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天道之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天道之下: 第五十五章渊鬼

    傍晚,知县将一整间客栈都腾了出来,以供他们一行人歇息。

    望着大厅里满桌的美味佳肴,夏凡却提不起什么食欲。

    “都过来交换下各自的情报,看看你们都发现了什么吧。”张神判拍手招呼道,“时间不等人,边吃边说也不妨事。”

    “那,我先来吧。”岳锋简明扼要的将幸存者的口述复述了一遍,“总之,此人在惊慌失措之下没有看清邪祟的样子,但确认了它能从一个容器瞬间转移到另一个容器,且个头不会超过一个三岁孩童……”

    经过一番交流后,六人基本达成了一致。

    邪祟不惧光、对生灵有显著敌意,体型不会太大,混沌特性表现为隔空行动,攻击方式则是将活物拉入狭窄的容器内,使其活活被挤死——从危害性和异常程度来看,应该是鬼无疑。

    而在枢密府的《诸邪录》一书上,则能找到一个类似的记载。

    「渊鬼」。

    移行不定,形如鬼魅;所藏之处,宛若深渊。

    “这个判断姑且算你们合格。”张神判点点头,“但十分为满分的话,我最多只能给你们五分。”

    “为何如此?”王任之意外道,“莫非是勘察那边出了什么遗漏?”

    “很简单,渊鬼不受阳光影响,你们怎么知道它不会仍潜藏在案发现场?”

    这话一出,让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

    夏凡突然想起来,张神判一进院门后就止步不前,压根没有去屋里看一眼的意思。

    “我想你们应该不止一次靠近过柜子或能容纳东西的家什吧?如果它还在那儿,你们有几个能活着回来?”他露出一个阴冷的笑容,伸手指向洛悠儿,“而你,就是第一个出局者。”

    洛悠儿脸色都有些白了。

    是自己叫她去搜索的……夏凡只觉得嘴里有些发涩。

    他当时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这种可能。

    难怪师父会说,若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绝对不要轻易介入邪祟事件中。

    “那正确的做法是什么?”王任之忍不住追问道。

    “当然是叫别人先进。”张神判捏起一颗枣子扔进嘴里,“高山县有衙役、有捕快,还有那么多居民,叫谁都可以。实在没人,把知县大人骗进去也不错。”

    “您……是认真的?”

    “记好了!在没有自保能力前,这才是最稳妥的做法!”他声音陡然提高一截,“方士只以完成枢密府任务为第一考虑,如果其他人解决不了邪祟,那么你就必须保全自己,让那些无法感气的凡俗之辈为自己创造胜机!”

    “若大家都是方士呢?”上官彩面无表情的问道。

    “你已经知道答案了,不是吗?”张神判摊开手,“在与邪祟的战斗中,有所伤亡实乃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这还真是一场逼近真实情况的操练啊……夏凡心里默默道,不对,应该说这就是实战,至少带头的张神判切身实际的演示了什么叫作保全自己。

    见众人神情不太好看,神判把手往下压了压,“别露出这么凝重的表情,我只是想加深下你们的记忆,倘若鬼真藏在里面,我自然不会坐视不理。既然现在已有了目标,那么我们就来讨论下明天的灭鬼计划吧。”

    “明天吗?那今天晚上怎么办?”

    “无妨,这位天真小姑娘不是已经根据寻风术,确认了那只鬼的大致活动范围么?它虽然能在容器之间快速移动,没法敲定准确位置,但气味扩散的区域总不会骗人。我已让胡大人在那附近洒下灵火粉,同时撤走了里面的住户,应该能保一晚平安。”

    灵火之源不止能作为一些方术的引子,还有弱化生者气息,干扰邪祟判断的作用,这也是夏凡加入枢密府后学到的知识。

    原来他们几个在调查时,对方亦没有闲着。

    “按照《诸邪录》记载,渊鬼行踪难测,必须先击碎它所在的容器,令它真身暴露,才可伺机杀之。”张神判抓起一把红枣,将桌上的碗碟刷刷推开,接着用十来颗枣子,快速摆出了案发地的街巷与民房布置。“所以与其去找它,不如让它来找我们。”

    一个下午的时间便将小半块县城的地图记在脑中,果然能升上去的方士没一个是等闲之辈。

    夏凡不由得对他高看了一眼。

    神判最后伸出手指,用力按在该片区域的中心位置——那儿也正好是高山县里的一处大宅。“明天晚上,我们就在这里设伏引它进圈!”

    众人不约而同的滚动了下喉咙。

    “不必那么紧张,”他见大家无人相应,摇头笑了起来,“以有心算无心,邪祟也只不过是猎物而已。你们以后便会知道,有邪祟的日子才是好日子啊!”

    “此话怎讲?”魏无双诧异道。

    “小子,一看你就不够机灵。文官升官靠政绩,我们靠什么?还不是这些斩妖除祟的功劳?邪祟的威胁越大,回报也就越大,如果一个地方的邪祟被一扫而空,方士岂不是只能呆坐府中、荒废时光了?”

    “可章夫子说,我们还需要上战场……”

    “那是在战时。你连对付邪祟都紧张,遑论对付方士?那可不是士考程度的互殴,而是一念定生死的博弈。”张神判说到这里闭上眼睛,似乎陷入了回想一般,片刻之后才深吸一口气,睁眼环顾在场的所有方士,“听好了,邪祟并不可怕,它们有弱点,毫无神志可言。哪怕是最难缠的鬼,也只有最基本的趋利避害本能,但人不同——”

    “人呐,要比它们可怕一百倍。”

    说完后他自顾自大笑起来。

    笑完后不等大家有所反应,一把将剩下的枣子揣进怀里,丢下一句“我喜欢这个”,便径直挥手朝楼上走去。

    “各位好好休息去吧!等到明天结束,你们也算是在升官的路上,迈出坚实的一步了。”

    ……

    回到自己房间不久,夏凡听到了窗外传来的轻叩声。

    推开窗户,只见一个身影灵活的闪入屋内。

    他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了下来。

    “我之前还在想,你要是迷路了该怎么办。”

    黎摘下斗笠,白了他一眼,“区区刚入门的方士,也想摆脱我的跟踪?别忘了我师父可是——”

    “是青剑,我知道啦。”夏凡好奇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不会也是根据气味吧?”

    “你以为我是狗?”黎露出嫌弃的神情,“找你根本不需要花什么心思,随便在街上拉个人,给两三个铜板,问问金霞城方士的下落就全知道了。”

    这……确实是朴素有效的追踪方法,夏凡叹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