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七零反派女娇娇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七零反派女娇娇: 第433章 是因为她

    刘建芳在江城大学学习快三年,却不能通过水平测试的事,彻底闹大了。

    学校按要求彻查此事,发现,此前测验,刘建芳都有作弊甚至找人替的嫌疑。

    之前曝出她可能偷取王芳芳通知书来上大学的事后,有很大一部分人替她说话,说她只是向往大学,想要学习更多知识。

    但考试作弊的事情被江城大学学报曝出来后,这些曾经帮刘建芳狡辩的人,统统被打脸。

    刘建芳背着一身骂名离开江城,走出大学门口的时候,甚至有人朝她扔烂菜叶子。

    她瑟缩着身子,看着周围鄙夷的目光,突然明白,曾经她和颜小溪造谣生事时,艾米和明珂被人这么对待心里是什么滋味。

    望着身后的大学梦,刘建芳甚至忍不住幻想,如果从一开始在冒儿村的时候,她就没有和艾米结仇该多好。

    “走走走,别脏了大学的地。”

    “你这种人活着都是在浪费空气,小小年纪心思怎么能这么歹毒呢?”

    “你要是我闺女我一巴掌打死你不可。”

    “王芳芳那么相信你,连证明材料都一起办,考前一边辛苦干农活一边给你做辅导,考完回去还安慰开导你,你呢,居然把人家通知书偷走,良心被狗吃了吗?”

    刘建芳被赶出学校,颜小溪私下加了一把火,找混混把她直接赶出江城。

    王芳芳以江城大学新生的身份入校,坚持直接从这个学期开始上。

    她每天找专业老师请假,借同学笔记,打算在这个学期把上个学期的课程补上,好跟上大家的进度。

    除了这件事之外,江城大学还发生了另外一件大事。

    那就是由明阳鸿资助的十个留学生最终人选已经确定下来,只等手续通过审核后,就出国深造。

    这十个人特地找到明珂请他吃饭。

    “明珂同学,如果不是你大人有大量不和我们计较,我们根本得不到这么宝贵的机会,所以,真的很感谢你。”

    学生们纷纷拿着杯子要敬酒,被明珂拦下。

    “下午还有课,以茶代酒就好。而且你们最应该感谢的是你们自己,如果不是因为你们足够优秀足够努力,就算大好的机会摆在你们面前,你们也没办法抓住。我只希望,你们能一直记得如今努力的自己,到国外以后,继续力争上游,好好学习知识。”

    明珂劝明阳鸿保留资助名额,除去他不希望因为个人影响到明阳鸿以外,更因为他希望国家未来能有更多可用的人才。

    在这个时代,走出国门的每一个人,未来都有可能带着满腹知识回国,带领大家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您放心,我们一定会牢记使命,不忘初心。”

    十人留学生的领头人举起杯子,其他人纷纷跟随。

    “牢记使命,不忘初心。”

    学校那边,龚达把十人的资料递交上去后,再次和远在海外的明阳鸿通话。

    “明先生,您资助的十名大学生资料已经提交,如果一切顺利,两个月后他们将到海外学习深造。”

    明阳鸿微微沉默。

    “那小子呢?”

    自从上次通话后,明珂就没有再主动给他打过电话。

    “小少爷前些时间和学校教授一起申请到新的实验资金,近期正在忙修建新实验室的事。”

    “实验室?”

    明阳鸿曾经就是做技术的人,听见这话,心里不免有些得意。

    不愧是他的儿子,小小年纪就能这么有本事。

    “实验室建成后捐几台他们需要的仪器,一定要最先进最顶尖的。”

    龚达在电话这头微微鞠躬,在记事本上写下行程备注。

    “是。”

    写完以后,龚达提醒道:

    “下个月是小少爷的生日,明先生有什么话需要我转达给小少爷吗?”

    电话那头的人心头一紧。

    明珂的生日?

    明阳鸿单手取下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儿,低头看了良久。

    “礼物,你看着办,话就不用带了。”

    吩咐过后,明阳鸿挂断电话。

    但他没有和往常一样离开,而是站在电话机旁边,久久不动。

    窗外的月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投射进来,落在他手里的眼镜上,平白勾出几分凉意。

    明阳鸿盯着那一个光点看,看了很久,最后,心里的千言万语,化作一声轻轻的叹息。

    他离开祖国,已经这么多年了吗?

    还记得走的时候,明珂就那么丁点儿大,还不怎么会走路,每天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还会要他抱抱。

    明阳鸿想着当初在国内的日子,思绪渐渐随着月光飘远。

    俞露清醒来发现旁边没人,裹了披巾从卧室走出来,站在台阶上看着电话机旁边的明阳鸿。

    皎洁的月色在他头顶镀上一层霜色,她几乎以为是到了二十几年后,见到已经老去的明阳鸿。

    明阳鸿是高级知识分子,在国内时就是机械行业的佼佼者。

    他带着理科生的缜密和理智,也不失文科生的浪漫风趣,是个儒雅却又睿智的好丈夫,好商人。

    如今,凭借他的知识与杰出的判断力,已经站在机械行业的顶、端,被人成为机械之王。

    在公司总部所在的城市里,几乎每十个工厂,就有八个使用他公司旗下的机械。

    这样的明阳鸿,除了初来海外时的儒雅,多了几分上位者的威严。

    俞露清远远望着他,眼中流露出少女时期才有的眷恋。

    她抬脚下楼,走到明阳鸿身边,为他披上一件薄衫。

    “这么晚了,出来打电话也该加一件衣服,仔细着凉。”

    俞露清的声音把明阳鸿飘远的思绪拉回现实,他惊觉他并没有回到祖国,还在千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失落。

    “阳鸿,不要灰心,总有一天我们能回去的。”

    俞露清一家从祖辈起就已经移居海外,对那个国度并没有特殊的感情。

    但她知道,回国一直是明阳鸿心里最想要做的事。

    这句话的确说到了明阳鸿心里。

    他反手拥住已经不再年轻却风华依旧的俞露清,颇感慰藉。

    “还好你懂我,还好这么多年,有你陪在我身边。”

    俞露清静静依靠在明阳鸿宽阔的肩膀上,心里一阵心安。

    “阳鸿,不管你想要做什么,我都会一直在背后支、持你,你只管放手去做就好。”

    上一次,她已经在明阳鸿面前吹过耳边风,让他对明珂产生一丝不满。

    俞露清知道,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过之不及。

    比起说明珂坏话,更有效的办法是,让她和儿子明岳,成为明阳鸿心目中最重要,最无可替代的存在。

    只要明阳鸿最看重的是他们,就没有明珂什么事。

    至于明珂的母亲戚映月,俞露清一开始就没放在眼里。

    毕竟,从明阳鸿与国内取得联系后,一次也没提起过那个女人。

    他的心里,早就没了那个人的位置。

    “清,在你看来,他为什么不愿意出国?国外现在一切都比国内更加先进,他完全可以在外面学习过后再回国,那样将会有更大的成就,也不会影响他实现抱负。”

    俞露清眸子轻转。

    “珂儿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许是心里有了牵挂的人,舍不得离开。”

    “牵挂的人?”

    明阳鸿眉头紧皱,十分不赞同。

    “年轻人就应该好好学习立事业,儿女情长能有什么出息?而且,他身边现在遇到的能有什么好人,少不得都是贪图他在江城那两个老宅的肤浅女人而已。”

    俞露清微笑劝道:

    “孩子大了,以前又在村里面长大,没学过规矩,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女孩子稍微有一个出彩的地方,或者对他释放些善意,他就会觉得人好。”

    明阳鸿顿时对明珂喜欢的人印象更加不好。

    他明阳鸿的儿子,生下来就应该是和他一样优秀的领导者,身边站的人也必须是能够帮上忙的人。

    比如他的妻子俞露清。

    俞家家财万贯,又是早已在这边生活立足的家族,拥有强大的关系网,能为明阳鸿提供人力财力各方面的支持。

    正因为如此,他才能拥有如今的社会地位。

    如今俞家,也因为他的发达而更进一步,两个家族相辅相成,越做越大。

    明珂未来的妻子也应该是俞露清这样的出身才配得上他。

    俞露清抬起手轻轻抚着他的心口。

    “你看你,我只是做一个猜想,怎么还生气了。或许那个女孩子也很优秀也不一定。就算她真的配不上我们珂儿,那不是还有你吗?年轻人的喜欢来得快去得快,他们不知道什么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你在旁边指点一二,他不就知道了?”

    这番话说得温柔小意,让明阳鸿很受用。

    他高兴了,俞露清也高兴。

    俞露清早就派人打探过,明珂和那个叫艾米的女孩儿,在村里就已经开始处对象,两个人的感情很好。

    现在明珂本来就因为戚映月对明阳鸿有意见,如果明阳鸿再动了那个叫艾米的女孩儿,哼,他们父子俩这辈子都别想再和好。

    到时候,这偌大的公司,就是她家明岳一个人的,不会有任何人和他分家产。

    想到美好的未来,俞露清笑得越发真切。

    “阳鸿,依我看,这件事还是越早办越好,如果等到两个孩子感情深了,你就算是为了珂儿好,也难免伤了父子之间的感情。”

    “他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