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二十二条(1 / 2)

在江南的记忆中,从未有哪刻像现在这样难受。

不是身体,而是心。

当某一天她发现,自己的存在其实只是一本书中微不足道的女配角。

所有的生死存亡,喜悦或悲伤,其实都只取决于作者落笔时的心意。

她就像一个提线木偶,即使那些事情都不是出于她的本意,但角色设定,她就应该那样做。

插足男女主角的感情,为了男主袁绍宇如痴如狂,做了许多不求回报的傻事,最后为了男女主的爱□□业,贡献了家破人亡的结局。

作者写的爽快,读者看着舒服,但从没有人想过出身华国顶级豪门的贵女江南做出这样的一堆蠢事,到底合不合理。

把原本飘在云端的人踩低到泥里,不可否认,这样的落差确实很满足那些小人物的奇怪心理。

平凡人的逆袭总归是让人羡慕,让人心生惊叹的,但反过来讲,这并不是踩着别人衬托出你的强大的理由。

这样扭曲的价值观,是不对的。

世界那么大,却并不仅仅是围绕男女主角旋转的,两个人的感情即使再轰轰烈烈,也只局限在两个人当中,如果其中卷入了这么多的恩怨,甚至人命。

这份感情,袁绍宇和吴蓓蓓敢要,江南是不敢的。

……

早在江南三岁的那年,其实就已经觉醒了有关书内容的所有记忆。

但那个觉醒的时间太短了,短到几乎是一个瞬间。

而那个时候的江南太脆弱了,为这段几乎是毁灭性打击的记忆伤得太重,这时她的身体就启动了自我保护功能,把那段记忆选择性忘记了。

就连现在的医学技术也不能确定,这段被选择性忘记的记忆在未来某一天是否能真正恢复。

那就现在看来,记忆的恢复对于江南也不知道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很少有人能够承受被否定,而就江南现在的认知,过去的那个她,就连存在的合理性也是被完全否定的。

这样的认知前后差距太大,足够把一个正常的人逼疯。

江南没有疯,已经是幸事。

……

那支签文被舒女士放在江南的枕头下。

舒女士听那个老道说,自己女儿这一生注定会有一劫,而他和江南曾经有过因果,所以赠给她一物来帮助她渡过这个劫难。

当时老道还有半句话没有说出来。

“原本应该睡着的人却醒了,那最后注定的结局就会变得扑朔迷离,何等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