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神医嫡女:我家王妃超凶的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神医嫡女:我家王妃超凶的: 第二百三十三章再次救人

    这大汉一说话林如霜便将人认出来了:怪不得她瞅着这些人的穿着很眼熟,可不正是“英雄镖局”的一众人嘛!

    还记的她刚刚来到这个时空没多久,带着婉儿在护城河边上救了个差点儿溺水而亡的男人,那人便是“英雄镖局”的当家人,方雄。而现如今跪在她面前哭的满脸花的大汉正是之前各种质疑她的那人,好像是方雄的什么大徒弟来着。

    “怎么会是你们?被单里那位莫不是也是你们镖局的人?”林如霜颇为惊讶。

    “小神医还记得我们就太好了!”那大汉抓住她衣摆,神情激动道:“里面那人还是我师父,就是上次您救过的人!”

    林如霜嘴角儿一阵抽抽:“你家师父跟我还真是有缘,这次不会又是溺水吧…”

    小人儿边说边走了过去,抬着架子的几个汉子也认出了林如霜一个个神情异常激动的同她打招呼。

    林如霜点点头伸手揭开那白色被单,随后皱起眉:床板上躺着个身强体壮的中年人,可不正是她之前“人工呼吸”救回来的方雄!只见他此刻身体僵硬,面色铁青嘴唇子更是没有一丝血色,瞧着确实已经没了一点儿生息。

    之前的大汉跟过来解释:“昨日押镖归来途中偶遇一位孤苦伶仃的老大爷,要吃没吃要喝没喝、房子更是摇摇欲坠的甚为可怜!师父这人一贯好心肠最是见不得这般情况,于是便带着我们帮助老大爷修缮房屋!因为那房子实在太过破旧修到晚上也没修完,师父就决定在那里安营扎寨明日再继续修缮…”

    “你等会儿,能不能别罗里吧嗦的,直接说重点就可以。”林如霜凑过去在方雄身上轻轻嗅着,微微皱起眉:“他身上的煤炭味儿怎么这么大?”

    现在天气渐冷许多人家都已经燃碳取暖,按理说沾惹着煤炭味儿也挺正常,但此人身上的味道尤其大。

    “回小神医,那位老人家为表示感谢就将屋子让给了师父,而他则是去村中亲戚家借宿。临走前老人家取出平日舍不得用的煤炭给师父取暖,所以师父身上才会有些味道…今日早上一贯早起的师父久久没动静,我们进去查看才发现他老人家竟然发生了意外。”

    大汉说到这里又抹了抹眼泪儿。

    林如霜眼睛一亮,伸出两根手指扒开方雄眼皮使劲儿挤压:“昨夜晚上就你师父一人在屋子里了?”

    “是的,因为屋里就一张不大的木板床我们这些人就睡在院子里,反正我们走南闯北的早就习惯了。”

    “那我就大概知道怎么回事儿了。”林如霜松开手,又让戳在一旁的小柱子去医馆里找了根麻绳。

    跟着小柱子出来的还有常驻医馆的其他几位郎中,他们听说无名小神医在给方才已经断气儿的死人瞧病,一时觉得好奇便都跑出来瞧热闹。而此时医馆大门口也早就被围的水泄不通,大家凑在一起七嘴八舌的低声交谈着,大多数都是在惋惜方雄好人没好报,还有一部分声音是在质疑林如霜这个“半大小子”。

    林如霜此刻两耳不闻窗外事自动屏蔽掉周边一切嘈杂,她捏起方雄一根已经僵硬的手指紧紧用麻绳捆住,随后盯着那根手指细细观察。

    许是小人儿神情太过严肃,人群中渐渐的也没了声音,到最后可以说的上是静寂无声了。

    被麻绳捆住的青白手指开始没任何反应,片刻之后竟然渐渐红肿青紫。

    林如霜一声高呼:“人还有救,赶紧疏散人群保持空气畅通!”

    几名郎中和“英雄镖局”的徒弟们急忙合力将围观的众人推到远处。知道人命关天百姓们也都很配合,全都默不作声的伸着脖子盯着那道小小身影的动作。

    林如霜发号施令时小手儿也不停,快速解开方雄衣襟保证其呼吸通畅。随后掰开方雄紧闭的嘴,果然发现其口腔内堵着许多呕吐物。小人儿招呼方才的大汉搬着方雄侧过身子,随后卷起袖子将两指探入满是呕吐物的嘴中抠挖着。

    那呕吐物应当是方雄昨日吃的饭,经过胃酸腐蚀如今已经臭到令人作呕!在场的不少人都被这一幕隔应到了,距离最近的大汉也是咬紧牙关硬挺着。林如霜却仿若没事儿人一般持续手中动作,直到将那些呕吐物清理干净才作罢。

    林如霜又命令大汉将方雄身体板正,随后摁住其没有起伏的胸膛使劲儿摁压起来,再然后没有一点儿迟疑的再度掰开方雄的嘴直接亲了上去…不对,不是亲,而是在给方雄渡气!

    众人都傻了,良久人群中才有一道颤颤巍巍的声音响起:“我、我好像见过这位小神医,几月前他便是在护城河边用这种亲嘴儿的法子救了别人性命…被救的人好像也是方雄!”

    人群中又有人想起之前确实见过这一幕,纷纷激动的跟不明所以的人叙述着当时的情形。躲在人群中的婉儿听了个大概,基本上都是在吹嘘自家小姐医术的。

    镖局几位大汉都是经历过溺水事件的,见小神医又开始用这种“旷世绝学”顿时个个激动的面红耳赤:师父有救了、师父有救了…

    心脏复苏可是件体力活儿,林如霜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累的气喘吁吁,大冷天的汗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掉着,期间还迅速取出随身携带的布袋从中取出银针快速扎入其太阳、列缺、人中、少商、涌泉等穴位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地上的方雄仍旧没有丝毫反应,但林如霜却没有一点儿放弃的意思。

    人群里不知何时又没了声音,大家伙儿一言不发的瞧着那道小小身影不断重复着摁压、渡气、行针的动作,一颗颗心脏不知不觉全都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儿。期间不断有不明所以的百姓前来凑热闹,但全被紧张的气氛感染根本不敢发出声音。

    林如霜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重复了多久动作,终于,在又一次行针之后僵硬许久的方雄突然闷哼出声!

    活了…林如霜顿时卸了一身力气,这才发觉自己整个人竟然都已经被汗水打湿。

    “活过来了,活过来了!”围观的人群爆发出一阵阵激动的欢呼声。

    那几名大汉更是激动的涕泪交加,齐刷刷跪在林如霜面前就开始磕头跪拜。

    林如霜坐在地上有气无力的挥挥手:“你们现在别添乱了,赶紧把人抬进去进行后续治疗。”

    几人急忙依命行事,郎中们则是跟进去检查。

    “啪啪啪啪…”不知哪里先响起一阵巴掌声,紧接着鼓掌声越来热烈,还颇有些震耳欲聋的架势。

    林如霜微微一愣,心头缓缓划过暖流:受人追捧的感觉还挺不错…

    人群中,带着围帽的修长身影紧紧盯着坐在医馆门前傻笑的小人儿,隐隐约约露出的碧绿眼眸中尽是玩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