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017章(1 / 2)

第017章

刘一帆丝毫没有意识到身侧的红桥上站了人。

他还在继续对和羽说:“你从京城来我们这儿,肯定有很多地方不习惯。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地方,你尽管跟我说。”

男孩得了原谅,一时得意,表露了更多善意。

和羽不忍心拂了少年的好意,回答道:“谢谢你。”

刘一帆又将手上的信封递过来,认真说:“本来我爸想来亲自感谢你的,但他太忙了,我就替他过来。这是你的劳动报酬,原本给另一位提琴手的报酬也是这么多,所以你一定要收下。”

和羽想了想,接过信封,再次道谢。

刘一帆见状,愈发心花怒放,以为和羽已然成了他的朋友,不加思索便道:“和羽,要不以后我就做你哥哥吧,反正我也比你大。”

和羽:“……”

谈忱更听不下去,三两步从红桥上冲过来,走到和羽和刘一帆面前。

和羽还坐着,刘一帆马上起身,问:“忱哥你怎么来了?”

谈忱眯着眼睛打量刘一帆,没有答话。

两个少年面对面站着,谈忱比刘一帆高出一截,气场莫名凌厉,有针锋相对之意。

刘一帆不明所以,追问:“怎么了这是?谁惹你了?”

谈忱只觉得刘一帆那句“要不以后我就做你哥哥吧”格外刺耳,想阻止刘一帆的幻想,却又不知道自己应该以何种身份替和羽拒绝。

一时心绪烦乱进退两难,就这么站着没动。

和羽看向两个像要准备开始斗牛抢球的男孩,毫无兴趣地说:“我去散会儿步,你们俩继续。”

说完便起身,沿着红桥的方向往回走。

谈忱瞬间反应过来,跟着和羽跑过去。刘一帆想也不想,也跟上和羽,走到她的身边。

三人并排走过红桥桥面。

和羽莫名其妙地看看左右两个男生,问:“你们俩到底有什么事儿?非要有我在场你们才能说么。”

可两个男生都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红桥下是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径。小径的尽头,站着刚刚追着谈忱出来的周思琪。

周思琪越过主干道,踏上石子小道,一抬头便看到了桥上的三人。

左边是谈忱。

虽然个子高,但因为背很薄,显得玉树临风气质天成。他长相优越,冷白皮肤衬红唇,浓眉星目映挺鼻,无论何时看,都能堪称少年绝色。尤其是头发长了一些,散落于额间两侧,又为他增添了几分柔和的美感,更显英俊卓绝。

右边是刘一帆。

他比谈忱只矮了几厘米,身高目测已近一米八零。他原本是斯文型的那类长相,偏偏在着装方向跑偏,喜爱骷髅头衫配破洞裤,以至于两种气场汇聚,滋生出一些矛盾的俊朗来。因为年轻,便也难掩风发意气。

左边是周思琪狂热暗恋的少年,右边是她极力想搞好关系的男孩。

可他们,却对着她的表妹和羽大献殷勤。

周思琪咬咬嘴唇,将心中的不甘极力压下,小跑过来牵住和羽的手,将和羽从两个男生的庇护里拉出来,嘴上却焦急地问:“和羽你去哪儿了,我生怕你迷路,饭都没吃完就跑出来了。”

和羽静淡地看一眼表姐,懒得去分析她是真情还是假意。

和羽说:“我就在湖那边坐了一下。”

周思琪又说:“那我们快回房间休息一会儿吧,下午和晚上还有别的活动呢。”

见和羽要走,刘一帆又上前几步,凑到和羽身边,说:“抽空考虑一下我的提议。”

他是指要做和羽的哥哥这个提议。

和羽只觉得刘一帆幼稚,便没有正面回答。

周思琪不想再看到这两个男生紧跟和羽的画面,拉着和羽飞快往酒店方向走去了。

酒店房间里。

周思琪故意问和羽:“江浩然刚才在饭桌上说下午两点半集合去玩水上项目,你去么。”

和羽来度假村原本就不是为了玩耍,又因为她怕水,想也不想就直接拒绝:“我不去,我要留在房间里看书。”

周思琪乐得眉飞色舞,却还拼命忍着,以一种非常遗憾的语气说:“那行吧。”

得意两秒又心生一计。周思琪假装看看外面的太阳,又道:“和羽你上午穿的那件浅蓝色防晒服能不能借给我?我怕太阳太大,晒伤皮肤,光戴帽子好像也不管用。”

和羽随手从床头拿过那件防晒服递给周思琪,后者喜滋滋地接过去。

一整个下午,和羽都在房间苦思冥想做数学题。

她带了《教你如何考清华》这本参考书,可是这本书里的好多题目都看着简单,解起来却难度颇高。更有甚者,看到答案再去解题,仍不能领会这题目的要领和精髓。

实在让人惆怅。

而此时,这本地狱级难度参考书的真正赠予者谈忱,正百无聊耐地坐在水上乐园附近的休闲区看手机。

他的手机上是一成不变的数独题。

纵横数独根据用户解题数据而升级了题目,比以往更难了几分。谈忱心思不在数独上,自然没发现今日的题目与往日有什么不同。

他耳边反复回想刘一帆那句“和羽,要不以后我就做你哥哥吧”。

越想越气,越想越烦躁。

但一想到和羽下午没有出来参加集体活动,避免了与刘一帆见面,倒又好过了一些。

和羽一定是在写他送的那些参考书上的题目,如果可能的话,他还有机会间接地为她讲题。

时间来到了下午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