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19章(1 / 2)

时间情诗 花間酒 3160 字 10天前

升上高二后,顾之京选了文科,从原本的重点班被分了出去。文科班是新组建的两个班,排在年级最末尾,教室因此安排在远翔楼的顶楼四楼,和时欢离得很远,见面的机会自然比以前少了不少。

大约时欢和扬随越来越熟也有这样的缘故。

十月末万圣节,顾之京放学后“千里迢迢”地从四楼跑下来和四班的老同学一起给时欢庆祝生日,恰好碰到了扬随。于是几名少男少女就一起乘地铁去甜品店吃了蛋糕和冰沙。

周箨的电话打进来的时候时欢正在切蛋糕,手机放在书包里,半个小时后摸出来才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未接来电。

她推开甜品店的门走出来,到安静一点的地方回拨过去。

北京的考位紧俏,周箨报名了几天后天城的gre考试,今天才回到天城,问她在哪里。时欢老老实实回答:“在和同学一起庆祝生日,还要等下才能回家。”

和准备电影节的电影不一样,周箨没有插足时欢交际圈的想法,于是“嗯”了一声说:“那我在家里等你,给你带了礼物。”

周箨从来不过生日,时欢也基本不会在他面前提起自己的生日。毕竟每年都只有自己收礼物却没办法回赠礼物也太尴尬了。结果就是,认识周箨十年,她还没怎么收过来自周箨的生日礼物。不知道今年周箨怎么会突然转变。

回到甜品店的时候蛋糕和冰沙都被吃完了,恰好时欢也着急回家拆礼物,几个同学互相道别后就各自散去了。顾之京是外省招来的住校生,和另一个女生搭伴回去,还有两名女生家里住得比较近,于是扬随承担起了把时欢送回家的任务。

下了地铁走回桃源里还要一段路。过了夏至,白昼变得越来越短暂,两个人出地铁站的时候天际微微擦黑,扬随索性把她直接送到家门口。

秋风瑟瑟。少年将书包肩带斜跨在一边肩上,状似不经意地开口问道:“我十一月要去南方参加决赛了,你有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

时欢愣了一下,忽然想起扬随也是天城的学科竞赛省一得主,化学省队的成员,于是心中想道,这个流程她好像很熟悉啊。

“那祝你决赛成绩前五十被选进集训队、国家队,拿首大预录取,出国参加国际奥赛?”

“嗯。”少年棱角分明的侧脸放松下来,唇畔漾起一抹笑意,仿佛在谈论天气一样随意地应了下来,“我也觉得我行。不过我不想去首大,我想去景行的化学工程。”

真是狂得可以。华国最顶尖的两所大学在他口中像是菜市场的菜一样随便挑挑拣拣。时欢笑着腹诽。

两个人走到时欢家楼栋的门口,时欢转过身想向扬随道谢,后者忽然站住,换上了少见的认真表情。

“以你的成绩,高考的时候也会在首大和景行之间做选择吧。”

扬随低下头看着眼前的女生,楼栋门口昏暗的光线令他的神色有些看不分明。时欢很少从他口中听到过这么直白的夸自己的话,正感激涕零。

“谢谢——”

“你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专业?”

时欢转了转眼珠,思索了一下,诚实地回答:“还没有。高三的时候我会认真规划一下的。”

“你选理,应该大学也不会转文了。不会学纯理科吧?”

时欢指着自己直言不讳:“你觉得凭我高一期末考的成绩配学纯理科吗?完全没有兴趣去受那种折磨。”

少年笑了一下:“既然这样的话,我想去景行。其实我想说的是,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在景行等你。”

女生呆呆地站在原地,看到少年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转过身挥了挥手向小区大门走去,背影很快消失在夕阳之下。

要不要这么拼啊,还没有考上景行就已经开始替招生老师做宣传工作,鼓动身边成绩好的同学选景行,和首大抢人。

时欢在心中腹诽。

她一头雾水地转身走进楼栋。楼道里的声控灯随着她的脚步声亮了起来,时欢抬眼,看到了一直站在黑暗里几阶楼梯之上的人。

她惊叫了一声,条件反射地后退了几步,然后反应过来那是周箨。他站在那里,神情淡然地注视着楼栋门口她的方向。

“你怎么没出声呀?”时欢松了口气,“还以为是什么坏人。”

灯光亮起的那一瞬间,周箨的神情似乎有片刻的变化,而后又恢复成一如既往冷淡的模样。他走出门将手里的垃圾袋丢进分类的垃圾桶里,然后折回来。

“一起上去吧,礼物在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