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道破逆乾坤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道破逆乾坤: 第19章 是否见过奇怪的东西

    “金毛,狐媚子,你们来我这里干嘛?”杨力大声的问道,话语中含有着愤怒。

    “呦,羊哥哥,你这么凶,真是吓坏小妹了。小妹多日未见哥哥的风采,甚是想念。过来看看你,哥哥却这么凶。”那狐媚子非常委屈的说道。

    “收起你的狐媚术,老夫开始修炼的时候,你奶奶还没出生呢。”杨力大声的叱喝道。

    杨力的叱喝,犹如一道惊雷,响在林羽琼的心田。林羽琼立刻惊醒。

    好可怕的狐媚术,林羽琼心中道,赶紧运用灵力,护住了心神。

    “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想必你也猜的出来,你识相的话,这噬灵花成熟后,我们三个平分。”那被叫做金毛的说道。

    “平分?这里的地盘是老夫的,这噬灵花老夫守护了数百年,喂养噬灵花的人族也是老夫捉来的。你们平白无故的想平分,凭什么?少做白日梦。”杨力气愤的说道。

    “羊爷爷,我们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通知。你岁数大了,就算有噬灵花的果实,也未必能突破,不如让给我们后辈。”狐媚子娇滴滴的说道。

    “老羊,我们这里有两个元婴期,数百个金丹境和筑基境。动起手来,你恐怕连那三分之一都得不到。”金毛说道。

    打、打、打,赶紧打。林羽琼心中默默的念道。

    “动手?一旦动手,你们就不怕领主的责罚吗?“杨力说道。

    “领主责罚?“狐媚子噗嗤一声,娇笑道:

    “羊爷爷,你岁数这么大了,还这么天真。服下噬灵花的果实,我们两个的实力就会大增。你觉得领主会为了一个死去的手下,而去责罚两个实力强劲的手下嘛!

    再说了,领主也是男子,这男子嘛,总归有那方面的需求。这女子,有时候长的漂亮就是非常大的到这里,脸上的姿态更加的娇媚。

    “老夫再不突破,寿元将近。这噬灵花的果实,老夫必须全部吞下才有可能突破,左右是个死,大不了鱼死网破。”一把羊角弯刀出现在杨力手中。

    “给脸不要脸。”狐媚子一改娇滴滴的表情,脸色凝重了起来,从头上拔下一根簪子。簪子迅速变大,成为一把十分锋利四棱匕首。

    那金毛则手持一把金色的大刀:“既然你找死,我们就成全你。”

    太好了,终于要打起来了。林羽琼心中暗自高兴。

    “这里好热闹啊!”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一个年轻人出现在林羽琼和所有的妖兽眼前。

    此人一身黑衫,英毅的脸庞上,一双眼睛如浩瀚的星空一般,让人捉摸不透。虽然年轻,却给人一种非常强的沧桑感,仿佛是活了无数年。

    “你们有没有见到一个奇怪的东西啊?”年轻人开口问道。

    “你是谁?”

    “你是人是妖?”

    “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那三头妖兽接连问道。

    林羽琼听到这里,心里暗叹道:原来不仅我没发现这个人的到来,连三个元婴期的妖兽都没察觉到。

    “你们究竟有没有看见一个奇怪的东西?“年轻人再次开口问道。

    杨力、金毛、狐媚子相互看了对方一眼,狐媚子开口道:

    “这位哥哥,小女子问你话,问的好辛苦啊,你就告诉小女子呗。”

    “人和妖都是这天地间的生灵,有必要一定要知道我是人是妖吗?”那青年回答道。

    “当然,是妖,你或许可以活着离开。是人,你就得死在这里。”金毛说道。

    “你不是妖,因为你一点妖的影子都没有,除非你是修为远超过我们的妖。可是,这一带应该是黑风领主的地盘,不会有高境界的老妖过来抢地盘。

    不管你是妖还是修士,应该有修为在身。但是在你的身上,老夫一点修为都看不到。而且如果有修为高深的人类进入这里,领主他们应该会发现。

    所以你只可能是个凡人,一个有些失心疯的凡人。这附近的妖兽都在这里,所以你才可以顺利的走到这里来。”杨力分析道。

    听了杨力的分析,金毛和狐媚子很认同的都点了点头。

    林羽琼在一旁却并不这么认为,妖兽退去后,唯一通到这里的北城门被封锁了三天。三天后,大军进入万妖谷,城门才开。

    这个看起来极像凡人的人,是如何像军队一样,可以快速抵达这里。

    而且他出现的时候,连这三头元婴期的妖兽都没有发现,怎么可能是凡人。

    “这位哥哥长的挺俊俏的,不如陪妹妹玩几天如何?“狐媚子扭着腰,向那青年走去。

    “好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玩。结果了这老羊巴羔子,噬灵花结果之后,我们就立刻回去。”看着天上的七彩之色已经散去,金毛说道。

    “噬灵花,噬灵花,为了这噬灵花能够结果,你们伤害了多少人的生命。上万的妖兽和凶兽死在扶风城下,数千军士战死,在这里你们又杀了两百多将士。

    你们可有想过,每死一个人,都是一个家庭的灾难。他们都是父母的儿子,妻子的丈夫,儿女的父亲。他们的父母、妻子、儿女都在等待着他们平安回家。为了一株花,你们毁了数千个家庭。“林羽琼在一旁咆哮道。

    妻子、丈夫、等待、回家,那黑衫青年默默的念着这些字眼。

    “啧啧啧,小弟弟,看不出来你年纪不大,说起话来倒是挺有正义感的嘛。说的姐姐心里都有些感动,要不是你还没长大,说不定姐姐啊会饶过你的命。可惜了,你自己都要死了,还在为那些死人感慨。”狐媚子娇滴滴的说道。

    “有意思,一个炼气四重的小家伙,竟然敢斥责三个元婴期的妖兽。不过你要记住,这个世界,是弱肉强食的世界。”那黑衫青年开口道。

    “什么!你不是凡人!”见那黑衫年轻人一口说出自己的境界,杨力颇为吃惊,那就说明他之前的推断是错误的。

    “也罢,看在大家都是人类的份上,我帮你一把。”那黑衫年轻人看着林羽琼说道。

    “云行雨施!”那黑衫年轻人轻启嘴唇说道,没有做任何的动作,甚至表情都没有变化。

    话音一落,只见大量的雨滴从虚空中降落,落在每一个妖兽的身上,却没有一滴落在林羽琼的身上。

    雨滴落,妖兽亡。

    数千妖兽,包括那三头元婴境的妖兽,竟然全部死亡,这一切的发生,只在一息之间。

    三头妖兽死后,显现出原形,那金毛是一头金黄色的狮子。

    林羽琼呆呆的望着那年轻人:这年轻人的修为,实在太可怕了,一息的时间杀死数千头妖兽,而且他只是开口说了四个字,并没有任何动作,其修为恐怕已经不是自己能够了解的境界了。

    “实力强大者不会慈悲与愤怒,因为他们可以靠实力解决一切。”黑衫年轻人说道。

    “多谢前辈教诲,前辈如此神通广大,不知可否将那两百多将士救活?”林羽琼说道。

    “不要什么事情都指望别人来帮你,自己强大才是正道。”黑衫年轻人说道。

    “罢了,以你炼气四重的修为,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他们的灵魂已经被噬灵花吞噬,谁也无法救出,不过我可以将他们每人的一缕残魂打出来。这些残魂或许会烟消云散,或许经历很久之后,可以重新投胎。”黑衫年轻人说道。

    “前辈,不知道需要多久?”林羽琼知道,不把这些人的残魂打出,他们依然会烟消云散,如今只能如此。

    “多久?我不知道,也许千年,也许万年,一直要等到他们吸纳天地灵气,重新聚成魂魄为止。”黑衫年轻人说道。

    “多谢前辈。”林羽琼说道。

    只见那黑衫年轻人,手轻轻在噬灵花上一触,一道金光进入噬灵花之中。数百道非常稀薄的白气从噬灵花中飞出。

    那白气围绕着林羽琼与黑衫年轻人转了几圈,四散飞去。

    “他们在干嘛?”林羽琼问道。

    “他们在感谢我们。”黑衫年轻人淡淡的说道。

    “你是否见过一个奇怪的东西?”那黑衫年轻人再次问道。

    “不知前辈说的奇怪的东西是什么?是什么材质的,什么形状的,有多大?”林羽琼非常客气的问道。这个人虽然似乎有些不太正常,但毕竟救了自己,而且修为极高,远不是自己能够得罪的。

    听到这里,那黑衫年轻人神色有些黯淡,说道:“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不知道它多大,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材质,或许就算我见到它,也未必知道它就是它。”

    “这……”林羽琼不知道该说什么。

    “罢了,那样东西如此珍贵,我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你一个炼气四重的小修士怎么会见过。”那黑衫年轻人说道。

    “不知前辈尊姓大名?”林羽琼问道。

    “我叫海东来。”那黑衫年轻人说道。

    “紫海东来福满天,好名字啊!”林羽琼说道。

    “等有一天,你能够离开这里,知道我是谁的时候,你可能就不会这么认为了。”海东来轻轻的说道,看不出悲喜。

    “海前辈,这噬灵花是什么,为何如此邪恶?”林羽琼问道。

    “你可知道耀灵果?”海东来问道。

    “知道,一种可以提升元神和修为的药,从开花到结果,要三百年。”林羽琼说道。

    “噬灵花结出来的果实就是耀灵果。”海东来道。

    “这不大可能吧,书中记载,耀灵果的花叫做耀灵花,并不会吞噬灵魂。”林羽琼说道。

    “耀灵花就是噬灵花,耀灵花如果是正常成熟,其具有一定的药效。但是如果它快成熟的十二个时辰内,吞噬大量的灵魂,它的药效将会增长数百倍,便会被称为噬灵花。”海东来说道。

    “那为何书中没有记载这种情况?”林羽琼问道。

    “你能够看到的书,估计都是境界比较低的人写出来,他们从没在接触过成熟前十二个时辰的耀灵果,接触过的,全部都死了,自然不会记录下来。”海东来看了林羽琼一眼,露出一丝轻蔑的神色。

    “原来如此。“林羽琼点了点头。

    此时,噬灵花已经结果完成,所有的枝叶枯萎,三粒耀灵果在那里散发着七色光芒。

    “海前辈,既然这些妖兽是前辈杀死的,这三粒耀灵果还请前辈收下。”林羽琼赶紧开口道。

    虽然没有经历过太多,但是杀人夺宝的事情,林羽琼还是知道的不少。这海东来的修为高深莫测,估计一个眼神就可以杀死自己,更何况海东来还救了自己的命。不如自己识相一些,主动让给海东来。

    “不必了,耀灵果对我来说,算不上珍贵之物。”海东来说道。

    “我要走了,告辞。”海东来转身离开,整个人不借助任何法器,腾空而起,在虚空中闲庭信步,看似很慢,转眼间就不见了踪迹。

    这时,只听见不远处有声音传来,似乎有人或兽往这里赶来。

    不好,难道还有妖兽要抢夺耀灵果。林羽琼心中叫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