过身来,面上冷若冰霜,语气像是结了冰碴子:“付醒,你总能精准踩到我的底线。”

良善刚打完电话,就听到有人喊着:“卧槽!他们打起来了!易哥和付醒打起来了!”

怎么打架了?良善忙跟着其他人赶过去。

休息室的门紧闭着,里面不断传出惨叫声。

一群人着急地在门前拍门喊着,任时而赶来听到惨叫声不是方衡易的就松了口气,也没其他人这么急。

但良善不一样,他虽然也听出了惨叫声不是方衡易的,但还是着急,担心方衡易下手太重,被人送局子里去。

“让开,”良善蹙眉拨开人群,挤到门前拍了拍门,“阿易?阿易!”

“没用的,我们叫了半天都不出来。”

良善提高声量:“阿易,开门!”

萧佐在旁边见良善拍着门,劝道:“这位哥,易哥动起手来,谁也劝不动。别白费力气和口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