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三国之谋略天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三国之谋略天下: 第八十二章魏武的目的

    “好好!”督邮也吓坏了,待在这荒郊野外实在不安全,还是躲进城池里毕竟安全。

    可是等督邮爬出来以后,看到自己辛辛苦苦搜集的几十车的钱财连马车都不见了,噗通一声坐在地上,双手拍打着大腿,号啕大哭:“我的钱啊!”他竟然丝毫不关心为了保护他而牺牲的侍卫们,丝毫看不见遍地的侍卫们的尸体。

    “大人,都怪下官来迟了!请大人放心,下官一定给大人把损失追回来!”魏武假装自责的说到。其实他的本意不过是安慰一下督邮,让他不要那么难过。

    “都怪你!你早干什么吃去了!我要上奏皇上告你大不敬之罪!对你!对你们所有人满门抄斩!”督邮红着眼珠子,满脸狰狞的嚷嚷到。

    呃,这是怎么说的啊!这真是猪油蒙了心,分不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了!呃,不对!这督邮怪罪自己还真没错!确实是自己让他损失了所有的钱财。魏武不由的尴尬的说到,“大人,下官知罪。咱们还是先回下曲阳再从长计议吧。”

    “哼!你要是不把我的钱追回来,我跟你没完!”督邮气鼓鼓的站起来,爬进自己的马车。“还不快点找匹马来拉车啊!”

    “是是是。”魏武连忙把自己的战马牵过来拉车,自己亲自充当车夫。

    “驾!”车轮滚滚,身后跟着下曲阳的士兵,向下曲阳走去。

    进了城,魏武将督邮送到了驿站,先送上酒食,等督邮吃饱喝足了,情绪问到下来以后,魏武问到:“大人,您可知道是什么人抢劫了您吗?”

    “他们都蒙着面,我怎么知道是谁,你去查啊!”督邮伤心的喊到。心疼的眼泪都要再次掉下来了。

    “大人,那么他们有什么特征吗?比如称呼啊,口音啊,体型啊,他们用的兵器啊等,或者谁与大人您有仇。”魏武引导到。

    “有仇?称呼?体型?”督邮一边嘟囔一边思索,“你提醒了我,对,对,在安喜县有两个人的体型与袭击我的人很像,而且他们也有二哥,三弟的称呼!可是。。”督邮回忆了一下又犹豫了,“可是他们的口音不像啊。”

    “大人,口音是可以伪装的啊,如果他们与大人您不认识又为什么要蒙面啊。”魏武再次引导到。

    “嗯,言之有理,他们还说是因为我而丢了官,我知道了,这伙人是曾经的安喜县尉刘备!这个杀千刀的!不但不给我送钱!竟然还抢我的钱!我要上奏皇上,将他们千刀万剐!满门抄斩!”督邮满腔怒火的大吼到。

    “大人,他们的实力有这么强吗?竟然将您的卫队全部杀掉了!会不会有什么人帮助他们啊?”魏武再次引导到。

    “其他人?”督邮再次回忆当时的场景,“有一个叫张将军的人。不知道这个张将军是何许人也?”

    “大人,我记得他们是向西撤退的。”魏武一步步的引导着督邮的思考向着自己预订的方向走。

    “向西?对,是向西,可是西边有什么啊?”督邮思索着,“西边是常山国。这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大人,您是知道的,黄巾贼以巨鹿,广宗,下曲阳三城为中心,将整个冀州作为他们造反的大本营。虽然皇甫将军成功收复了上述三城,并且杀死了张角,张宝,张梁,剿灭了黄巾贼,但是还是有很多的黄巾余孽散布在冀州。

    今年六月,青黄不接的时候,有一伙从中山国过来的黄巾余孽攻击了本县的瘿陶镇,领头的叫张牛角。我领兵赶过去,不但打败了他们还射死了张牛角,活捉了一千人。于此同时从西边的常山国跑过来一伙黄巾余孽进攻了本县的昔阳亭镇,因为我领兵救援瘿陶镇,导致瘿昔阳亭镇被常山来的那伙黄巾余孽得手。整个镇子都被他们夷平了。事后通过侦查得知那伙黄巾余孽的首领叫张燕。他们盘踞在常山国西面的山林里,号称黑山军。常山国丞围剿过他们多次,结果每次都损兵折将,最后整个常山国都成了张燕的活动范围。

    我想这个张将军很有可能就是张燕。”魏武说出了提前准备好的答案。

    “张燕!我饶不了你!”督邮恶狠狠的说到。“卫县令,你的分析是对的,一定是刘备和黄巾余孽张燕勾结,半路劫杀于我!你现在立即率领军队进入常山国去围剿张燕和刘备,给我杀光他们!把我的钱追回来!”督邮已经近乎歇斯底里了。

    “大人,我虽然我有心剿匪,但是却无能为力啊。”魏武摊开双手无奈的说到。

    “为什么?”督邮恼怒的质问到。

    “大人,首先下曲阳只有不到一千的县兵,要进山围剿兵力不足。据说黑山贼将近一万人。再者,我只是一个县令,而且是巨鹿郡的县令,不能越境进入常山国剿匪。最后就是常山国丞也不会同意我进入他的地盘剿匪的。”魏武罗列难点。

    “为什么?前两点我可以理解,这最后一条,为什么常山国丞会不同意?”督邮诧异的问到。

    “大人,您想啊,他一个国丞带领上万军队都剿灭不了黑山军,我一个县令带领一千人就敢进山剿匪,他会觉得我是在侮辱他的。”

    “这个常山国丞!占着茅坑不拉屎!”督邮恨恨的说到。“卫县令,若是你能当时常山国丞,你多长时间能把我的钱追回来?”督邮问到。

    “这个,我不敢想。。”魏武突然腼腆的,有些扭捏的说到。“在其位谋其政。我一直以来所想的就是如何在下曲阳保境安民。还好下曲阳虽然是黄巾反贼的中心之一,今年倒也没有什么叛乱发生,收成也不错,在不征收租税的情况下,我给太守大人上缴了三万石的粮食。”

    “嗯,卫县令,你是个人才,我若是推荐你当上常山国丞,不知道你会怎么做事啊?”督邮冷静下来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