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出洞(1 / 2)

——菲菲,衣服要不要?对我来说小了点。

开了线的棉布外套披在年幼瘦小的躯体,恰恰好盖住裸露的肌肤,挡住淅淅沥沥的小雨。

它有些老旧,但对一个小叫花来说,能够保暖就是最好的了。

魏菲裹紧了它,仰视带来衣服的女孩。女孩撑着破破的伞,脸盖在阴影之下。

魏菲问:“我该叫你什么?”

——……

女孩想了想,说:

——雨虹,下雨后的彩虹。

走马灯与现实交替,魏菲想要看清女孩的脸,记忆却早已在无数轮回里模糊。留下的那些珍而重之藏在心底的话,成为她坚持下去的动力。

魏菲死死咬唇,她已看不清眼前的景物,大片大片的黑遮蔽所有视野。听力是她与外界接连的最后通道,她开始乞求冬女放雨虹一马。

魏菲听见有人说:“成。”

不待她放松,江清潞继续说:“这个保证只在你活着有效。”

荧光棒的暖光照在江清潞脸上,却没给那双黑眸镀上暖意。

一旦魏菲死亡,她就会被判失败,会被强制遣返。

江清潞不会忘记魏菲所作所为。她能理解她的偏执,但绝不会原谅。

魏菲一怔,还是笑道:“好。”

她笑得凄凉。只要能让雨虹好好活着,遭遇什么她都不悔。

窣啦啦。

主墓室传来持续的轻响,暗色的影子悄悄爬上异蝠王尸体,伸出细小分支,插入尚存热量的腹部。

光秃秃的树根终于饱餐一顿,生长更多的分支,将尸体裹得严丝合缝。

细枝在躯体内搅动,声音粘腻微弱,令人起鸡皮疙瘩。

江清潞蹙眉,“先把她带出去。”再留下来她们三个也会有麻烦。

锋利的冰片切断悄然攀来的树根。黑紫毒雾涌现,顺断处迅速侵入,树根枯萎坏死。

魏菲身边摇摆树根影子,主干贪婪地吸吮渗入地里的血液,新生的细枝向她的伤口探去。

卫薇啧了一声,握住魏菲手腕,将她从树枝包围中脱离。收手回拉,魏菲稳稳地落在她背上。

魏菲胸口撞上卫薇,闷声咳嗽,吐出一口暗红的血。经这么一动作,魏菲昏死过去,趴在卫薇背上像个散架的破布娃娃。

树根拟人化地拉直炸开,威胁不识好歹的人类。它们一抖末端,窣啦啦地掉下土屑,冲卫薇刺去。

薄冰护盾呈半弧形护住魏菲,其余冰片横扫地面,被割断的树根下雨般掉落。

江清潞在树枝攻击间躲避,视线扫过浮空文字,“四阶五阶都有,没有名字,弱点在土里,再生能力中等。得在这里解决它们,进墓道容易被堵住。”

世界线用异树代指它们。异树盘根交错,随意一动都会使墓道塌毁,和魏菲白光的破坏力别无二致。

要是被埋在墓道,她们就是瓮中之鳖了。

冰气滞缓异树速度,卫薇割破树皮渗入毒物。然而异树数量极多,解决了这棵,另一棵的根立即补上来。

被弄断的那些树根断面凹凸不平,新的嫩枝从瘤子般的表面抽芽,扎入地里。片刻之后,树根摇晃立起,张牙舞爪地重新加入战斗。

“没完没了!”卫薇喝道,一手压住魏菲身体,踏树根于空中旋身,避过险险划过她面前的树枝。

【异树们享用过尸体与血液,渴求更多的食物。它们放弃追逐被敌人保护的猎物,转向其他更弱的敌人。

例如在场等阶最低、独自逃窜的水系弱者。】

某水系弱者江清潞:……

江清潞后空翻躲过树枝:“你们觉得放毒怎样。”

被砍断的树根能很快复活,被卫薇毒死的却是彻底死去。

她话音刚落,冰自千冬脚下延伸。卫薇与江清潞向千冬靠拢,堪堪站好,冰墙瞬间拦住袭来的树根。

卫薇靠近冰墙:“留个孔嘿。”

指头大小的孔洞出现,卫薇丢出几枚黑色的小球,随即冰墙封闭。小球被树根一抽,外壳炸裂,爆出浓郁的黑雾。

江清潞拿着荧光棒趴冰上看热闹:“黑色的屁?”

卫薇:“还有紫色的你要不要看。”

江清潞:“不好意思我没这癖好。”

不消多时,异树大面积枯死。卫薇收拢毒雾,冰墙化开。

江清潞瞅世界线,“好消息坏消息。”

卫薇当机立断:“坏的。”

江清潞说:“异树死掉太多,波及墓道,出口塌方了。”

卫薇:“……”

千冬问:“好消息呢?”

江清潞抬头。主墓室顶部裂开一条缝隙,漏下微弱的光。

江清潞说:“我们可以走捷径。”

冰做的阶梯螺旋向上,连接至顶端。透明晶莹的冰亮着一层银光,闪烁美丽。

越往高处,地底的一切越显渺小。明明在靠近出口,江清潞却心惊胆颤。

她深呼吸,强迫自己不去关注脚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