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茉莉香屑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茉莉香屑: 第108章:被跟踪

    苏武和崔龙辉也廖廖的鼓着掌。

    苏长锋把那副春联拿起来仔细看。

    惊叹道:“茉茉,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练字的”

    “这写的比一般老艺术家写的都要好了”。

    苏茉没有觉得毛笔字写的好是多了不起的事情,这难道不是人人都应该具备的国学素养吗。

    “就是随便练练”。

    苏武和崔龙辉都叫道:“随便练练就练的这么好,你这样应该,应该”

    “应该什么”

    苏长锋一巴掌拍在苏武的后脑勺上。

    小女儿越优秀,就越想打长子。

    “你们都应该跟你妹妹好好学学,现在去到院子里给我打扫卫生”

    苏长锋把苏武一脚给踢出去了。

    几个人怨念的看着从窗户那支起来的地方看着苏茉一边轻轻咬着刚做好的荷叶酥还有玉米面高粱面做成的花馍馍点心一边看书。

    院子本来就是陈旧的颜色,门口的大门上的木板还糟烂了一半,上次村里的人还把门给推的差点从中间就破了。

    这个大门现在成了装饰品的样子了。

    苏茉从窗户那里看过来。

    这样一个大门怎么能守护人家呢。

    “爸爸,我们家的大门要换两扇吧。”

    “现在新年初始,正好我和哥哥去到镇上请回两位门神来”。

    苏茉说的是门神贴纸,村里家家户户都贴着的,苏长锋也没有多想,为什么苏茉说的是“两位”,而不是“两张”。

    苏武正是打扫卫生打扫的厌烦的时候,崔容看到就对着苏长锋道:“正好让孩子们一起去镇上把还没买回来的年货一起买回来”。

    接着又烦愁心疼儿子扛不动门板:“是不是到坡下老李叔家里借辆三轮车过来”。

    “苏武和龙辉两个人也扛不动门板啊”。

    看到苏长锋点头同意,苏武把擦窗户门的毛巾一抛,喊了一声“耶”

    拉着罗伍和崔龙辉去借电动三轮车。

    坡下正是石爷几人借助的老李叔家。

    老李叔为了表示自己一家人不能白要人家这么多的借助费,现在在自家的土院子里又是杀羊又是宰猪的。

    看到苏武来借车,挥挥手就让他们骑走了。

    石爷正在用羊毛裹住护风保暖的屋子里烤火取暖,听到外面的动静,出来问老李叔他们要去哪。

    老李叔一笑起来,满脸的褶子,加上他那被风吹的又红又黑的面盘,脸上就像是绽开了一朵黑红的菊花。

    灿烂又淳朴。

    笑道:“几个小娃火气正盛,这么冷的天骑车去镇上去采买年货。”

    一般村里人都不会去镇上置办年货,家里煎炸烹炒的基本上都把年货给置办出来了,面食做的萨其马,花馍点心,鸡肉米花等,再加上自己炒的花生瓜子还有做的猪肉脯之类的,都吃不完。

    老李叔笑着:“肯定是苏村长过年时家里要来人,家里准备的年货不够,他们家的亲戚可多了”。

    苏长锋在这边没有亲戚。

    都是崔容家那边的亲戚。

    石爷对他后面的话没有注意听。

    拉着身后的人,坐上他们停在路边的汽车,跟着苏茉他们的电动三轮车而去。

    老李叔在后面喊:“哎,欸”

    “羊肉汤马上就熬好了,你们去哪啊,中午回来吃饭吗”

    罗伍在三轮车后面叫着:“怎么这么冷啊”

    苏武缩着脖子在前面驾驶,听到罗伍的叫声:“你还嫌冷,再冷有我冷吗”

    “不然你到前面来你来开”。

    罗伍叫着:“我这是怕冻到茉茉”

    苏武回头看一眼,嘀咕道:“冻到谁,都不会冻到她”。

    苏茉自己穿了一个白色的大羽绒服。

    在院子里看到她穿的羽绒服时,苏武就对着苏长锋不满的叫着:“她怎么买这么好的羽绒服,我现在只有一个棉袄”

    “不公平”

    看到儿子还敢有脸叫着不公平,要不是他这个败家子,他闺女不得有更多的钱买更多好看的衣服。

    一脚踢过去。

    苏武习惯性的一下就躲开了。

    跑到院子外和正在打理那棵海棠树的崔容告状。

    崔容不懂花草,看自己闺女那么珍惜的样子,这株花树应该很贵重。

    看到儿子又被吓的跑出来。

    对着院子里的自己老公喊道:“你天天能不能不要这么偏心”

    苏武听到这话就跟着点头。

    苏长锋在院子里喊道:“没把他赶出家门,都是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了”。

    想着苏长锋说这话绝对是真心实意的,崔容暂时不敢替自己儿子抱委屈了。

    只说:“你不能别跟你妹对着干吗”。

    苏武气鼓鼓的:“她怎么有那么好看又保暖的羽绒服”

    崔容也不知道。

    “可能是她去京城里的时候你爷爷给她买的”。

    “哼,我爷爷也偏心”

    想起去年过年的时候,去到津城里奶奶家拜年,那个老爷子根本就不看自己,只一眼满眼的看着苏茉满意。

    那时候那妮子就是个野小子,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稀罕的。

    苏武又愤愤的看了一眼苏茉的白色大羽绒服。

    居然在外面的羽绒服又披着爸爸的军用防洪防灾的大衣,那军绿色大衣一点都不透风,现在把她裹得全身上下只露眼睛,她会冷什么。

    罗伍比他妈妈还像是个老妈子,整天茉茉长茉茉短,也不知道是他妹妹还是罗伍的妹妹了。

    切。

    罗伍把自己准备好的热水袋递给苏茉。

    “茉茉冷吗”

    无视旁边迎风招展毫无任何防护措施,只穿了一件小棉袄的崔龙辉快要冻成狗了。

    活该,这就是耍帅的代价。

    苏茉被风吹的眼睛好想闭上。

    有点困了。

    眨眨眼睛,动动脑袋,懒懒的没有移动。

    知道她不冷,罗伍就放下心来。

    看到后面一直跟着他们的汽车。

    罗伍对着前面开车的苏武道:“武哥,后面那辆汽车不是借住在老李叔家的那个外地人的吗他们一直跟在我们后面,该不会是跟踪咱们吧”

    崔龙辉的面部表情都被冻僵住了。

    想嘲笑没有能嘲笑成功。

    微微的只能牵动下嘴角。

    声音嗡嗡的:“你想多了吧你以为你是百万富翁呢,人家城里来的,为什么要跟踪你啊”

    后面车上驾驶位子上的人朝后面问石爷:“他们好像是疑心我们了,石爷,咱们要跟远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