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兽世重生:捡个兽人当老公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兽世重生:捡个兽人当老公: 第361章终章

    时间就在不知不觉间流逝,眨眼间,小虎妞都已经三岁了,人形看上去已经七八岁。

    比他哥哥当初还胖。

    夜离看着那小肉团子成天发愁。

    “白旬,你倒是带你闺女练起来啊。”当初怎么练的小虎崽,现在就怎么练小虎妞。

    都有经验的人了,怎么连这点事儿都做不好。

    她看着不远处晒太阳的小虎崽,眼里的宠溺都快溢出来了。

    我们家的小虎崽,现在就堪称完美。

    白旬也很委屈。

    我也想练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练不成。

    计划是好的,但是结果总难意料。

    “小虎妞,爬到上面去把那个果子叼下来。”白旬指着那块巨石上的一个桃子对小虎妞发出指令。

    小虎妞扭着屁股在原地做了几个冲刺动作,圆脑袋一转:“爸爸,我饿饿。”

    白旬顿时就什么初衷都忘了,只知道不能让我妞饿着,原地一个跳跃,把桃子叼下来送到小虎妞面前。

    在小虎妞面前,他就是个毫无原则,毫无底线,毫无作为的废虎。

    只要小虎妞软糯糯的声音朝他一开口,就是要摘天上的星星他都想办法给她摘下来。

    吃完了桃子,又说植物不能吃饱,要吃肉肉。

    白旬知道夜离对小虎妞的伙食管制很严,把小虎妞馋得他都心疼死了,二话不说,扑通扑通从海里往上叼肉,又发挥自己高超的厨艺制作美食。

    小虎妞和他配合默契,在他烤肉的时候负责将烟气和食物的香气都吹向海里……

    夜离坐在一颗椰子树上,看着号称出去训练的父女两人又开启了野餐模式,顿时冷笑连连。

    这日子没法过了。

    儿子长大了不粘人了,粘他还遭他嫌弃,老公和女儿沆瀣一气,对她阳奉阴违,势要往废虎的方向发展。

    她还能怎么办呢。

    这个家,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地了。

    下树,收拾了细软,珍珠玛瑙,金银珠宝,绡衣珊瑚,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她收进了空间里,出发前还把水缸里的海鲜顺手给放生了。

    小虎崽前往秘密基地的小船被她放出来,杨帆,风会带着她去到任何她想去的地方。

    傍晚,小中大三个型号的白虎齐齐蹲坐在海边,望着面前无边无际的大海,齐齐长啸。

    耶耶耶,自由了。

    在海上漂了半个月,就遇到了往来的商队,夜离将自己的船绑在商船后面,交了一颗金珠,就在商船里换到了一间房。

    这是一艘海上观光旅游船,船上都是出海旅游的人,一个个穿戴华丽,出手阔绰。

    商船一路过来,像夜离这样半路请求上船的人不少,大多是海里的兽人,有上船兑换物资就走的,有要乘船上岸旅游,感受陆地文化的。

    这样的商船一共十艘,都是巨大无比,无惧海上的风浪,安全系数很高,航线开通以来还没出过事故。

    当然,这其中更大的因素,是仰仗于船上聘请的海洋兽人水手以及航海师。

    海里的兽人对海洋的天气变化有很敏感的感知度,几乎可以让船只完美避开所有恶劣天气。

    当然,就算是遇上不可躲避的风浪,水手们也能很好的将船只稳住,保障大家的安全。

    听说这艘船是一位八爪鱼兽人负责,如果遇上大风浪,他的八根爪子就会把大船牢牢吸附住,绝对不会出现意外。

    八爪鱼兽人的靠谱,在业内是出了名的。

    夜离站在走廊上,吹着海风喝着果酒,感受周围喧闹的气氛,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这,才是生活。

    同一时间,大中小三个型号的白虎排排坐在海边,望着无边无际的大海陷入了沉思。

    “北岛的兽人说妈妈没去那边。”

    “南岛呢。”

    “没有。”

    “东西两岛呢。”

    “没有。”

    三只白虎你看我我看你,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白旬顿时就坐不住了,在鲛人们纷纷浮出海面之后,立刻让他们联系龟爷爷,请龟爷爷带他们上岸。

    鲛人们齐齐摇头。

    “龟爷爷三个月前就去岸上看望老朋友了,现在不在海里。”

    “那别的巨型海龟呢?”白旬问。

    “别的巨型海龟都受雇于旅游船,在发生紧急情况的时候进行救援,距离这里大概半个月的航程。”

    白旬顿时就觉得天塌下来了。

    “她找安卡达去了,绝对是的。”

    “还有夜明,莫离,海棠,这些人都在岸上。”

    “怎么办,妈妈不要我们了,都怪你,小虎崽,你多久没让你妈撸毛毛了。”

    小虎崽傲娇的转开头。

    都多大的虎了,还让妈妈撸毛毛……

    “还有你,小虎妞,看你都胖成什么样儿了,整天就知道吃吃吃不锻炼,妈妈肯定生气了。”

    小虎妞仰头看着虎爸,扁着嘴儿泪眼汪汪。

    那现在怎么办?

    六神无主。

    “游泳。”

    等到三只白虎终于游到了旅游航线上,看到了一艘大船想要往上爬,却被告知没有金珠或者兑换的海产品不能上船。

    岂有此理。

    恐吓威胁都没用,再闹就找鲨鱼来吃你们。

    此时此刻,夜离已经下了船,换了另一样交通工具。

    大雕兽人飞亭。

    四个大雕兽人,一人一角抬着一个像凉亭一样的小娇子在空中飞行,半天换一次兽人,半个月就能从海边抵达最南边的森林。

    “那里可是整个陆地上最富有的部落,您在那边竟然有认识的朋友,怪不得您出手如此阔绰呢。”一个人包下了一个飞亭,从海边飞到南边森林,这样的土豪实在是少见啊。

    飞亭里,夜离左手葡萄,右手椰汁,一旁的小矮桌上还放着一只烤鸡,整个人慵懒的躺在躺椅上。

    “现在这世道,没有金珠,真是寸步难行啊。”

    三只白虎在海里忙碌了一个晚上,终于凑够了船票钱,在朝霞满天的时候成功登船,齐齐趴在船头,望着船只航行的方向,像没人要的流浪虎。

    “妈妈……”小虎崽和小虎妞双眼含泪。

    “媳妇儿……”白旬一脸丧气。

    妈妈/媳妇儿离开的第三十天,我们体会到生活不易。

    想她,想她,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