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非得生儿子的渣男24(1 / 2)

战事大获全胜,还生擒了敌国主将,李淮打了半辈子的战,从没有一次这般痛快过。

“哈哈哈……”李淮抱拳朝傅宁安一礼,大笑道:“虎父无犬子,傅少将军不愧是傅节将军之子,足智多谋,竟用区区几个草人便吓得吴军节节溃败,让人好生痛快!”

“这次战事能够取胜,多亏了李将军和众将士骁勇奋战,这才守住东境最后一道防线,宁安不敢居功。”傅宁安谦虚道。

李淮摇头,“若不是傅少将军的妙计,我等怕是守不住镇江城了,这一役,傅少将军占首功。”

起初他以为真的是援军到了,所以才敢带着为数不多的守城兵开门追击敌军,直到看到那些稻草人他才明白,根本就没有援军,现在想想,心中还有一些后怕,同时也更加赞叹傅宁安的胆大聪慧,非同一般。

他敢断言,此子将来必定不凡,功绩一定胜过其父。

“此计并非我一个人想出来的,而是仰仗这位小友。”傅宁安指着家喜介绍道。

若论功行赏,她才是首功。

李淮看向傅宁安身边略显瘦小的人,阅人无数的他一眼便看穿对方是个女儿身,心中虽然震惊,却未点破,而是抱拳道:“果然英雄出少年!”

没想一个姑娘家竟也有如此才智和勇气,大周国将来何愁不强盛啊!

家喜独自坐在城楼上,借着月色望着刚刚平息不久的战场。

守城兵正在清理战场,一具具尸体被抬走,留下一淌淌血水,一眼望去,一地狼藉,夜风吹来,散发着阵阵血腥。

看到这些,她才感受到真实,原来,她真的身在战场。

她从未想过,她竟有一日能上战场,能凭自己那点小聪明助战事获得胜利。

这是一种从未有过,且很奇妙的感觉,让她的心情久久都不能平复。

“楚姑娘。”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家喜转头望去,男子年轻的脸印入眼帘,她笑了笑,“傅少将军。”

“夜深了,楚姑娘怎会一个人在此?”傅宁安看了城墙上被月光投下的娇小身影,问道。

家喜道:“睡不着,出来走走,傅少将军呢?”

“一样。”傅宁安在她身边坐下,扫了城楼下打扫战场的士兵一眼,感激道:“这次多亏了楚姑娘相助,否则未必能守住镇江城。”

家喜摇摇头,“傅少将军不用谢,我虽是女子,但也是大周国的子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楚姑娘是傅某见过最果敢侠义的女子。”傅宁安由衷夸赞。

家喜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嘴角却不由得上扬。

傅宁安问:“姑娘智勇双全,武功不凡,可愿参军,继续为国出力?”

“我可以吗?”家喜惊讶问。

傅宁安反问:“有何不可?”

“我是女子啊。”家喜怅然道。

从小她就知道这个时代对女子的残忍与苛刻,因为她是女儿身,她就得被送人,就得像牲口一样干活,挨打受骂,还吃不饱饭,那段时间,她一度认为姑娘家就是最低贱,最无用的人。

直到爹娘将她接回家,给她无尽的疼宠,让她不用再像牲口一样干活,衣食无忧之外,还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可是即便如此,她也从未想过,能像男子一样战场杀敌,保家为国。

傅宁安笑道:“可傅某也说过,姑娘是傅某见过最果敢侠义的女子,你不比男子差,甚至比一般的男子还要出色。”

他看着她,月光下,她卷翘的睫羽下是一双泛着亮光的眸,他更是坚定了自己的决定,他再道:“此次战事姑娘立下大功,傅某定在皇上面前为姑娘请功,介时,为姑娘在军中争取一个军职不在话下。”

“我国并无女子参军的先例,皇上会答应吗?”家喜又是高兴,又是担忧问。

傅宁安点头道:“皇上是明君,一定会重用楚姑娘这种英勇聪慧的人才。”

家喜眸中越发明亮,如果当真如傅宁安所言,那她便能以女子之身报效家国,这将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