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第三十六章闯祸

    阳光明媚,日丽风和。

    任以诚打开房门,有些刺眼的阳光,让他忍不住眯起了双眼。

    来到天井中,沐浴着温暖的阳光,他一边呻吟着,一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深吸了一口气,空气中到处都充斥着自由的气息。

    这些日子一直都待在房间里养伤,任以诚感觉自己的骨头就像生锈了一样。

    好在这样的日子已经结束,他的伤终于痊愈了。

    自从当日那篇心法口诀出现后,他就开始反复的研究了起来。

    只是这次却不同以往。

    这心法里边的内容,太过精深晦涩,属实让人难以理解。

    所幸,医武不分家,凭借他的医术,总算还是看懂了一些皮毛中的皮毛。

    不过,也正是这些皮毛,竟让他那至少需要休养两个月的伤口,在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就彻底恢复了过来。

    在惊叹这门心法神奇的同时,任以诚也开始怀疑,不论是之前脑海里莫名出现的医术,还是最近出现的几门武功,很可能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的记忆。

    他这个人虽然优点不多,但自知之明还是有一点儿的。

    就算现在失忆了,他也不会天真的以为,从前的自己会是那么的优秀。

    想想记忆中那些高明至极的医术和武功。

    他更加不认为以前的自己,会拥有那般波澜壮阔的精彩人生。

    任以诚甚至怀疑,这些记忆很可能就是导致他失忆的真正原因。

    当然,他也没有过份纠结这件事,既来之则安之,现在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

    毕竟,能比治病救人更有成就感的事情,其实并不多。

    至于记忆什么时候能恢复,他觉得顺其自然就好,反正强求亦是无用,何必自寻烦恼。

    他这个人,向来就是这么佛系。

    “诚哥,你的伤没事了?”黄飞鸿走了过来,看着任以诚惊喜道。

    任以诚点了点头,笑道:“已经不碍事了。”

    “对了,这是梁大人让我转交给你的,史密斯的案子已经彻底了结,这是衙门给咱们的奖励。”

    黄飞鸿从书包里掏出了一面红色锦旗递给了任以诚。

    任以诚接过锦旗,只见上面金晃晃的绣着四个大字——智勇双全。

    任以诚呵呵一笑,挑眉道:“挺好,这也算是没白忙活。”

    “那个···诚哥,能不能求你个事儿?”

    黄飞鸿忽然搓着双手,神情也变得有些忸怩起来。

    任以诚见状,不禁有些诧异。

    “咱们这个关系,有话就直说,干嘛这么吞吞吐吐的?”

    黄飞鸿挠了挠后脑勺,委婉道:“我看你那天打败史密夫时用的那种武功,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任以诚闻言,哪还能不明白他的意思。

    “怎么,你想学啊?”

    “想。”黄飞鸿使劲点了点头。

    任以诚耸了耸肩,道:“想学我就教你喽。”

    黄飞鸿惊喜道:“真的?”

    他没想到任以诚居然答应的这么痛快。

    “真的。”

    任以诚点了点头,随后又叮嘱道:“只是这门碎骨裂筋手太过霸道,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你最好不要轻易使用。”

    “没问题,你就放心吧。”

    黄飞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

    数日后。

    下午时分。

    “阿诚,有一批药材到码头了,你去把它拿回来吧。”黄麒英吩咐道。

    “好的,我这就去。”任以诚应了一声,准备出门。

    “诚哥,我陪你一起去。”黄飞鸿也跟了出来。

    两人出了宝芝林,刚走没多久就在街上碰到了林世荣。

    “世荣,发生什么事了?”黄飞鸿看着他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好奇的问道。

    “唉!”林世荣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沮丧道:“我刚才去找小倩,结果却发现她家已经没人了。

    你们说她该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黄飞鸿不以为意道:“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说不定她们只是回乡下探亲去了,你就别瞎担心了。”

    他一边说着,手上还一边比划着碎骨裂筋手的招式。

    走路都不忘练功,倒是颇有些武痴的风范。

    “哎呀,你就先别练了,小心走火入魔。”

    林世荣被晃得有些心烦意乱,伸手拉住了黄飞鸿。

    黄飞鸿白了他一眼,道:“有诚哥在,怎么可能会走火入魔。

    再说了,这门武功的威力你又不是没看见。

    如此厉害的武功,不练怎么能成?”

    “说的也对。”

    林世荣想起那晚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史密夫,旋即面带憧憬的对任以诚道:“诚哥,要不你也教教我?”

    任以诚却摇了摇头,道:“以你现在的基础还学不了这么高深的武功。

    若是贸然学习,说不定真的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所以,还是等你先将基本功练好以后再说吧。”

    说话间,三人已经来到了码头货仓。

    “有没有人啊?我们要提货。”黄飞鸿大喊道。

    “来了,来了。”货仓里小跑着出来两道身影。

    “鬼脚七,是你!”林世荣惊讶道。

    来人正是鬼脚七兄妹。

    “任大哥,你的伤怎么样了?”菁菁笑着招呼道。

    “已经没事了。”

    任以诚摆了摆手,随后问道:“你的哮喘怎么样了?”

    菁菁高兴道:“自从吃了任大哥开的药以后,已经很久没再发作过了。”

    “你们要提什么货?”鬼脚七问道。

    “药材,一批天津运来的药材。”任以诚将货单递了过去。

    鬼脚七接过货单,看着身旁高架上码着的一堆货箱,核对了一下,然后道:“上面最后一箱就是,我这就去给你们取下来。”

    “等等。”

    黄飞鸿突然阻拦道:“让我自己来吧。

    正好借这个机会,试一试我新学的武功。”

    “飞鸿,不要乱来。”任以诚提醒道。

    “诚哥,放心吧,只是拿东西而已,不会出事儿的。”

    说着,黄飞鸿已经登上了高架。

    任以诚想了想,也觉得自己可能有些过分担心了,便不再多言。

    台阶上。

    黄飞鸿看准货箱,屈指成爪,随即运劲出手。

    “咔嚓!”

    只见他右手迅猛一抓,轻而易举就将那压在最下边的货箱给拉了出来。

    举着手里的货箱,他不禁得意一笑。

    孰料。

    就在这时,高架上其他的货箱突然开始晃动。

    “飞鸿,快闪开。”任以诚见状不妙,急忙大声喊道。

    “啊!”

    黄飞鸿陡然一惊,扔掉了手里的货箱,一个翻身,便跳下了台阶。

    他前脚刚躲开,后脚那些货箱就轰然坍塌,从高架上砸了下来。

    电光火石间,任以诚一把抓起林世荣,闪到了一旁。

    与此同时。

    鬼脚七伸手推开了菁菁,自己却躲闪不及,瞬间被掉落的货箱给掩埋了起来。

    “哥!”

    。。。。。。。。。

    宝芝林。

    “任大哥,我哥的伤很严重吗?”

    菁菁看着全身是血,昏迷不醒的鬼脚七,神情紧张,担心不已。

    任以诚道:“万幸,他身上的只是皮肉伤,并没有伤到筋骨。

    我已经给他敷了药,很快就会痊愈的。”

    “那我哥的脸怎么办?”菁菁又问道。

    相比于身上的伤,鬼脚七脸上的伤要更加严重,已几乎接近毁容。

    任以诚安慰道:“你别担心,这个我也有办法的。

    保证可以还你一个完好如初的大哥。”

    正说着。

    鬼脚七突然眼皮一动,缓缓清醒了过来。

    “菁菁,这里是什么地方?”

    “哥,这里是宝芝林。”

    “宝芝林?”

    鬼脚七闻言,登时脸色一变。

    随后竟不顾伤势,强挣扎着要站起来。

    任以诚按住了他,歉然道:“你受的伤有很大一部分责任都在我,我会负责将你治好的。”

    “不必了。”

    鬼脚七冷然拒绝道:“你的道歉我消受不起。

    这一次就当是我还了你上次对我妹妹的救命之恩。

    从此以后,咱们两不相欠。”

    鬼脚七虽然语气平静,但任以诚却能清晰的感觉到,他心里的那股怨气。

    “菁菁,咱们走。”

    鬼脚七忍着疼痛,强行站了起来,在菁菁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走出了宝芝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