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男朋友他能辟邪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男朋友他能辟邪: 1、打架

    夏日正午,太阳光热辣,大街上都不见几个行人,这正好合了那些不良少年的意,就比如胡同里正在对阵的两方。

    大概七八个人,但是却不是平均对半分开的,一方有六个人,另一方只有两个,看起来像是被围堵了。

    六人那方一个站在最前面,染着一头黄毛,长着一脸青春痘的男生喊话“只要你们磕头认错,喊两声爷爷再从我们的□□底下钻过去,我今天就放过你们。”

    话音刚落身后几个跟班嘻嘻哈哈应和他的话,一个个摆出双腿叉开微蹲的姿势,一时间辣眼的很。

    距离几人不远一株大树透过墙往胡同里探出大半,投下一片阴影,阴影底下站着一个穿淡黄色长裙,黑色微卷长发的女生,修长白皙的脖颈处带着一个跟她打扮格格不入的项链,一个简单的红绳串着一个指肚大小的木头,原色的,有点丑。

    她一手拿着粉扑一手拿着小镜子正照着镜子补妆,天气太热易出汗,妆都快脱了。

    陶姿透过镜子见自己鼻翼两边有脱妆的迹象,赶紧拿粉扑按了两下,画的精致的眉毛微微蹙起,涂着斩男色号的红唇不耐烦道“热死了,我赶着回家吹空调。”

    言下之意就是让他们动作快一点,她赶时间。

    她把东西都收进自己的限量单肩包里,白嫩的皮肤,漂亮的五官,精致的妆容,涂着浅红色眼影,眼皮中间跟卧蚕处都涂有一点亮片眼影,在阳光底下闪着碎光,眼线在眼尾处拉长上挑,一双杏眼画上眼线立马就变成了桃花眼,看人有情似无情。

    一个打架现场,突然出现一个校花级美女,那几个人也不笑了,都看的呆滞起来,还是那个黄毛反应快,听见了陶姿的话,大笑起来对那两个人说“听见没有,你们快点从爷爷□□下钻过去,别耽误美女回家。”

    那两人听见黄毛竟然敢调侃她,更是不敢再等,生怕黄毛再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

    都是高中生大小的年纪,那两个人再能打架也双脚难敌四手,对方六个人很容易就占据上风,没多久就把那两个人打的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陶姿看那两人马上

    就要挨揍,一甩长发,把单肩包斜挎,走上前手搭在其中一个正在围殴的人肩上,那人骂骂咧咧的回过头看是谁这么不长眼想多管闲事,一回头就对上陶姿精致的面容。

    那人瞬间换了副表情,露出笑来想搭话,嘴角刚翘到一半就被陶姿手上一个用力甩飞了出去,落地的时候还一脸懵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紧接着才感到痛,躺在地上打滚哀嚎。

    另外几个人都在殴打那两个人,几乎没有人注意到陶姿,这正好方便了她,她如法炮制,手扔脚踢把几人一一扔到跟刚才那个人一样的地方,一字排开。

    整个过程三分钟不到,全程那几人都没有还手的机会,只有黄毛反应快差点伤到陶姿,被陶姿躲了过去。

    刚刚那两个人,看向救了他们的陶姿,都喊道“陶哥”

    陶姿站的离他们远了点,嘴里嫌弃道“行了,赶紧走吧。”

    陶姿从包里拿出湿巾,把刚刚打过人的手仔仔细细的擦拭干净,刚走了两步又停下来,撩了撩头发回头看向还在地上没起来的那几个人,看了看几人七彩缤纷的头发,猜道“一中附近那个技校的?”

    被陶姿帮过的两个人赶紧回答“是的”

    陶姿看向他们两个问“你们招惹的?”

    陶姿这么问不是因为他们不好惹,完全是那些人比较恶心,又跟狗皮膏药一样粘上了就扯不下来,打过打不过总要来你跟前恶心一番。

    陶姿可不想跟他们有过多的交集,她怕控制不住力度把人搞残了。

    “杨鑫刚刚路过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他们,已经道过歉了,可是他们非要让他跪下磕头,所以我们才打起来的。”跟杨鑫一起的另一个人说道,叫杨鑫的那个脸上也挂了彩,眼角都青肿了。

    陶姿听完对那几个人更是嫌恶,走近黄毛几个,抬起穿着高跟鞋的脚往黄毛身上踹了一下,她本来力气就大,轻轻碰一下也有的黄毛疼的,果然黄毛的叫声更加凄惨。

    但是鉴于打不过,他也只是捂着被踹的地方狠狠的瞪着陶姿,不敢再说什么。

    但是知道他们行事风格的陶姿可不认为他们会就此罢休,她可不想被人缠上,她道“报仇的话,就到一中找杨均。”

    说完扭头看向

    杨鑫问“你跟杨均是什么关系?”

    杨鑫道“他是我堂弟。”

    陶姿“”

    这真看不出来,杨鑫的身高不超过一米七,脸上还挂着彩,而杨均才上高一身高都已经超过一米八了,剪着寸头,打起架来不要命,刚进一中不到一个星期就把原先的校霸给打了下去,成了一中新校霸。

    “你告诉杨均”陶姿指了指黄毛几个道“这些人,见一次打一次,直到他们见到一中的学生就绕着走。”

    “是”杨鑫赶紧应下。

    “行了,我走了。”陶姿用手扇着风,不再看他们直接离开了。

    杨鑫问“你跟杨均是什么关系?”

    杨鑫道“他是我堂弟。”

    陶姿“”

    这真看不出来,杨鑫的身高不超过一米七,脸上还挂着彩,而杨均才上高一身高都已经超过一米八了,剪着寸头,打起架来不要命,刚进一中不到一个星期就把原先的校霸给打了下去,成了一中新校霸。

    “你告诉杨均”陶姿指了指黄毛几个道“这些人,见一次打一次,直到他们见到一中的学生就绕着走。”

    “是”杨鑫赶紧应下。

    “行了,我走了。”陶姿用手扇着风,不再看他们直接离开了。

    杨鑫问“你跟杨均是什么关系?”

    杨鑫道“他是我堂弟。”

    陶姿“”

    这真看不出来,杨鑫的身高不超过一米七,脸上还挂着彩,而杨均才上高一身高都已经超过一米八了,剪着寸头,打起架来不要命,刚进一中不到一个星期就把原先的校霸给打了下去,成了一中新校霸。

    “你告诉杨均”陶姿指了指黄毛几个道“这些人,见一次打一次,直到他们见到一中的学生就绕着走。”

    “是”杨鑫赶紧应下。

    “行了,我走了。”陶姿用手扇着风,不再看他们直接离开了。

    杨鑫问“你跟杨均是什么关系?”

    杨鑫道“他是我堂弟。”

    陶姿“”

    这真看不出来,杨鑫的身高不超过一米七,脸上还挂着彩,而杨均才上高一身高都已经超过一米八了,剪着寸头,打起架来不要命,刚进一中不到一个星期就把原先的校霸给打了下去,成了一中新校霸。

    “你告诉杨均”陶姿指了指黄毛几个道“这些人,见一次打一次,直到他们见到一中的学生就绕着走。”

    “是”杨鑫赶紧应下。

    “行了,我走了。”陶姿用手扇着风,不再看他们直接离开了。

    杨鑫问“你跟杨均是什么关系?”

    杨鑫道“他是我堂弟。”

    陶姿“”

    这真看不出来,杨鑫的身高不超过一米七,脸上还挂着彩,而杨均才上高一身高都已经超过一米八了,剪着寸头,打起架来不要命,刚进一中不到一个星期就把原先的校霸给打了下去,成了一中新校霸。

    “你告诉杨均”陶姿指了指黄毛几个道“这些人,见一次打一次,直到他们见到一中的学生就绕着走。”

    “是”杨鑫赶紧应下。

    “行了,我走了。”陶姿用手扇着风,不再看他们直接离开了。

    杨鑫问“你跟杨均是什么关系?”

    杨鑫道“他是我堂弟。”

    陶姿“”

    这真看不出来,杨鑫的身高不超过一米七,脸上还挂着彩,而杨均才上高一身高都已经超过一米八了,剪着寸头,打起架来不要命,刚进一中不到一个星期就把原先的校霸给打了下去,成了一中新校霸。

    “你告诉杨均”陶姿指了指黄毛几个道“这些人,见一次打一次,直到他们见到一中的学生就绕着走。”

    “是”杨鑫赶紧应下。

    “行了,我走了。”陶姿用手扇着风,不再看他们直接离开了。

    杨鑫问“你跟杨均是什么关系?”

    杨鑫道“他是我堂弟。”

    陶姿“”

    这真看不出来,杨鑫的身高不超过一米七,脸上还挂着彩,而杨均才上高一身高都已经超过一米八了,剪着寸头,打起架来不要命,刚进一中不到一个星期就把原先的校霸给打了下去,成了一中新校霸。

    “你告诉杨均”陶姿指了指黄毛几个道“这些人,见一次打一次,直到他们见到一中的学生就绕着走。”

    “是”杨鑫赶紧应下。

    “行了,我走了。”陶姿用手扇着风,不再看他们直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