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符道通天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符道通天: 第六十八章花湖

    众人看向地图,地图绘制的相当粗糙, 只能约隐看到一个南疆大山的大致轮廓边线。地图中间有一个极大的红点标记在南疆大山的一处,铁元又说道“樊道友,这张地图如此粗糙,具体的位置又要怎么确定呢?”

    樊修笑道“此标记的位置,虽然在现在古月斋的地图上没有探明,但我结合现在的地图进行修正,问了十余名长年深入南疆大山的修士,得到的答案都差不多,那标记之处,在一个叫花湖的地方附近。”

    众人又看了一阵地图后,樊修便重新将地图收好。樊修说道“众位道友,我在旁边已安排了几间客房,大家自行挑选一间吧,好好休息一晚,明日我们便出发去花湖。”

    张伯驹随意挑了一间,一夜打坐到了天明。

    第二日,樊修召集了众人后,众人便一路来到古月城外,樊修放出了一把剑形飞行法器说道“此行道途并不近,就坐我的飞行法器去吧,路上也好节约一些灵气。”

    众人也无异议,待众人坐定之后,樊修脚下一点,飞剑法器便出现了一个护罩,调整一下方向如同飞矢一般向前冲去。

    众人飞行了二日时间,便到达了南疆大山的范围。遥遥望见南疆大山的时候,樊修便降下了飞行法器,说道“前面就到南疆大山了,我们这便一路走过去吧,免得引来妖禽。”

    南疆大山的边缘处,因人类修士长期出没狩猎,妖兽已经不多见了,加上众人又是筑基期修士,便全力向着花湖奔去,并不隐藏身形。路上偶然遇到几只一阶的妖兽,都被顺手解决了,众人毫无不停留。慢慢深入南疆大山,开始出现二阶妖兽之后,众人的速度就慢了不少,一路上走走绕绕,尽量避开妖兽。突发的几次,正面撞上二阶妖兽,众人则一起出手攻击,力求速战速决,不吸引其他妖兽的注意。

    如此行了几日后,一片湖泊便出现在众人眼前。樊修拿出地图对照,点点头说道“此湖应是花湖无疑了。接下来只要往南再行半日光景,就能到达梧桐木之处了。”

    众人听了此语都不自觉得兴奋起来,脚下都加快了几分,但接下来的情况,就不如之前的顺利了。

    在进入一片看似普通的树林之后,张伯驹一伙人花了大半日时间竟没有走出去,一直都在这片树林中打转。众人发现不对之后,查看了四周,却没有发现幻阵一类的存在,打算飞行离开的时候,被树林上空一层无力之形挡了下来,竟这样被困在了此树林之中。

    所有人都皱眉不语起来,樊修更是一脸铁青。

    此时,周围传出一片令人头皮发麻的“窸窸窣窣”声。片刻后,目力可及之处,涌出了无数一阶的蛇妖,密密麻麻一片。铁元和惜花两人一下脸色惨白起来,王家兄弟也不见得好到哪去,全身哆嗦个不停,张伯驹也装出一脸紧张害怕的样子来。

    樊修见此大喝一声“都别慌,围成一圈,向蛇妖数量少的地方突围,快!”

    众人听到樊修断喝,稍稍回恢复了一些精气神,等众人围好后,认准了一个方向,便慢慢向着那边挪去。此时蛇妖已经开始攻击,树上、地上,无数的蛇妖飞扑过来,每人都要同时面对十余只蛇妖的攻击。

    张伯驹以自身的修为,能轻易判断出蛇妖的进击路线,虽然手中只有一柄二阶飞剑,但对付这些一阶蛇妖也是足够了。张伯驹却做出一副勉力抵挡的样子,左支右挡,只是险险不被攻击到。别的人除了樊修无碍以外,其他的几人都已经多少受了点伤。

    樊修见此,大喝“这边我一人来抵挡,你们几人全力打开一个缺口,别掖着藏着了,要不然就要困死在这里了。”

    众人应下。惜花手一挥,将手中鞭子甩了出去,那鞭子无火自燃起来,将一路碰到的蛇妖一一点燃,瞬间清出一片空地出来。铁元断喝一声,身形一下涨大了好几圈,皮肤变成了黑色,一脚踏下,便踩死数十只蛇妖,竟靠着一双肉掌和铁脚一路打压过去,势不可挡。王家兄弟则施了一套合击之法,两柄飞剑合在一处,飞转起来,一往无前的洞穿过蛇群。

    张伯驹把这些都看在眼里,敢到南疆大山来的修士,果然都有几把刷子的。张伯驹自己倒是简单,摸出几张普通二阶炎爆符,向着蛇群密集之处仍去,倒也是清空了一片区域。

    除了樊修外的几名修士看着张伯驹直接用上了二阶灵符,脸上不是知羡慕还是恨的表情。众人一阵卖力,挡在前方的蛇群就被清出一片空隙。

    樊修见众人出力也是大喜,喊到“快撤。我这边也快顶不住了。”

    铁元便加快脚步,直接在前方开路,惜花紧跟在铁元身后。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王家兄弟却并没有跟的太紧,拉开了一小断距离,张伯驹见到王家兄弟如此,也不跟的太近。

    冲出包围之后,蛇妖一下便少了很多,铁元却脚步不停一路向前,只过了十余个呼吸的时间,铁元喜悦地叫道“前面就是树林尽头,可算是要走出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张伯驹心里突然有一阵巨大的不安感,张伯驹不由细想,大喊道“铁道友,别再往前了。”

    铁元刚听到张伯驹这一喊,正要问是怎么回事,就见到一个一丈大小的蛇头突然出现,张开巨口,露出森森獠牙,一口就咬向了自己。

    铁元都没来的及发出呼救声,就被一口吞了下去。惜花因为听到张伯驹的喊声,已停下了脚步,险之又险的擦着巨大的蛇头躲了过去,犹自后怕不已。

    那蛇头吞了铁元后,便重新隐没不见了,过了许久都没有出现过,此时,樊修才堪堪赶到。樊修左顾右看,问起了铁元怎么不在。惜花便将刚才的经过后向樊修说了一遍,末了,惜花还过来向张伯驹道了声谢。樊修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张伯驹却看到了樊修的眼中露出一丝狡黠之色,不过一闪而逝,再看时,又与平时无异。

    又过了几柱香时间后,樊修说道“那蛇头到现在也没有再出现,依我看,应该是已经离开了,我带头走,你们跟在我身后。”

    樊修说完,便一人在前,众人拉开一断距离跟在樊修身后,不大的功夫,几人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走出了树林,那蛇头只是吞了铁元,竟就这样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