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在网络游戏里当宠物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在网络游戏里当宠物: 1、变成猪

    登录这款全息网络游戏的时候,夏衣捏脸捏了数百个人物角色都不满意,她嘴里还嘟嘟囔囔,不停挑刺这款游戏的捏脸程序审美能力太差,完全达不到她期望的程度。

    这般折腾到了夜里十二点之际,报时的钟声准时响起那一刻,还在捏脸的夏衣,她眼前景象忽然一花,这款全息网络游戏的系统居然不等夏衣捏好人物造型,就将她一屁股踢进了游戏。

    “哎,不带这么玩的好不好!”茫然出现在游戏新手村里的夏衣叫嚷,并在游戏里冲着天空比划出一根中指,鄙视这游戏系统乱来。

    而下一秒,夏衣就发觉她嗓子里发出来的不是人类的声音,而是一种哼哼唧唧的古怪声音。

    夏衣低头,见自己伸出的也不是中指,而是一只粉嫩嫩的猪蹄!

    “fuck you!”夏衣怒骂一句,她见不远处有溪流,连忙跑过去临溪照影。

    溪水中,赫然是一只皮肤颜色白色偏粉的小猪。

    “我要投诉!”夏衣见状气急了,她又哼哼唧唧地仰天怒吼,却发觉这是一款全息的网络游戏,里面不像普通的网络游戏那样有各种界面与按键,她根本无处点击投诉!

    “我不当猪!快让我退到选人界面,重新选人!”夏衣无奈地再次对着天空叫嚷。

    这一回,夏衣口中发出来的哼哼唧唧的猪叫声终于有了回应,她听到耳畔有一道甜美的女声响起:“您已被系统选定为幸运玩家,只能创建这一个角色。所以您的选人界面已经被取消了,您以后登录将直接进入游戏。”

    “我不要这幸运玩家的称号好不好?”夏衣哭丧着脸与这道甜美女声商量。

    “不行,系统赠送您的幸运玩家称号一旦选定,无法取消。”这道甜美女声温柔又斩钉截铁地告知夏衣。

    “那我换个账号行不行!”夏衣气急败坏。

    “本游戏账号与个人身份系统绑定,无法替换!”这道甜美的女声提醒夏衣。

    “如果我用我姐的身份登录,你们也能侦测出来吗?”夏衣不死心地请教这道甜美女声。

    “绝对可以!”这道甜美女声信心满满地回答夏衣,“因为你躺进这虚拟

    游戏舱时,系统会鉴定你的基因。”

    “我不玩了删号成不成?”夏衣悲愤又道。

    “没问题,尊贵的幸运玩家,您随时可以退出游戏。”这道甜美女声继续贴心地说道:“但现在市面上的全息虚拟网络游戏就只有本游戏一款哦,且您花巨资购买的游戏舱也将成为无用的摆设,您确定不玩了删号吗?”

    “你这是劝说还是威胁呀?”夏衣越听越不对劲,她不禁歪着脑袋怀疑这道甜美女声:“姐,你是不是人工客服?”

    “本款全息网络游戏完全用ai智能控制一切,为了公平起见,不影响游戏的平衡,承诺绝不使用人工客服。”这道甜美女声向夏衣信誓旦旦地保证,她接着又催促夏衣道:“尊贵的玩家,您真的确定不玩了删号吗?”

    “不,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夏衣瞧出来了,这款全息网络游戏的ai系统就是想故意气走自己。

    哼,越是这样,我越要玩!

    “被变成了一只猪又如何,搞不好还更好玩呢。”夏衣暗想。

    ……

    打定了主意的夏衣,于是以一只粉嫩嫩小猪的形象,在这款全息网络游戏的新手村里四处晃悠,无数的玩家从她身边跑过,大家都将她视作了游戏里的nc,没有人过多注意她。

    只是因为新手村外有很多野狼在虎视眈眈,夏衣也不敢走出这新手村。

    途中,夏衣不慎走到了这新手村的召唤师区,她好奇地站在一旁,欣赏一帮新手召唤师对着几只小猫小狗施展他们的捕捉宠物技能。

    这些可怜的小猫小狗一一被这些新手召唤师们捕捉走,又用极快的速度刷新重生。

    夏衣瞧得有滋有味,她还发现有一位新手召唤师十分晦气,他对着那些小猫小狗用了多次捕捉术都不成功。

    这位新手召唤师长得也不错,一副阳光少年的模样,可惜因为是全息网络游戏,为了真实,每个人的头顶上都没有姓名,所以夏衣是瞧不出这位新手召唤师叫什么名字。

    夏衣暗暗为这位新手召唤师鼓气加油,却不料位这新手召唤师,在又一次失败后,他居然改变了目标,将目标对准了一旁看热闹的夏衣……

    “你瞎啊!”夏衣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位新手召唤师面朝自个开

    始吟唱,她忍不住想告诉这位新手召唤师道:“我也是玩家!”

    可惜夏衣的小猪语这位新手召唤师听不懂,一道绿圈最终还是从虚空笔直落下,彻底将夏衣笼罩。

    绿圈内,夏衣若无其事地站着,她绝不相信这位新手召唤师能够捕捉得了自己。

    “系统你说对吧,我又不是宠物,我只是猪型的幸运玩家。”夏衣还与系统闲扯,虽然系统不再理她。

    然而随着这绿圈越来越亮,夏衣很快就有些不淡定了,因为在她眼前出现了一根进度条。

    这根进度条缓缓向前走,上面还有一行说明,写的是“捕捉度”三个字!

    “晕倒,这系统又在坑我!”见势不妙的夏衣就要反身逃窜,但被禁锢在绿圈里的她,这时根本动弹不了!

    ……

    十分钟后,夏衣屈辱地跟随着这位新手召唤师出了村。

    期间夏衣不是没想过逃跑,可是在宠物命令的约束下,夏衣数次只是稍微离开远了一点,这新手召唤师一声“过来”,夏衣就不得不身不由己,屁颠屁颠地跑到这新手召唤师身边站好。

    幸好,这位新手召唤师大概是个钢铁直男,他没有命令夏衣“打滚”、“卖萌”,否则夏衣绝对要删号不玩。

    而话说夏衣与这位新手召唤师走出新手村后,夏衣就看见这位新手召唤师笔直地朝一只落单的野狼走去。

    夏衣见状,她心中顿时升起了不好的预感,“尼玛,我这位新主人不会叫我去挑战这只野狼吧?”

    “我不是战斗宠物啊,我没有战斗技能,我只会打滚与卖萌!”怕死又怕疼的夏衣又悄悄准备逃跑,夏衣听说过,在这款全息网络游戏里挂了,会有疼感刺激。

    但接下来的一幕,让夏衣又停下了脚步。夏衣诧异望见这位新手召唤师从身上摸出了一把小匕首,他举着这把小匕首就冲野狼猛扑了过去。

    夏衣眨了眨眼睛,怀疑自个出现了幻视,这位举着小匕首的勇猛家伙,真的是召唤师吗?还是他其实是一个披着召唤师皮囊的武斗士?

    不过,夏衣的疑惑很快就又荡然无存了,因为她瞧见这位勇猛的家伙一转眼就被野狼扑倒在地,再一转眼,他就被野狼咬断了咽喉……

    他果然还

    是召唤师,只是比较蠢而已,夏衣放心了。

    ……

    夏衣躲在一旁等了一会,就见这位新手召唤师又重新复活跑了过来,他望都不望夏衣一眼,再次举着他的小匕首又冲向了野狼。

    这一次,他坚持捅了野狼一刀,才被野狼咬死。

    接着这位新手召唤师再接再厉,毫不气馁地又继续复活……

    这般来回十多次,这位新手召唤师终于幸运地战胜了野狼。

    当然,也可能是野狼实在受不了这位新手召唤师无休无止的骚扰,它主动求死的。

    毕竟当时躲在一旁的夏衣,她隐约发觉野狼的眼眸深处,竟有一丝解脱的释然。

    默默地为野狼君默哀,在野狼彻底死去的瞬间,夏衣的身上也跟着金光一闪。

    原来因为夏衣是这位新手召唤师的宠物,也难得地分润到了野狼的一半经验,她一举升了一级。

    升到第二级的夏衣,她的技能也相应多了一个。

    名字叫做:“野蛮冲撞!”

    ……

    升了级的夏衣,抬眼瞧见这位新手召唤师也在热切地注视着自己,夏衣心里一咯噔,不好的预感再次浮现。

    “这家伙想试用我的新技能了!”有所预感的夏衣一掉头,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就飞快地向新手村方向逃窜。

    “等逃到无人处,我就下线。”夏衣把步骤都想好了。

    可惜,对宠物下一个指令的速度远远快于夏衣逃窜的速度,夏衣才逃了几十步,她就身不由己地改变了方向,咆哮着向另一只落单的野狼冲了过去!

    那另一只落单的野狼显然没料到一只粉嫩的小猪也敢向它挑战,它猝不及防之下,被夏衣撞得一踉跄,狠狠跌倒在地。

    而等那只野狼爬起身,要去找夏衣算账,却见夏衣用更快的速度,又往新手村的方向奔腾而逃。

    “这只胆小的猪逃得真快!”那只野狼大概被夏衣逃跑的速度震撼,估计追不上,它只得无奈放弃了对夏衣的追赶。

    只是那只野狼才放弃追赶夏衣,夏衣突然又转向,它再一次咆哮着向那只野狼冲撞而来……

    如此三、四次后,那只野狼竟被夏衣冲撞得奄奄一息。

    ……

    夏衣的主人,这位新手召唤师很满意夏衣的表现,他走上前,用他的小匕首结果了野狼,他夸奖夏衣道:“你是我见过跑得最快的宠物。”

    “尼玛,你强制让我这只弱小的猪使用野蛮冲撞,我不撞了就跑,难道还待在原地与野狼搏斗啊。”

    “我跑得快,是我每次都想逃离你好不好!”夏衣趴在地上一边大喘气,一边疯狂吐槽。

    用他的小匕首结果了野狼,他夸奖夏衣道:“你是我见过跑得最快的宠物。”

    “尼玛,你强制让我这只弱小的猪使用野蛮冲撞,我不撞了就跑,难道还待在原地与野狼搏斗啊。”

    “我跑得快,是我每次都想逃离你好不好!”夏衣趴在地上一边大喘气,一边疯狂吐槽。

    用他的小匕首结果了野狼,他夸奖夏衣道:“你是我见过跑得最快的宠物。”

    “尼玛,你强制让我这只弱小的猪使用野蛮冲撞,我不撞了就跑,难道还待在原地与野狼搏斗啊。”

    “我跑得快,是我每次都想逃离你好不好!”夏衣趴在地上一边大喘气,一边疯狂吐槽。

    用他的小匕首结果了野狼,他夸奖夏衣道:“你是我见过跑得最快的宠物。”

    “尼玛,你强制让我这只弱小的猪使用野蛮冲撞,我不撞了就跑,难道还待在原地与野狼搏斗啊。”

    “我跑得快,是我每次都想逃离你好不好!”夏衣趴在地上一边大喘气,一边疯狂吐槽。

    用他的小匕首结果了野狼,他夸奖夏衣道:“你是我见过跑得最快的宠物。”

    “尼玛,你强制让我这只弱小的猪使用野蛮冲撞,我不撞了就跑,难道还待在原地与野狼搏斗啊。”

    “我跑得快,是我每次都想逃离你好不好!”夏衣趴在地上一边大喘气,一边疯狂吐槽。

    用他的小匕首结果了野狼,他夸奖夏衣道:“你是我见过跑得最快的宠物。”

    “尼玛,你强制让我这只弱小的猪使用野蛮冲撞,我不撞了就跑,难道还待在原地与野狼搏斗啊。”

    “我跑得快,是我每次都想逃离你好不好!”夏衣趴在地上一边大喘气,一边疯狂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