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女朋友(1 / 2)

一连两天,闻靳言都没去公司上班。

身为秘书的时繁星同样也没有。

开会打视频,需要签字的文件由专人送来,再有什么琐碎的事也都能在书房的电脑上解决,起初闻靳言还天真地以为终于能摆脱时繁星了,没想到她的身份很快就由贴身秘书转变成了贴身保姆,不仅一日三餐定时伺候,还时刻提醒他注意休息,最让闻靳言无法理解的是,时繁星连家政的活儿都包了。

比如代劳扔垃圾之类的。

闻靳言omega的身份是个秘密,连管家黄明华都不知道,更别提保姆和家政了,而他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用过的东西都是自己收拾好,等着晚上找个借口说是外出跑步再偷偷拿去附近的垃圾桶扔掉……这么多年下来他都已经习惯了自己隐藏秘密自己收拾,谁曾想那个女人一进门就抢了原本属于他的‘活儿’。

趁着那个女人还没上来,闻靳言赶忙溜去卫生间收拾垃圾。

扎紧垃圾袋口后又将干净的袋子换上,闻靳言想先把垃圾藏起来,等晚上再拿出去偷偷扔掉,可转念一想又怕被时繁星整理房间的时候找出来,如果时繁星问他为什么要藏起垃圾,又或者袋子里装了什么……岂不是都很难回答?

想了半天,闻靳言就把垃圾袋放到一边显眼的位置,方便时繁星进门就能发现,这样一来她只会觉得自己这个老板过于‘勤快’,而不会追问这袋子里装了什么。

怕袋子不牢靠,闻靳言还在外面多套了一只。

之后,又将袋口打了好几个结。

等搞定完这一切,闻靳言十分满意地站起身洗了把手,可当他转身时视线却跟站在门口的时繁星撞了个正着。

时繁星瞥了眼闻靳言身后地上的垃圾袋。

闻靳言吓得心脏砰砰直跳,也不知道这女人刚才看见了什么没有,不过她要是没看见,为什么又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身后的垃圾袋……为了不让自己表现地心虚,闻靳言瞪了眼时繁星,稳住心神反过来质问她道:“你不知道进来要敲门?”

“我刚才在外面敲门了,没听见声音才进来的。”瞥了眼被闻靳言藏在身后的垃圾袋,时繁星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笑着望向闻靳言道:“不好意思闻总,我以为您下楼了……不如我现在就出去重新敲下门?”

“不用!”闻靳言不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人,又见时繁星不像是看见什么的样子,于是‘大方’地让出道儿,不耐烦道:“我刚才用完卫生间顺手把垃圾袋换了,你把换下来的拿出去扔掉。”

时繁星听话地点点头,立即进去拿垃圾袋。

闻靳言站在边上,看着时繁星提起垃圾袋要出门去扔,忽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叫住她道:“楼下垃圾车走了?”

时繁星以为他是怕闻见垃圾车的味儿不想下楼,正要开口回答,却又见闻靳言朝她摆摆手。

“走了的话就扔远点。”闻靳言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出门右拐两百米有个垃圾桶,那里住的人少,垃圾也少,你去那儿扔。”

时繁星:“……”

见时繁星杵着没动,闻靳言奇怪道:“你还站着干什么,不是要去扔垃圾?”

“知道了闻总,我这就去出门右拐两百米的垃圾桶扔垃圾。”时繁星笑意十足地朝闻靳言鞠了一躬,随后拎着垃圾走出卧室:“早餐已经做好了,闻总别忘了下楼去吃。”

闻靳言胡乱应了一声,等时繁星一走,闻靳言就立即走到落地窗前将窗帘拉开一条缝儿,隔着缝儿瞧见时繁星拎着从他卧室拿出去的垃圾出了大门,也就是这时候,黄明华正好从外面回来,殷勤地上前要接走时繁星手里的垃圾袋。

“是我。”闻靳言立即给黄明华打了电话,终于成功地阻止了黄明华继续‘争抢’时繁星手里的垃圾袋:“把早餐端进我房间。”

接完电话的黄明华匆匆跑进大门。

闻靳言登时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时繁星抬头朝楼上看来。

跟时繁星对视了一眼,闻靳言面无表情地离开,可转过身的一刹那,闻靳言心虚地腿都软了。

&&&&&&&

听见身后的脚步声,正坐在楼下餐厅吃东西的闻靳言以为是时繁星扔完垃圾回来了,于是放下用来查阅文件的ipad,舀了勺粥往嘴里送:“扔个垃圾需要这么久?”

没听见回应,闻靳言刚要说她两句,突然发现身后传来的是高跟鞋的声音。

时繁星从不穿高跟鞋,至少他没见她穿过。

闻靳言停下手里喝粥的动作,迟疑了一下才从位子上起身,转而看向已然站在他面前的女人。

闻家的女主人,他的母亲——

席婉兰。

年逾五十的席婉兰依旧明艳动人优雅雍容,在她身上似乎看不见任何岁月留下的痕迹,此时席婉兰正满脸笑意地对自己儿子张开双手,想与儿子来个许久未见的拥抱。

可闻靳言站着没动。

席婉兰也不介意儿子的态度冷淡,笑着走近闻靳言,伸手优雅地抱了抱他。

闻靳言身子一僵,面色却依旧平静:“妈,您怎么来了?”

“我当然是来看我的宝贝儿子啊。”席婉兰拉了闻靳言一起坐下,亲昵地挽着他的胳膊道:“不过我的宝贝儿子见到他的妈妈,似乎并不怎么高兴。”

闻靳言皱着眉头没说话。

席婉兰笑,挽着闻靳言道:“好了,难得我们母子见上一面,别这么严肃,笑一笑。”

“是黄明华通知你来的?”闻靳言直截了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