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 29 章(1 / 2)

想亲归想亲,但太阳都还没落山,而且一楼还有别人在呢。

她只多看了伊慕榕1秒,就收回视线。

手指点开伊慕榕的头像,这是一张照片。照片里伊慕榕穿着白色背心和军绿色热裤,长发微湿,她左手边是个断崖,背后是一个瀑布,瀑布周围绿意盎然。瀑布旁挂着一条彩虹,离她很近,看起来触手可及。

照片中的她勾着唇角,下巴微抬,眉眼透着极浅的笑意,看起来好像身后的一切都是属于她的。

“晚上把照片选好了发给我,”伊慕榕打断她,“我先带你参观我的房子?”

“好呀。”

“你晚上想吃什么?先让阿姨做饭。”

“不是我做给姐姐吃吗?上次你说让我国庆节做菜给你尝尝。”凌笑诗认真地说。

伊慕榕用2秒钟回忆起了自己说过的这句话,道:“好啊,你要做什么菜,让阿姨先给你备菜。”

“姐姐有忌口吗?”

“没有。”

“是我们两个人吃还是几个人?”

“两个。”

“那我做三个菜,够吗?”凌笑诗其实想把自己会做的全都展示出来,但她最拿手的也就三个菜。刚刚进门的时候瞄了一眼,餐桌又大又长,不知道伊慕榕平时是不是要吃满汉全席的规格。

“够了,我又不吃满汉全席。”伊慕榕笑着,她把刘阿姨叫过来,说:“你跟刘阿姨说说要准备什么。”

凌笑诗过去跟刘阿姨报完了材料,伊慕榕从沙发上起身,朝楼梯走:“跟我来。”

凌笑诗跟上去。

“一楼都是客房,上二楼。”伊慕榕走在前面。

二楼有5间房,她们略过了第一间客房,第二间是书房。一进门就看到窗边是一张巨大的古色古香的木书桌,一面墙柜上塞满了书。另一面墙柜里,有一半摆放着各种奖牌和证书,还有奖杯,还有一半面积摆放着不同的照片。

“哇!”凌笑诗凑到那些奖牌前,虽然大部分写的都是英文,但能看出来,这些都是各种户外运动的奖牌和名次证书。

她在心中腹诽:伊慕榕真是个被赚钱耽误了的运动员。

在一个什么组织的溪降比赛中还拿到第二名。凌笑诗看不懂这块银牌上写的是什么组织,这种小众运动,要不是自己高中时在一篇阅读理解里见到过溪降这个单词,她根本就不懂这是干嘛的。所以她猜测这应该是个富一代富二代搞的溪降组织。

“姐姐,你好厉害啊。”凌笑诗回头看伊慕榕。

伊慕榕得意洋洋地背着手站在她身后,笑而不语。

凌笑诗一张张照片仔细看,有在天上拍的,有在水里的,在溪水中站着的,单人的,多人的...她在那快溪降第二名奖牌上面看到一张二十多人的合照,所有人站在瀑布脚下,踩在水里。她一眼就看到挂着奖牌的伊慕榕,笑得很开心。第二眼看到管轩雅,跟伊慕榕隔着一个人,胸前挂着金牌。

凌笑诗的心沉了一下。

她那天晚上第一次见到管轩雅的时候,就觉得她跟伊慕榕身上有一股相似的气质,自信、傲慢和冷漠。像这张照片里,伊慕榕虽然只拿了银牌,但那表情看起来像是在说:我拿银牌是因为我失误,其实我才应该是金牌,不过不要紧这次就让让你。

因为伊慕榕这一身气质,她刚开始认识伊慕榕时,都不太敢跟她说话。现在不同了,现在她很想亲近伊慕榕。

照片里两人之间隔着一个人,所以那时候伊慕榕跟管轩雅还没在一起吗?

她看着管轩雅胸前的金牌,在心中生出一个想法:伊慕榕喜欢比自己强的?

那她会喜欢我吗?我哪有什么地方比她强的?

虽然伊慕榕给自己房子车子,还有各种帮助。但凌笑诗并没有那么自恋,认为伊慕榕轻易就真心喜欢上自己了。

伊慕榕估计是全世界最好的金主了吧。凌笑诗以金丝雀的身份,十分感激这位金主。同时又在内心深处,偷偷开始喜欢伊慕榕。

她又看了看照片里的管轩雅,感觉这样的人,跟伊慕榕站在一起,显得更般配。

她扫了一眼其他的合照,该不会其他照片里,也有别的前女友?

“想什么呢?”伊慕榕淡声问。

“没,就是觉得姐姐太优秀了。”凌笑诗转身。

伊慕榕微微耸肩,道:“走吧,不想看看我房间?”

“想。”凌笑诗露出期待的表情。

她跟在伊慕榕身后,在超大的主卧里转了一圈,又看了眼主卧旁的四五十平米大的衣帽间。

来到三楼,左边是个室内游泳池。“会游泳吗?”伊慕榕问。

“不会。”凌笑诗闷闷地答,她从小最怕下水了,每次都被呛个半死。

“要不要我教你?”

“嗯?”凌笑诗看一眼伊慕榕,犹豫了一秒,说:“好呀。”小青说伊慕榕很宠她,比对之前那些所有的前任都要宠。现在伊慕榕亲自教自己游泳,是不是也是个区别对待?

“今晚教你游。”

伊慕榕朝另一边的房间走过去。

这边有两间房,一间房里有一台白色三角钢琴,还有两面墙的镜子,压腿的栏杆,中间还有根钢管,是个舞房。另一间房是个画室,里面挂了很多油画,还有很多画笔和颜料之类的。

凌笑诗问:“姐姐会画画?”伊慕榕的手指修长,看起来就像会弹钢琴,但看不出是个会坐下来画画的人。

“不会。这画室是我妹妹的。”

“妹妹?”凌笑诗的心颤抖了一下,你究竟有多少个妹妹...

“嗯。”伊慕榕想起来好久没跟妹妹韩襄联系了。

“姐姐?”凌笑诗偏头小心地瞧着伊慕榕。

“嗯?”

“也是像我这样的妹妹吗?”

伊慕榕愣了愣,然后微扬下巴“哈哈哈”笑起来,说:“是亲妹妹。”

“亲的?”凌笑诗有点意外。突然又想起,伊慕榕的书房里、卧室里,全是自己跟同龄朋友们的照片,没有看到类似全家福之类的照片。上次在影视城里吃午饭时,自己提到妈妈教自己做的饭,当时伊慕榕的眼神就有点黯淡。网上也从来没查到跟她家人有关的消息。

她父母不在了?还是关系不好?

“嗯,她是个画家,在美国,她回国的时候就住我这里。”伊慕榕看着房间里的画,想起来好久没跟妹妹联系了,要不要告诉她自己已经加了凌笑诗的微信并且睡过2次了?算了,睡都睡了,现在也没什么纠结的事情需要聊的。

凌笑诗看出了她脸上的自豪,看样子姐妹感情不错。

“会跳舞吗?”伊慕榕在舞房门外问。

“会一点,以前学过,大学的时候也有舞蹈课,但不是专业的。姐姐也会跳舞?”

“我不会,”伊慕榕耸耸肩:“只会弹琴。”

凌笑诗心想,不会跳舞你整那么大的舞房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