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霸道总裁求抱抱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霸道总裁求抱抱: 第1972章,你叫他老公

    演唱会虽然散场了,但气氛还很高涨。

    除了秦屿一个,头顶的卷发都仿佛耸搭下来,整个人很阴郁且不爽。

    明珠见事态不妙,只能卖队友了,“咳,那个啥,我喊的肚子饿了,我刚听有集美说附近有个夜市,我去搞点东西吃,就不和你们回酒店了啊!先走一步,拜拜!”

    说完,她就像风一样的女子消失了。

    迟念念:“……”这个塑料姐妹!迟念念干巴巴的舔了舔嘴唇。

    她正想努力再解释两句时,有人朝他们走过来,“老板,老板娘!”

    当对方离得近了,迟念念才看清对方。

    周暮换了身黑色的运动装,戴着鸭舌帽和口罩,挡住了脸,伪装的很好,怕被人认出来。

    听说了秦屿来到了现场,周暮舞台妆都没有卸,就赶紧跑来了。

    迟念念小声,“周暮?”

    察觉到旁边横扫过来的眼神,她连忙闭上嘴巴。

    “是我!”

    周暮同样压低声音,“我听光哥说老板来了,没想到老板娘也在!老板娘,上次你是我的粉丝,我我还有些不敢相信,你是专程来看我的演唱会吗,谢谢你的厚爱!”

    “……”迟念念不敢说话。

    面对未来老板娘的青睐,周暮不敢怠慢,想了想道,“对了老板娘,这次给粉丝准备了不少签名照和小礼物,上次没机会,我给你重新再签一个特签吧?”

    迟念念瞄了眼秦屿的脸色,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还是不用了……”秦屿开口,“演唱会很成功,我们回去了。”

    他说完就一把拉过迟念念的手离开了。

    望着两人的背影,周暮帽檐下的眉皱起,转头问向旁边的经纪人,“光哥,你确定老板不想和我解约吗?”

    光哥犹豫道,“我也不确定了……”周暮:“……”两人回到酒店。

    迟念念的认错态度很好,双手交叠在身前,像是小朋友一样规矩的站在他面前,郑重其事道:“秦屿,对不起,这件事是我不对。”

    秦屿换了个坐姿。

    脸上依旧写着小爷很不爽。

    迟念念继续道,“我不该骗你,我没有和你说看周暮的演唱会,是怕你不

    答应!”

    秦屿冷哼,“你觉得我不会答应?”

    迟念念问,“那你会答应吗?”

    秦屿道:“不会!”

    做梦去吧。

    迟念念:“……”秦屿下巴高冷的昂起来,非常愠怒道,“我现在很生气。”

    “嗯。”

    迟念念点头,垂着脑袋,一副低眉顺眼的小媳妇模样。

    她声音软软的,说话时眼睛也专注的凝视着你,纯净又诚恳,道歉的态度又十分真挚,让人根本不忍心对她发火。

    可秦屿一肚子的火。

    不能冲她发火,那就只能从别的地方散火了。

    秦屿起身把她扛到了里间的卧室。

    灯都没有开,直接就把她的衣服剥了个干净。

    秦屿把她压的密不透风,怒火和灼热的气息全都喷在她耳边,开始一点点的和她秋后算账,“演唱会上荧光棒挥的那么起劲,喊的那么激动?

    嗯?”

    “……”秦屿想到她在演唱会上说的话,咬牙切齿:“哥哥,爱死你了?

    嗯?”

    “……”迟念念被他欺负的气喘吁吁。

    她用破碎的声音解释,“那些都是粉丝的应援,不是真的,而且我没有说他帅,一个字都没有。”

    秦屿幽怨道,“可你叫他老公了!”

    有吗?

    迟念念愣怔茫然,半晌后,好像想起来自己似乎是真的叫了……唉,实在是木粉们情绪太激动,她被感染了。

    秦屿是娱乐公司的掌舵人,手里签了那么多艺人,并且都是当红的。

    对于娱乐圈他比谁都更了解,粉圈的那些话他也都清楚。

    虽然他知道是假的,只是称呼,但听到迟念念喊别人老公,他忍不了。

    秦屿愤慨的咬在她的嘴角,“你都没有这么叫过我!”

    迟念念吃痛,却不敢喊疼。

    可怜巴巴的望着他,“那我现在叫可以吗?”

    秦屿心房莫名一动。

    心跳有些加快,有种隐隐期待的紧张感。

    秦屿故意臭着张脸,“你叫。”

    “老公。”

    迟念念喊,怕他听不见,还凑到他耳边,像是哄小孩子一样,“老公,你别生气了!”

    软软上扬的尾音,像羽毛抚过心尖一样。

    秦屿整个人都酥麻了。

    那点酸气顿时烟消云散。

    不过,气虽然消了,但惩罚

    还是不能停的。

    晦暗不明的卧室里,破碎的声音里隐约能听到迟念念在继续喊着他老公。

    迟念念被折腾的很惨。

    第二天,她没能爬的起来。

    里间卧室的门紧关着,秘书进到套房的客厅里目不斜视,知道迟念念还在房间里休息,他刻意将声音放得很低,怕吵到老板娘。

    秘书有条不紊的汇报着这次出差的事宜。

    秦屿手里端着咖啡杯,没有动,而是用另一只手摩挲着下巴,似在沉思。

    目光所落在的地方,是沙发旁边的地摊。

    那里放着灯牌和荧光棒等应援物品,秘书没忘了,昨晚他们在演唱会上遇到老板娘的事情,这多亏了他这个火眼金睛的小机灵。

    秘书见他迟迟没有回应,便询问:“小秦总,还有什么问题吗?”

    秦屿抬头看了他一眼。

    然后,皱了皱眉,若有所思的嘀咕了句,“你说我要是出道的话,会不会火?”

    秘书惊恐脸:“……”老板,你是认真的吗?

    秦屿摆了摆手。

    他把咖啡杯放下。

    长腿交叠,恢复状态后,有些懒洋洋的吩咐,“把航班改到明天早上吧,在逗留一天。”

    他们出差前,往返的机票是定好的。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