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7一生之痛(1 / 2)

“十天!”沢田纲吉神色一变。

底下的狱寺隼人以为这是要玩游戏,主动请缨:“十代目,不要担心,我可以帮你登陆游戏的!”

“绝对不要这样做,狱寺君!”沢田纲吉瞬间反驳,“铃兰花知道的话,绝对会杀了我的!”

“啊?”柯南等人目瞪口呆,这根本就不是重点好不好。

哪怕是被迫多出了沢田纲吉这个自称要照顾自己的少年跟班,柯南还是觉得自己看不懂对方。

明明是沢田纲吉是拿着被群欺,被校园欺凌少年人设,偏偏他总是出乎意料的刷新外界认知,身边同伴越来与多……

柯南小声说:“这家伙很像少年漫主角呢。”

“名侦探,你有资格说他吗?”灰原哀调侃道,“你也不差,高中生侦探意外变成小学生与黑暗组织做斗争,这才是更少年漫剧情好不好。”

柯南:“……你居然还会看少年漫!”原本的吐槽最后变成了这句话。

他就看见灰原哀有一刻神色复杂,缓缓开口,“是一个很讨厌的家伙逼着我看的哦。如果她在日本,应该一些事情会改变的吧……”

虽然她觉得青木优会背负着被组织提防,出手救下宫野明美的可能性低得厉害。

“啊?你这家伙,又在说奇怪的人了。”

“跟你没关系哦,名侦探。”灰原哀提醒了一句,“沢田少年快摔下来了。”

“可恶!”柯南果断跟狱寺隼人合作。

这次是意外碰到了可疑的人贩子,对方抓捕拐卖的人被发现后,破罐子破摔就抓了沢田纲吉来威胁。

他们慢了一步,只能看着人贩子眼中闪烁着疯狂的光芒,毫不犹豫的切断了绳子。

“去死吧!如果不是你们,我绝对不会被发现的!”

“纲吉!”

“沢田!”

……

一帮人速度追去,恨不得马上跳下高空。

柯南看得眼皮一跳,就在这时,有意降低存在感的reborn勾了勾唇,不紧不慢的对着沢田纲吉发出死气弹。

“蠢纲,再不快点,你那位网友就会跑掉了哦。”

如果不是因为沢田纲吉的反对,他挺想要查查看沢田纲吉网友身份的。

对方对沢田纲吉的影响力未免太大了……

“啊啊啊——”

被迫坠落的感觉是恐怖的,沢田纲吉尖叫得感觉耳膜都要被空气震碎。

就在这时,他被打入了一颗死气弹,瞬间身体像是经过了什么改造。

【我不想要死!想要跟妈妈跟同伴继续生活!】

【想要找到网友铃兰花,被她欺负了这么久,我一定要报复回去……最起码,叫她承认我才不是她的小弟!】

即将坠落的那一刻,沢田纲吉进入超死气模式,主动使用火焰,稳稳地站在地面上。

他喘着粗气,至今头还有些懵。

狱寺隼人等人也赶了过来,兴奋的追问他的情况。

“我很好,不用担心……”只是,可能网友给他带来的心理阴影大了一些。

他突然担心,几天没上线,铃兰花会狠狠地教训他。

“接着。”reborn丢来了沢田纲吉手机。

沢田纲吉手忙脚乱接住,无意中就打开了游戏app,直接看到了多达99+的私聊内容。

他咽了咽口水,小心打开就看到了铃兰花多达100种外国语言的‘提醒’。

【鲔鱼,如果你再不上线,我一定会叫你知道厉害的哦。】

【可恶,第几天了,你居然还不上!我生气了,我真的生气了!】

【呵呵。】

……

柯南跟警官等人抓着犯人走过来时候,他们就看见沢田纲吉抱着reborn哭。

“reborn,你一定要救我!铃兰花生气了,事情麻烦了!”

“闭嘴哦,蠢纲!”

reborn随意就给了沢田纲吉一个教训,“那只是一个网友。”

“铃兰花是不一样的!”沢田纲吉脱口而出,神色认真,他大声道:“她超级厉害的!玩游戏很厉害,人很聪明,戏耍别人也很有趣,脑子很棒,帮过我教训了那些欺负我的人……”

胸口似是有一口火焰在燃烧。

不应该是这样的,铃兰花,不仅仅是网友……

“如果,有一天她不上线了,跟现实生活里的人恋爱结婚,组建了家庭而忘记了你呢?”

就在其他人陷入吃惊状态时候,reborn冷不丁的开口,他勾着唇,定定看着沢田纲吉,“到时候,你要怎么做呢?”

是选择认识新的网友,还是说更进一步……

“什么?”

“不可能的,铃兰花脾气很任性,她不可能放过被她认定为自己所有物的一切的……”

沢田纲吉本能的辩解着,但对上了狱寺隼人震惊表情,柯南跟警官等人都用原来如此表情看着他。

他吞了吞口水,不安的开口:“你们这样看我,是做什么啊?”

“笨蛋,没想到这里有一个网恋了的。”灰原哀发言犀利。

沢田纲吉僵在原地。柯南试图打补丁,“小哀,你说话太直接了!应该说,他现在单方面对网友有很深的好感啦!”

“这还不是网恋?哦,单相思,我懂了。”灰原哀很是干脆,直接叫柯南等人坐车准备回家。

沢田纲吉绝望脸,下意识的寻找其他人说话内容的bug:“不可能的,铃兰花超级霸道任性的,我不可能……”

“十代目,我懂得!”狱寺隼人眼中闪过了火光,“我以前认识的人也因为沉迷网恋,被欺骗了几千万而痛苦万分!来吧,谁欺骗了你的感情,我都会找他算账!”

“……铃兰花是女生。等等,她没有骗我,甚至还给我买过了价值不菲的礼物……”

事实上,当天回并盛町的车上,沢田纲吉被人进行了一番审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