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 25 章(1 / 2)

这日下午,海川照旧在灵堂守灵。

他脖子上挂着海螺,手边有一个做成食盒形状的大海贝,那是睚眦给他的。

海川这段时间每天都会做一两条鲜美的鱼,烤的,炸的,鱼汤,变着花样地给睚眦带过去。

一人一龙两个半大少年,就隔着兽骨墙,一起吃晚饭,一起说话。

海川看了眼手边的海贝饭盒,眼里浮现出笑意。

可程墨池和褚师洛却心情沉重。

从海川夜夜不在家里休息后,他们就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

只见河生和那几个年轻人,鬼鬼祟祟朝这边赶来。他们禽兽不如,却依然想要维持自己表面的干净,实在令人发笑。

海川还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什么,他看了看天色,快到傍晚了。再过半个时辰,他就可以下海去找睚眦。

想到这儿,他唇角也微微扬了起来。

“呦,什么事儿啊,让我们小川这么开心?”

带着恶意的调笑从身后传来,海川惊恐地转过头看向他们。

河生笑着道:“小川,你是自己出来呢?还是让我们在你爷爷奶奶面前疼你啊?”

海川仓皇无措,下意识抬手攥紧了胸前的海螺。

“我就数到三,你不出来,我们就进去。”河生冷下脸,他身后那几人也阴着脸。

他们从未踏足过这个灵堂,即便知道两位老人估计已经转世投胎,可他们还是害怕,心虚。

河生伸出手,竖起食指:“一。”

海川紧紧攥着手里的海螺,浑身都在颤抖。谁能来救救他?

“二!”

海川闭上眼,嘴唇被他咬出了血,他像是泄气一般,松开了手里的海螺,站起身。

那几人终于缓了脸色,纷纷道:“这才乖啊,哥哥们也不想吓你。”

海川弯腰拎起食盒,抬眼看向河生。他摆了摆手势,无声道:“你们别站在这里,我自己出去。”

“好好好。”河生笑道,“知道你脸皮薄。”

说着,几人便都离开灵堂门前,但并没有走远。

海川回头看了眼两个灵位,之后一步一步,走到灵堂门口。

他深吸口气,紧接着便拔腿就跑,向着能保护他的洛河跑去。

奈何河生他们早就提防着他这一出,见他要逃,几人立刻追上来,把他按倒在地。

海川手里的食盒摔出去,里面鲜美的鱼汤溅了满地。死鱼瞪着眼,在沙地上滚了好几圈,浑身沾满了污浊的泥沙。

“小贱人,天天往外跑,伺候谁去了啊?!”

“还敢逃?忘了你自己是谁了?你就是个伺候男人的贱货!”

那些人龇牙咧嘴地谩骂,扯着海川的头发,手掌毫不留情地打在他脸上,他们拖着拽着把他拉进隔壁的屋子里。

海川嘴里漫上血腥味儿,眼睛干涩。他想着,今晚睚眦可能要挨饿了。

“这什么鬼东西,天天戴着也不嫌硌。”河生把他脖子上的海螺扯下来,从窗户远远扔出去。

海川没去抢,因为他知道,他越是在乎,这些人就越是好奇,就越是想毁掉。

......

一连过了三日,海川身上的伤才好了大半,至少脸上的掌印是消下去了。

他把刚做好的鱼汤盛进食盒,穿上村长送来的新孝服,仔细地掩盖住身上青紫的伤处。

这次没等到傍晚,他就拎着食盒,走到了河边。

河边还有不少刚打渔回来的村民,他们看到海川谁都没说话,但都下意识注视着他的方向。

几日前那事儿村子里已经传遍了,河生和那几个小辈被家里人勒令在宗祠罚跪。

想来讽刺,白日里淫/乱,他们觉得丢了祖宗脸面,可夜里,他们却一个个化身恶鬼,心照不宣。

这半年多来,海川每到夜里就消失,翻遍整个村落也找不到,他们一直好奇他的去处,今日算是见着了。

只见海川架上自己的船,当船到了河中心的时候,他便站起身,一手拎着食盒,一手举起海螺。

轻灵的乐声响起,没吹几声,河中心便聚起漩涡,吞了海川和他的船只。

岸边的村民们大惊失色。

有人大吼道:“是河神!河神显灵了!”

不过半个时辰,海川是河神新娘的传言就在村子里传开,男人们惊慌失措,碰了河神的新娘,那必然是要遭受怒火的!

这边人人自危,海底的睚眦却和海川闹了别扭。

海川照例坐在泡泡里,睚眦化成龙形,头朝着另一头,别扭极了。

海川伸手敲了敲那些兽骨做成的牢壁,见他还是没反应,海川就笑弯了眼。他打开食盒,鱼汤的香气就传开来。

睚眦终于有了反应,他慢慢化为人形,臭着一张脸瞪海川:“你干什么去了?按你们人间的时间,这都已经过去四天了!”

海川吹螺回答:“有些事儿耽误了,我这不是来了吗?”

“哼。”睚眦走过来,一屁股坐到地上,和海川对视道,“我都说了我一个龙很寂寞,好久都不能和人说话,你还要时不时就走。”

海川笑着给他盛好一碗鱼汤,递过去。

睚眦接过,苦恼道:“我看了很多书,实在不知道人要怎么样才能长期生活在水底,你要是能一直待在这里就好了。”

“那鬼魂可以吗?”海川问道。

睚眦点头:“鬼魂可以倒是可以,但是你又不是鬼。”

海川眨了眨眼,忽地笑起来,道:“我死了就可以变成鬼啊,这样就可以下来和你在一起了。”

“死?”睚眦震惊道,“你怎么可以死?!七弟说死了很痛苦的,你不要死!”

海川道:“活着也许比死了更痛苦。再过十天就是三年了,时间一到,我就变成鬼来找你好不好?”

睚眦懵懂地点了点头,忽然他的视线落在海川的胳膊上不动了。

海川低头,发现他的衣袖不小心向上移了移,露出了一大片青紫於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