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美食打卡365天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美食打卡365天: 第0180章杨瑾的自我脑补

    拿出塞在鼻孔里的葱段,苏叶把晾在窗棂上的羊皮卷拿下来,折腾了半天,已经到了深夜十一点,此时他才有时间坐下来,仔细研究羊皮卷上的内容。

    粗略扫过一眼,他发现上面描绘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地图。

    “这个地形看上去倒是有点眼熟啊?”他摸了摸下巴。

    既然系统将这个羊皮卷送给他,地图上方的地址自然是与他有所关联的。

    他常年在这大山里跑来跑去,对周边的地形极其熟悉,不出意外的话,宝藏所在的地点,应该是山里沟西边的一座山。

    叫“金稻山”。

    很寻常的一个名字。

    之所以叫金稻山,是因为山上大部分田地都被开发成了梯田,一圈一圈的,初春时节,村里人都在春耕,准备种水稻了。

    等到秋季来临,满山的水稻,金灿灿的,异常的壮观。

    “金稻山上,应该没有什么稀罕玩意吧?”苏叶将羊皮卷收起来梦,从奶奶这到金稻山,也要走上一段距离。

    至少也得等到他安顿好奶奶之后,才能过去探险了。

    他要熄灯入睡时,门帘晃动,阿妙突然抱着枕头过来。

    苏叶很纳闷,“怎么了,你不是早睡下了吗?”

    “睡,睡不着。”她低声嘟囔了一句,好像害怕哥哥责怪一般,不敢说的太大声。

    苏叶刚想回她,你睡不着我也没办法啊?

    但他想了想,阿妙估计是害怕了,她很少一个人那么晚睡,又是在奶奶家,床铺都不熟悉,自然会感到不安。

    “行吧,我腾个位置给你。”苏叶把她的枕头放在靠窗的位置。

    阿妙眉开眼笑地爬上床铺,两人安静地躺着,她很快安稳地闭上双眼,呼吸逐渐平稳。

    “晚安,哥哥。”

    “晚安。”

    一夜无话。

    第二天,老母鸡飞上了屋顶打鸣,苏叶的睡眠很浅,立刻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呼吸困难。

    怎么脖子勒得慌啊?

    抬眼一看,阿妙的小胳膊紧紧搂着他的脖子,脸凑得特别的近,还不到五厘米的距离。

    那下身的小短腿更是猖狂地跨到苏叶的肚子上,压得他难以呼吸。

    “难怪我昨晚总是

    做噩梦,原来是被压得大脑缺氧啊?”他咬牙切齿地在心里碎碎念,“敢情她是把我当成人形抱枕了?”

    他叹了叹气,小心翼翼地把阿妙的手从脖子上卸下来,起身,给她盖好被子。

    蹲在院子里盯着东边的太阳渐渐升起,拿起手机一看,昨晚发布的那个视频,相隔一夜的时间,居然有十几万的播放量?

    他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视频播放量十几万,评论数页上方的数字一清二楚,数据是不会骗人的。

    “看来我胡乱剪辑的视频,质量似乎还可以啊?”

    看完了视频下方的评论,他发现了一个问题,很多新来的观众对他视频里出现的情节产生很多质疑,怀疑他是故意安排好的情节,根本不是一个人独自拍摄,绝对是有团队协助的。

    “看看u主那么瘦的样子,怎么可能随手就抓住一条银环蛇,肯定是假的啦,那不过是一条假蛇,看你们一群傻瓜被他骗得团团转的?”

    “你们看他拍摄的画面那么稳定,怎么可能是独自一人用个手机拍摄出来的,怕不是开玩笑吗?还有,随随便便镜头过去的画面都是一副壁纸,怎么有那么漂亮的地方?肯定是去风景区拍的,还说是自家的老家呢?”

    上面这两条评论,是所有评论里点赞和争议比较激烈的。

    很多看过他直播的观众都知道,他拍摄的画面完完全全没有任何的造假。

    但剪辑成视频之后,失去了很多其他的视角,难免会产生许多的争议。

    苏叶陷入了沉默,他还是第一次遇到网络暴力这种事。

    本来杠精泛滥应该是那些大u主才会有特殊“福利”。

    谁能想到,他一个小小的一万粉的小萌新刚上传了自己参加比赛之后的第一个视频,就引起了那么大的热议。

    所有的评论里,大部分都是吃瓜群众,没有占偏谁。

    还有一两个老粉丝在为自己激烈的辩护,有理有据地拆穿了那几个杠精的言论。

    “你说是假蛇是吧?假的蛇会动会挣扎,还会吐信子?你的眼睛放哪去了?”

    “还有,谁说是u主有团队,整个团队就他和妹妹两个人,偶尔视角里两个人都出现了,那是用了三脚架,你连

    三脚架都不知道,是小学生啊?”

    她的言辞有些激烈,但却有理有据,她在每个杠精楼下都进行了辩护,几乎成为了正义卫士。

    苏叶沉默了一会,“这个人不是杨瑾吗?原来她那么关注我的视频啊?”

    他点开私信正准备给杨瑾发一条短信问问情况。

    正在这时,杨瑾在自家的三层自建房里,穿了件蓝色的睡衣裙,对着台式电脑骂骂咧咧的。

    “这些人真是不知好歹,苏叶带着妹妹辛辛苦苦拍的视频,他们一上来就黑?”杨瑾很不理解,一边摇头,一边手速飞快地和那些网友对骂。

    她不是喜欢爆粗口的女孩,但讲理他们又不听,演变到最后,只能是一场骂战了。

    杨瑾的卧室装潢很简洁,有一个巨大的书架异常的显眼,整体的画风也较为文静。

    她几乎是最先的一批关注苏叶视频的粉丝,杨瑾一直对聪明的人很有好感。

    苏叶的成绩在班里数一数二,身为学习委员的她,自然多关注了两眼。

    再后来,她通过视频,才知道苏叶家中的经济情况那么差,难免心生怜悯之心。

    前些日子,杨瑾想找他问问高考志愿想填什么学校?

    他却说不知道,还说不一定会继续读大学,也许高三毕业后就出来打工了也说不定。

    那个时候杨瑾才知道,他们家的情况已经那么差了,到了连学费就交不起的时候。

    杨瑾想到这里,眼睛有些模糊,拿下镜片擦了擦眼角。

    这时,她的房间里突然进来了一个人,一个扎着双马尾的金发少女,还穿着一套粉色的睡衣。

    少女见到杨瑾,立马冲上前抱着她撒娇。

    三脚架都不知道,是小学生啊?”

    她的言辞有些激烈,但却有理有据,她在每个杠精楼下都进行了辩护,几乎成为了正义卫士。

    苏叶沉默了一会,“这个人不是杨瑾吗?原来她那么关注我的视频啊?”

    他点开私信正准备给杨瑾发一条短信问问情况。

    正在这时,杨瑾在自家的三层自建房里,穿了件蓝色的睡衣裙,对着台式电脑骂骂咧咧的。

    “这些人真是不知好歹,苏叶带着妹妹辛辛苦苦拍的视频,他们一上来就黑?”杨瑾很不理解,一边摇头,一边手速飞快地和那些网友对骂。

    她不是喜欢爆粗口的女孩,但讲理他们又不听,演变到最后,只能是一场骂战了。

    杨瑾的卧室装潢很简洁,有一个巨大的书架异常的显眼,整体的画风也较为文静。

    她几乎是最先的一批关注苏叶视频的粉丝,杨瑾一直对聪明的人很有好感。

    苏叶的成绩在班里数一数二,身为学习委员的她,自然多关注了两眼。

    再后来,她通过视频,才知道苏叶家中的经济情况那么差,难免心生怜悯之心。

    前些日子,杨瑾想找他问问高考志愿想填什么学校?

    他却说不知道,还说不一定会继续读大学,也许高三毕业后就出来打工了也说不定。

    那个时候杨瑾才知道,他们家的情况已经那么差了,到了连学费就交不起的时候。

    杨瑾想到这里,眼睛有些模糊,拿下镜片擦了擦眼角。

    这时,她的房间里突然进来了一个人,一个扎着双马尾的金发少女,还穿着一套粉色的睡衣。

    少女见到杨瑾,立马冲上前抱着她撒娇。

    三脚架都不知道,是小学生啊?”

    她的言辞有些激烈,但却有理有据,她在每个杠精楼下都进行了辩护,几乎成为了正义卫士。

    苏叶沉默了一会,“这个人不是杨瑾吗?原来她那么关注我的视频啊?”

    他点开私信正准备给杨瑾发一条短信问问情况。

    正在这时,杨瑾在自家的三层自建房里,穿了件蓝色的睡衣裙,对着台式电脑骂骂咧咧的。

    “这些人真是不知好歹,苏叶带着妹妹辛辛苦苦拍的视频,他们一上来就黑?”杨瑾很不理解,一边摇头,一边手速飞快地和那些网友对骂。

    她不是喜欢爆粗口的女孩,但讲理他们又不听,演变到最后,只能是一场骂战了。

    杨瑾的卧室装潢很简洁,有一个巨大的书架异常的显眼,整体的画风也较为文静。

    她几乎是最先的一批关注苏叶视频的粉丝,杨瑾一直对聪明的人很有好感。

    苏叶的成绩在班里数一数二,身为学习委员的她,自然多关注了两眼。

    再后来,她通过视频,才知道苏叶家中的经济情况那么差,难免心生怜悯之心。

    前些日子,杨瑾想找他问问高考志愿想填什么学校?

    他却说不知道,还说不一定会继续读大学,也许高三毕业后就出来打工了也说不定。

    那个时候杨瑾才知道,他们家的情况已经那么差了,到了连学费就交不起的时候。

    杨瑾想到这里,眼睛有些模糊,拿下镜片擦了擦眼角。

    这时,她的房间里突然进来了一个人,一个扎着双马尾的金发少女,还穿着一套粉色的睡衣。

    少女见到杨瑾,立马冲上前抱着她撒娇。

    三脚架都不知道,是小学生啊?”

    她的言辞有些激烈,但却有理有据,她在每个杠精楼下都进行了辩护,几乎成为了正义卫士。

    苏叶沉默了一会,“这个人不是杨瑾吗?原来她那么关注我的视频啊?”

    他点开私信正准备给杨瑾发一条短信问问情况。

    正在这时,杨瑾在自家的三层自建房里,穿了件蓝色的睡衣裙,对着台式电脑骂骂咧咧的。

    “这些人真是不知好歹,苏叶带着妹妹辛辛苦苦拍的视频,他们一上来就黑?”杨瑾很不理解,一边摇头,一边手速飞快地和那些网友对骂。

    她不是喜欢爆粗口的女孩,但讲理他们又不听,演变到最后,只能是一场骂战了。

    杨瑾的卧室装潢很简洁,有一个巨大的书架异常的显眼,整体的画风也较为文静。

    她几乎是最先的一批关注苏叶视频的粉丝,杨瑾一直对聪明的人很有好感。

    苏叶的成绩在班里数一数二,身为学习委员的她,自然多关注了两眼。

    再后来,她通过视频,才知道苏叶家中的经济情况那么差,难免心生怜悯之心。

    前些日子,杨瑾想找他问问高考志愿想填什么学校?

    他却说不知道,还说不一定会继续读大学,也许高三毕业后就出来打工了也说不定。

    那个时候杨瑾才知道,他们家的情况已经那么差了,到了连学费就交不起的时候。

    杨瑾想到这里,眼睛有些模糊,拿下镜片擦了擦眼角。

    这时,她的房间里突然进来了一个人,一个扎着双马尾的金发少女,还穿着一套粉色的睡衣。

    少女见到杨瑾,立马冲上前抱着她撒娇。

    三脚架都不知道,是小学生啊?”

    她的言辞有些激烈,但却有理有据,她在每个杠精楼下都进行了辩护,几乎成为了正义卫士。

    苏叶沉默了一会,“这个人不是杨瑾吗?原来她那么关注我的视频啊?”

    他点开私信正准备给杨瑾发一条短信问问情况。

    正在这时,杨瑾在自家的三层自建房里,穿了件蓝色的睡衣裙,对着台式电脑骂骂咧咧的。

    “这些人真是不知好歹,苏叶带着妹妹辛辛苦苦拍的视频,他们一上来就黑?”杨瑾很不理解,一边摇头,一边手速飞快地和那些网友对骂。

    她不是喜欢爆粗口的女孩,但讲理他们又不听,演变到最后,只能是一场骂战了。

    杨瑾的卧室装潢很简洁,有一个巨大的书架异常的显眼,整体的画风也较为文静。

    她几乎是最先的一批关注苏叶视频的粉丝,杨瑾一直对聪明的人很有好感。

    苏叶的成绩在班里数一数二,身为学习委员的她,自然多关注了两眼。

    再后来,她通过视频,才知道苏叶家中的经济情况那么差,难免心生怜悯之心。

    前些日子,杨瑾想找他问问高考志愿想填什么学校?

    他却说不知道,还说不一定会继续读大学,也许高三毕业后就出来打工了也说不定。

    那个时候杨瑾才知道,他们家的情况已经那么差了,到了连学费就交不起的时候。

    杨瑾想到这里,眼睛有些模糊,拿下镜片擦了擦眼角。

    这时,她的房间里突然进来了一个人,一个扎着双马尾的金发少女,还穿着一套粉色的睡衣。

    少女见到杨瑾,立马冲上前抱着她撒娇。

    三脚架都不知道,是小学生啊?”

    她的言辞有些激烈,但却有理有据,她在每个杠精楼下都进行了辩护,几乎成为了正义卫士。

    苏叶沉默了一会,“这个人不是杨瑾吗?原来她那么关注我的视频啊?”

    他点开私信正准备给杨瑾发一条短信问问情况。

    正在这时,杨瑾在自家的三层自建房里,穿了件蓝色的睡衣裙,对着台式电脑骂骂咧咧的。

    “这些人真是不知好歹,苏叶带着妹妹辛辛苦苦拍的视频,他们一上来就黑?”杨瑾很不理解,一边摇头,一边手速飞快地和那些网友对骂。

    她不是喜欢爆粗口的女孩,但讲理他们又不听,演变到最后,只能是一场骂战了。

    杨瑾的卧室装潢很简洁,有一个巨大的书架异常的显眼,整体的画风也较为文静。

    她几乎是最先的一批关注苏叶视频的粉丝,杨瑾一直对聪明的人很有好感。

    苏叶的成绩在班里数一数二,身为学习委员的她,自然多关注了两眼。

    再后来,她通过视频,才知道苏叶家中的经济情况那么差,难免心生怜悯之心。

    前些日子,杨瑾想找他问问高考志愿想填什么学校?

    他却说不知道,还说不一定会继续读大学,也许高三毕业后就出来打工了也说不定。

    那个时候杨瑾才知道,他们家的情况已经那么差了,到了连学费就交不起的时候。

    杨瑾想到这里,眼睛有些模糊,拿下镜片擦了擦眼角。

    这时,她的房间里突然进来了一个人,一个扎着双马尾的金发少女,还穿着一套粉色的睡衣。

    少女见到杨瑾,立马冲上前抱着她撒娇。

    三脚架都不知道,是小学生啊?”

    她的言辞有些激烈,但却有理有据,她在每个杠精楼下都进行了辩护,几乎成为了正义卫士。

    苏叶沉默了一会,“这个人不是杨瑾吗?原来她那么关注我的视频啊?”

    他点开私信正准备给杨瑾发一条短信问问情况。

    正在这时,杨瑾在自家的三层自建房里,穿了件蓝色的睡衣裙,对着台式电脑骂骂咧咧的。

    “这些人真是不知好歹,苏叶带着妹妹辛辛苦苦拍的视频,他们一上来就黑?”杨瑾很不理解,一边摇头,一边手速飞快地和那些网友对骂。

    她不是喜欢爆粗口的女孩,但讲理他们又不听,演变到最后,只能是一场骂战了。

    杨瑾的卧室装潢很简洁,有一个巨大的书架异常的显眼,整体的画风也较为文静。

    她几乎是最先的一批关注苏叶视频的粉丝,杨瑾一直对聪明的人很有好感。

    苏叶的成绩在班里数一数二,身为学习委员的她,自然多关注了两眼。

    再后来,她通过视频,才知道苏叶家中的经济情况那么差,难免心生怜悯之心。

    前些日子,杨瑾想找他问问高考志愿想填什么学校?

    他却说不知道,还说不一定会继续读大学,也许高三毕业后就出来打工了也说不定。

    那个时候杨瑾才知道,他们家的情况已经那么差了,到了连学费就交不起的时候。

    杨瑾想到这里,眼睛有些模糊,拿下镜片擦了擦眼角。

    这时,她的房间里突然进来了一个人,一个扎着双马尾的金发少女,还穿着一套粉色的睡衣。

    少女见到杨瑾,立马冲上前抱着她撒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