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行侠仗义(1 / 2)

不一会店家就端上了几道小店里的特色小菜,还配上了一壶好酒。

店家特别介绍道:“这酒也是本店的特色之一,比较适合女子饮用,您尝尝,客人们都赞不绝口来着。”

沈念初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挥挥手便让店家先下去了。

随后,她看着桌子上摆盘精致的菜色胃口大开,兴致勃勃的每道菜都夹了一筷子,可放入口中之后,又觉得那里怪怪的,其实每样菜的味道都还不错,但是,她却完全没有欲望夹第二口。

本来金丹期辟谷之后,吃不吃东西都无所谓了,而且在踏雪宫中,她的胃似乎就被养刁了,这些民间的特色小吃比起师尊做得来说,差得还是太远了。

于是,她放下筷子,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桌上的那壶酒。

酒壶是一个青玉色的瓷瓶,还配了两个同色系的小瓷杯,沈念初一把拿了过来,打开了盖子闻了闻,好像没有她想象中那种很刺鼻的酒味。

可能是古时候由于酿造工艺有限,所以酒的度数比较低,不过这样应该不太容易喝醉人。

沈念初研究了一下,就从酒壶里倒了一小杯酒出来,这酒是淡淡的乳白色,不像现代的白酒是那种清澈透明的样子。

她低头细细闻了闻,酒味不浓烈,而且好像还有一丝淡淡的甜味。

她拿起杯子凑到嘴边,正准备尝一口,突然被客栈角落的喧哗声吸引了注意,于是,又把手中的酒杯往桌子上一放,好奇的望了过去。

只见一位身姿娇小的女子和一位五大三粗的大汉在门口拉拉扯扯,骂骂咧咧。

这个画面怎么如此熟悉呢?她中瞬间灵光一闪!

这不就是行走江湖必备的角色,强抢民女的恶霸和弱小无助的少女!

沈念初满脸的兴奋,终于到了她声张正义的时候到了,万众瞩目的时刻就要来了。

沈念初猛的一下站了起来,大步流星地朝着那两人冲了过去,二话不说飞身直接给了那彪形大汉一脚。

然后转身挡在了那姑娘的身前,满是得意的说道:“你别怕,今天有我在,没人敢动你!”

客栈里的顾客都被沈念初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纷纷转身过来注视着她。

此时,沈念初一脸自豪地站在那里,还特意站直了身子,一副大家不用太感谢我,我这是为人民服务的表情。

行走江湖嘛,怎么能够不声张正义,惩奸除恶呢!

不行侠仗义的江湖,是没有灵魂的江湖!

然而还没等到大家对她的赞赏,她身后那被保护的姑娘就用力一把推开了她,三步并作两步的扑到了那彪形大汉身边。完全不像是被强抢的羸弱少女,只见,她轻轻扶起了那人,语气温柔的关心道:“相公,你没事吧?”

沈念初:“???”相公?她是不是又做错事了。

这怎么不按套路走呢?电视上明明不是这么演的!

片刻之后,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满脸歉意的走上前去准备道歉,“对不起啊,我还以为……”

那女子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打断了她的话,毫不客气的骂道:“你还以为什么?你以为!我们两口子吵架管你什么事?还是说你看上了我们家大柱了,我告诉你门都没有!我家大柱心里只又我一个,你好好一个姑娘家,竟然一个人在大街上!还要不要脸?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货色,呸!”

她怎么就不正经了,踢错了人她可以道歉,可是怎么上个街还犯法?

沈念初一时被那女子气势汹汹的样子怔住了,气得争辩起来,道:“我也不是故意的,我错了可以向你道歉,但你怎么还骂人呢!”

“我骂你怎么了,你打都打了,我骂几句还不行吗?我不光要骂你,我还要拉你去见官,当街恶意伤人,让官老爷打你几十大板!”

那女子看上去娇滴滴的,叫骂声却一句比一句凶,双手叉着腰形同泼妇骂街,客栈里的人纷纷注视着这里,三三两两交头接耳的议论着。

“哈哈哈哈,这十里八街的有谁不知道这婆娘的厉害,看上去娇小可人的,那骂起人来一直是得理不饶人,我看那姑娘有得受了。”

“哎……这脾气,也就她相公受得了,我说他俩也是绝配,那大柱看着五大三粗的一个人,那脾气却好得不得了,对他娘子那是言听计从的。”

“不过话说,这是哪家的姑娘?看这打扮应该还未出阁吧,怎么会单独出现在大街上?说不定还真不是什么正经人家。”

“是呀,正经人家谁会让未出阁的女子出门,就算是婚配了的,出门也得相公陪着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