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已完结(1 / 2)

广播里恢复高考的消息一出来,学校里教师们一阵欢呼。

钱青稞一把关上广播,反正自己也没资格高考,没什么好高兴的。

“怎么把收音机给关掉了?”

“这是我的收音机,我把它带过来不是让你们听新闻的,我是想自己听歌的。”钱青稞不喜欢这几个同事,当然他们也不喜欢钱青稞。

“切,有什么好了不起的?不就是一个破收音机吗?”那几个同事私底下议论纷纷,他们已经联名给学校和市里面写了很多封投诉信了,坚持要把钱青稞这个没文化的赶出学校。虽然希望渺茫,但是他们相信只要坚持不懈的投诉,总有一天能把钱青稞给赶出去。

当天晚上他们又写了一封信,正签名的时候,本来出去接小柒的钱青稞返了回来拿收音机,结果就看见了那封投诉信。

气得要命的钱青稞一把撕碎了那封信,“有本事来明的,我才不怕你们。”

抱着收音机出去,钱青稞把收音机捆在自行车后面,自己骑上自行车去接小柒,今天是个好日子,到处都在庆祝欢呼恢复高考的消息。

被这种氛围感染了,钱青稞也很高兴,因为要去接小柒了。

自从魏从景放出来后,小柒越来越黏魏从景了,所以钱青稞特别吃醋,为了争夺女儿的欢心,钱青稞想和小柒有更多时间相处。

“钱青稞!”vickie在制片厂的大门口一把拦住她,“西边建厂的工程已经正式开始了,要不要去看看我的杰作?”

陈潮生因为mark的那件事被外公方其蔺安排偷偷回了家,现在t市的所有事由vickie负责。

开始打拼事业以后,她才意识到当初钱青稞对自己说要干事业的话是为自己好,因此和钱青稞成了朋友,两个任性的女人一拍即合。

“我接完小柒再去你那边玩。”她等不及要接女儿了。

钱小柒蹦蹦跳跳的被魏从景牵着手走了出来,“妈妈,我告诉你一件好消息哦,我的电影会在12月1号上映。”

魏从景补充道,“苏厂长说t市政府会想办法让我们的电影去2月的民众电影节露个面,毕竟这部电影是宣传t市人的美好品质,大家都挺重视的。”

钱青稞不懂什么电影节,她就是一个平时听听广播听听音乐的人,看电视都很少看,更不用说电影了。

抱着小柒准备走,突然冒出来的马处长一把拉住她往制片厂里面走,“之前你弄的那首三首歌不行,我总觉得你还可以唱得更好,你再给我重新录几遍。”

晴天霹雳!

“马处长,这让我录歌是要加钱的。”

“这么财迷?”

“那是当然,要不然我们钱家怎么恢复荣耀呢?钱嘛,是一点一点要出来的。”

“可笑,这个歪理我是第1次听到,你呀,就是太爱钱了。”

“我要是爱钱早就让你给我几万了,你看那些旅日歌手都是几万的价钱。想当初我奶奶说我们钱家几百年前最富有的时候那仓库里的银子是一堆一堆的摆满了。”

又开始了,钱青稞又开始忆往昔。

“那些歌手凭什么要几万?我的工资才一百,那些人啊,唱的都是些靡靡之音,唱些情啊爱呀,堕落。”

“人家就值那么多钱,我也想赚那么多钱。”

“那是资本主义,你不要跟着学,不好!就在我们制片厂安心的赚点干净的钱不好吗?”

“马处长,你这话也太偏颇了,难道赚钱多就是不干净吗?”

“行行行,我不和你扯了,你赶快把歌给我录完。”

再次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才让马处长彻底满意,放松下来的钱青稞带着小柒去找vickie。

“你建这个厂请了这么多工人,肯定解决了不少人的工作问题。”

“当然,其中还有不少刚回城的知青,我已经说了,找不到工作也考不上大学的知青优先。”

“老板,有一个女知青来应聘,她不想干普通工人的活,一定要干会计。”一个工人突然过来和vickie说道。

“学历怎么样?”

“非常不错,高中毕业。”

“那行,让她过来,我看一看她的本事怎么样。”

钱青稞觉得无聊,抱着小柒在一旁看vickie是怎么招职工的。

“小玲?”看着进来的人,钱青稞大吃一惊,没想到竟然是老熟人。

“你认识她?”

“她是我们生产大队的,”钱青稞扯扯vickie的衣袖,“我以前有做过一些事对不起她,你可不可以把她给招聘了?”

“会计这些活太重要了,我不能因为你的关系就招她。当然我向你保证,如果她能力合格我一定招她,既然她是你的好朋友,我也一定给她优渥的薪酬。”

最终得到这份工作的小玲和青稞道谢。

“不用和我说谢谢,是你能力太强了”

“那个老板给了我特别高的工资,说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小玲是真心感谢青稞,当初爸妈把厂里的工作给了大哥,自己只能去了乡下,如今薪酬这么好,自己彻底翻身了,自然要感谢青稞。

“我还要向你道歉。”

“怎么?”钱青稞一头雾水。

“其实当初我自、杀并不是因为你。”

“不是我?可是那天我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侮辱了你,然后晚上就听说你想不开了,差点没救回来。”

“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吗?你向来嘴巴特别厉害,连生产队长都说不过你,我怎么可能因为你骂我就想不开。”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事?”钱青稞着急了,这几年自己一直被公社的人背后辱骂恶毒,就是因为这件事,包括魏从景当初和自己离婚的□□也是这件事。

“那天晚上我被一个混混,嗯…,反正就是那些不好的事,不过没关系,那个混混犯了其他的事早已经被毙了,老天有眼。”小玲不想再多说这段伤心的事。

钱青稞沉默了好半晌。

“其实不管怎样,我还是要和你道歉,因为我不应该那么侮辱你。”

“你倒是变了不少。”

“当然,我现在读的书多了,也变文明了嘛。”

当初钱青稞以地主身份自豪着,看不起小玲这种人,所以起了冲突,说了一些特别过分的话,现在想想确实是自己的错。

现在知道小玲当初想不开的事不是自己的过错,钱青稞的内疚少了很多,结果第2天魏从景就上门来和自己道歉。

“你怎么知道的?”

“vickie偷听了你和小玲的谈话,她把这件事告诉了我,vickie还说……”

“还说什么?”

“vickie说想让我和你和好。”

“………哦”钱青稞沉默了半响,尴尬地走开,并没有接受魏从景的暗示。

12月电影上映,结果看的人很少,不说电影院了,那些生产放映队的来要胶卷都是去租那些战争片。

制片厂想推荐这个电影,虽然这次自己厂里拍摄的时候没出多少资金,但是辛苦了几个月也想看到成果。结果那些生产队的放映员摆摆手拒绝了,“我们公社的人或者说县城所有的人都只想看这些战争片,谁想看这些小孩子演的?”

一旁期待地看着这些人的小柒和苏梁那些小朋友难过地低下了头。

“这些战争片你们都重复看了好几次了,还要看吗?”工人还想再推销推销。

“哎呀,你们城里人不懂,我们那些生产队的人就喜欢看这些,有劲,一遍又一遍的看也不会腻。”说着他们抬了重重的胶卷离开了。

“没事啊,t市周围这么多县城,底下又那么多公社,他们以前租片子都来咱们这里,咱们再等等看。”那工人安慰那些孩子们。

小柒知道这位叔叔只想安慰自己,扯扯妈妈的衣袖,小柒小声道:“妈妈,陈太爷爷说过,说我如果这次电影没有很多人看,就不会再让我演电影了。”

钱青稞尴尬的笑了笑,她其实也不想让小柒继续演电影,这次演电影的经历就够了,就是让孩子玩一玩,接下来应该好好学习振兴钱家。她们钱家的人总不能一辈子当个演员吧,这说出去都对不起列祖列宗,自己虽然这次唱了唱歌,但是本职工作还是在大学里。

而且抛头露面这种在钱青稞看来不体面的工作,自己去做去挣钱就可以了,小柒只要安心读书就好。

小柒对妈妈的反应很失望,又去找魏从景要安慰。

“你妈呀,虽然变了很多,但是骨子里那种思想还是不太容易改变,还要给她点时间,你不要怪她。”魏从景自从解开了小玲事件的心结以后,对钱青稞一些不好的思想越来越包容了。只要本质上思想不坏,魏从景觉得那些小缺点都是钱青稞可爱的地方。

“可是陈太爷爷马上就要来这边过年了,要是没多少人看我们的电影,他不会让我继续拍戏了,”钱小柒觉得很丢脸,“根本没人看,还去什么电影节啊,爸爸,我不想去了。”

小柒一直提不上劲,整天闷闷不乐,连看到钟爷爷做的肉都没兴趣了。

“这孩子,我这可是精米!白花花的大米饭,你都看不上眼?”老钟拿这孩子没辙了,“小柒啊,其实也想得通,小孩子嘛,谁愿意看小孩子演的片子?”

可是书中不是这样的,书中甜甜演《t市的故事》,好歹看的人不少,毕竟认识甜甜的人更多。

如今主角换成了小柒,又因为甜甜她妈的关系,制片厂没写上甜甜的名字,所以观众看上去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小演员不认识,不看!

“唉。”小柒和钟爷爷一齐叹气。

“小柒!今天有很多放映员去制片厂点名要《t市的故事》!”钱青稞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虽然不想让女儿继续演戏,但是她也不想让女儿不开心。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小柒和老钟异口同声道,他们都不相信。

“真的!”钱青稞拿出一张报纸,“也不知道为什么,全盛日报登了你的电影。”

全盛日报是全国人民都会看的报纸,虽然t市本地的报社也刊登过让群众去看,但是本来那些本地的报纸就没什么人看,第二嘛,大家都更相信全盛日报的话,那既然全盛日报说好看,肯定这电影就还不错。

报纸一早出来,结果中午就有各个生产队的放映员赶过来要租片子,之前爱理不理的电影院也要租片子,一时之间倒成了香饽饽。

“青稞,你看,”老钟戴着个老花镜指指报纸的一个角落,“总编这里!”

“总编,杜杨,”小柒念了出来,“妈妈,就是那个给你寄出寄了很久才寄过来的杜杨叔叔吗?”

老钟笑呵呵地看着青稞,“青稞,看来他是真的对你有意思。”

青稞脸红了,收起报纸让小柒赶紧回去制片厂看一看自己的片子有多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