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1 / 2)

“哇喔!”

“卧槽!”

“我擦!”

整个会议室的人都震惊了,什么情况?

大家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在短短几秒内,脑补出了无数限制级剧情。

是情妇?小三?还是新欢?

这个女人好勇,就这么大咧咧的闯进来,不怕被正牌夫人知道后报复吗?

这个男人好宠,居然给女人一路开绿灯,让她能直通顶楼,出入公司。

磕到了!

刚刚还死气沉沉的会议室,一下子沸腾起来。

陆亭从震惊中回神,表情古怪,拉着顾星站起身,迅速推门出去了。

“散会!”

他一离开,众人就炸开了锅,像青蛙一样呱呱呱的乱叫起来。

“怎么回事,有谁认识那个女人吗,是谁啊?”

“什么情况,总裁不是一直挺正派的吗,怎么人都登堂入室了?”

“会不会是要离婚了,所以准备公开地下情人了?”

没看过八卦,跟不上潮流的老年人更震惊了。

“啥离婚?没听过律师团队有动静啊,要离婚不得先咨询财产分割啊。”

天天5g冲浪的年轻人一脸淡定,他们可是掌握第一手消息的浪国人。

“原来可能没想离,打算凑活着过。可经过了昨天的堕胎、偷情丑闻,总裁想离婚也正常,可能律师团和公关部还在做准备吧。”

众人越聊越火热,最后叹一口气,都开始担心同一件事情。

真离婚了,股价会不会大跌,顾星会不会分走陆亭的一半身家?

说到底,大家最关心的还是钱啊。

总裁办公室里。

顾星趴在陆亭的肩头呜呜咽咽,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呜呜呜,老公,我今天好惨,是不是昨天跨火盆的姿势不对,怎么还是这么倒霉?”

陆亭表情复杂,试图让她冷静。

“出什么事了?”

顾星絮絮叨叨的,从蓝碧芸挑衅,女佣嚼舌根,到岑姨离开,通通说了一遍。

陆亭深吸一口气,无奈的揉了揉眉心。

自从顾星醒过来,他听到的女人之间的鸡毛蒜皮,比过去二十几年加起来都多。

女人的世界实在太复杂了,比男人的名利场还刀光剑影。

但这些都是很小很小的事,也很好解决,为了彼此的清静,陆亭不得不再次插手。

“今晚庆功宴后,蓝碧芸就会走,不会再出现在陆家。岑姨走了,管家会替班照顾你的饮食起居。至于佣人,管家会重新招一批新人,到时候你一个一个面试,看着顺眼,自己喜欢的才留下,好么?”

顾星停止了抽泣,拉起他的袖子擦了一把眼泪。

“真的?”

这些事就这么简单,只需要老公一句话?

陆亭眼睁睁看着自己昂贵的衬衣被她拿去擦眼泪,有洁癖的他立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暗暗吸了一口气,才忍住没有把人甩出去。

此刻他需要忍耐,不能生气,不能生气,否则顾星说不定会躺到在地,撒泼打滚,到时候全公司人围观。

他闭了闭眼睛,压下所有情绪,强迫自己忽略袖子上湿湿的一块。

很好,很好,他已经冷静下来了。

再睁开眼睛时,他看到顾星亮晶晶的眼睛正期待的看着他,像一只刚刚向妈妈撒娇的小鹿。

不得不说,她的眼睛真的很美,水润圆溜,就像会说话一样。

陆亭奇异般的被安抚了,态度也软了下来。

“还有什么事?”

顾星小鸟依人的偎依在他怀里,因为比他矮一个半头,靠着他的肩膀需要踮脚,她索性就坐在他腿上,两人陷在沙发里。

陆亭有些不自在,往身后挪了挪,想离她远一点。

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之前她又抱又偷袭,他都能坐怀不乱。

可经过昨晚,两人的身体深入接触后,他就没法再无动于衷了。

怀中这具身体他曾亲手丈量过每一分每一寸,知道那里是凹那里是凸,这份独属于两个人的身体秘密,一下拉近了他们心理的距离。

成年男女的亲密关系,发生了就回不去了。

“你让我想想,今天发生太多事,我本来好多话想问你呢。”

顾星歪着头,努力回想自己一路上的憋屈,最大的三件事被陆亭三言两语就解决了,她的烦恼消失了大半。

可还有一些细枝末节,也曾让她不舒服,却又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那你快点想,想好了一起解决。”

免得一天一个事,以后天天跑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