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和甲方爸爸恋爱后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和甲方爸爸恋爱后: 092感情怎么能用逻辑来解释呢?

    “向柔,你能告诉我,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谭秋颖忽然认真的看着她,问道。

    许向柔想了想,语气中带着一丝怀念,道:“喜欢一个人大概就是很想看到他,很想每天都和他在一起,觉得和他在一起,不管做任何事都是开心的。”

    “你希望他每天都开心快乐,如果他开心,你也会跟着开心,如果他不开心,你会很着急,会想方设法的逗他开心。”

    “你会记得所有关于他的特殊的日子,你也会记得他所有的喜好,你会费尽心思的给他惊喜,也会为他去改变自己。”

    “当他亲近你的时候你会很激动,也会心有欢喜,你对他会有占有欲,所以当你看到他和别的异性走的近的话,你会吃醋,会不高兴。”

    她说到这里,停了停,这才看着谭秋颖,认真的说道:“像你这样的,他说喜欢别人要和你分开,你毫不在乎,甚至暗戳戳希的望他出轨的,那肯定是不爱他了。”

    “所以,既然不爱,也不愿意将就,那就趁早说清楚吧!”

    谭秋颖想了想,点头道:“好。”

    “谢谢你,向柔,我以前都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我以后会顺着这个去找的,也许你说的对,等我喜欢上一个人了,我自然会愿意为他退让吧。”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默了默,感叹着:也不知道那个人什么时候才会出现?

    事情说完,一时间,屋内的气氛陷入沉默。

    谭秋颖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看着许向柔,认真的说道:“因为我自己经历过,所以我不想小瑜儿也像我一样。”

    “如果商先生真喜欢小瑜儿,小瑜儿也喜欢他,那他们在一起我肯定祝福。”

    “但是,如果他们不是互相喜欢,而是别人觉得他们在一起很合适,或者是说,你觉得商先生很喜欢她,给她一种错误的暗示,这样的话,我不赞同。”

    “像我这样,和我未婚夫分居两地,现在谈婚论嫁都已经很麻烦了。”

    “何况,商先生就住在这里呢,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要是会错了意,到时候到谈婚论嫁的,岂不是更理不清。”

    “而且,小瑜儿这个人,很单纯,又没有恋爱经验,她要是被你说的给误会了,以为商先生真的喜欢她,而且她恰好也对商先生有那么点好感。”

    “那她只怕会一股脑的,把心都掏给对方。”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停了停,又道:“虽然你说,你相信商先生的人品,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万一,小瑜儿真被骗了呢,那找谁说理去啊?”

    “所以你以后不要再在小瑜儿面前提什么商先生对她很特殊,可能喜欢她之类的,这种话了,小瑜儿有自己的眼睛,她会自己看的。”

    “连她自己都感觉不出来的感情,你一个外人能看出来吗?”

    “商先生如果真喜欢她,起码也会找她说清楚吧,这种似是而非,忽远忽近,不表白,不负责,给你暗示,又不说清楚的,这难道不是渣男的戏码吗?”

    许向柔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番话给说懵了,整个人都待机状态,完全没回过神来。

    虽然,她们一开始确实是在谈论商先生和小瑜儿之间的事情,可是,她刚才不是自己说到自己的事情上去了吗?还问她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啊?

    怎么,她这个倾诉的人突然就转回来了,而她这个倾听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呢?

    难道真的是她反应太慢了,跟不上她跳跃的思维?

    一想到这,许向柔只能叹气。

    却发现谭秋颖还在认真的盯着她,似乎不等到她答应就不罢休似的。

    许向柔无奈,她能有什么办法呢?

    说逻辑说不过她,说只觉她不相信,连反应都没她快,她除了能妥协还能怎么办?

    所以最终,她有气无力的说道:“好,你说的对,我记住了,我以后一定不会再给小瑜儿这样的暗示的。”

    商景彦和辛瑜说开了之后,两人又在下面稍微逛了下,辛瑜这才陪着商景彦去买了点水果。

    两人刚在一起,又都是第一次谈恋爱,所以,两个人都和刺猬似的,试探着想要靠近对方,但是却又紧张,又害怕。

    尤其是辛瑜,当商先生牵着她的手的时候,她都觉得紧张极了。

    可是见他只是在走路的时候自然而然的这样,她也又平静了下来,随即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滋滋的。

    因为小区下面实在不是一个谈恋爱的好地方,又加之,现在时间也确实不久了,所以两人没怎么逛就回去了。

    只是当辛瑜再一次站在自家门前的时候她还是觉得很恍惚,出去不到一个小时,她就从单身女青年变成有对象的人了。

    “怎么不开门?忘记带钥匙了吗?”商景彦见她久久没有动作,连忙问道。

    “不是,就是觉得挺奇怪的,刚才站在这里的时候,我们还不是男女朋友,现在再次站在这里,我们就已经···”辛瑜看着他认真的目光,垂下头,有点不好再意思说下去了。

    商景彦却突然笑了,唇角微微勾起,眸中的温柔和专注像是盛满的水,仿佛要溢出来一般。

    “辛瑜,其实,我也很紧张,这是我第一次谈恋爱,但是你放心,我会认真的和你谈恋爱的,如果你觉得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一定要和我说,千万不要埋在心里等我自己发现,因为我很傻,可能发现不了。”

    他说的很认真,语气也很郑重,辛瑜看着他,不由自主的严肃了起来,想了想,点头道:“好!”

    她答应了,他却并没有说话,反而一直看着她,眼神温柔,像是要把她的面容刻进心里一样。

    她这样的目光让辛瑜很不自在,连忙把眼神移开,只是脸颊上却染上了粉色,像是傍晚的红霞,让她无端的多了几分艳色。

    他看着她红苹果一样的脸,很想咬一口,可是,他怕吓着她了,他们毕竟才刚刚在一起,所以还是等一等吧。

    他一向对自己很克制,可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害羞的样子,他心中的恶劣因子却无端被勾了起来,在他心里叫嚣着,跳跃着,让他想要去调戏她一番,看她为她羞不可抑的模样。

    当他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却已经不由自主的凑过去,他突然靠近的俊脸让辛瑜吓了一跳,以为他要在这里亲她。

    顿时,脸红的像熟透的虾子,整颗心更是扑通乱跳,完全没了往日的节奏。

    只是她的脑中却纠结着要不要拒绝他,拒绝他的话会不会让他伤心,不拒绝他的话,他会不会觉得她太开放了。

    而且这是在楼梯间,要是被别人看到了该怎么办?

    再者,他如果亲她的话,他要不要闭眼睛?

    所有的问题如同一团乱麻,让她完全没了主意。

    而这个时候,商景彦却移开了脸,凑到了她的耳边,轻声道:“那么,尊敬的辛瑜小姐,明晚我可否有幸,邀你一起看一场电影呢?”

    他的声音很轻,也很温柔,如果光听声音的话,一定会觉得他像是来自欧洲中世纪的绅士,温柔有礼,而且有分寸,会克制自己的情感。

    但是他的眼神却出卖了他,因为他看着她的目光带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占有欲。

    辛瑜见他只是邀请她看电影,顿时心里松了口气,同时也觉得十分尴尬,还好她刚才没有闭眼睛,不然要是被他看到了,岂不是丢脸丢大发了?

    她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轻轻点头,转而,却又突然想起上次在西餐厅,他约她看电影的事。

    是不是那个时候,他其实就已经想要追她了?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辛瑜就羞涩的难以自抑。

    而商景彦,却像是突然明白了她的心思一样,低声道:“其实,我上次就已经想邀请你了,可是我看你很不敢相信的样子,所以我怕被你拒绝,就干脆自己改口了。”

    他说到这里,郑重的看着辛瑜,又道:“谢谢你答应我,辛瑜,我很高兴。”

    辛瑜听他这么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我也很高兴。”

    说着,又尴尬的解释道:“上次,我···我以为你是口误。”

    那个时候,她确实没有想到商先生是真想约她,虽然她确实对他有些好感,但是也不敢这么自作多情。

    不过现在好了,从此以后,这么好看,这么认真的商先生就属于她了,这么想想,突然觉得好甜蜜怎么办。

    “没关系,是我的原因,是我表达的不够清楚。”商景彦轻声说了句,然后伸手,宠溺的在她的头顶揉了一把,这才催促道:“快进去吧,早点睡,明天还要早起呢!”

    “嗯!”辛瑜应了一声,这才连忙拿出钥匙来准备开门。

    可是在她开门的时候,商景彦却一直在后面看着,这让辛瑜紧张极了,忍不住说道:“那你也快回去吧。”

    商景彦却笑道:“不急,我看你进去了之后再走。”

    辛瑜:“···”

    好吧,那她还是快点开门吧,这里实在不是一个谈情说爱的地方,下次,还是去别的地方好了。

    可是这么一想,辛瑜又忍不住有些脸热,毕竟,适合谈情说爱的地方也适合做一些情侣之间该做的事情。

    只是,情侣之间该做的事情嘛,辛瑜越想越觉得心跳加速,然后脸蛋更是红的不能再红了,她真的不能再想下去了。

    所以,在开门的一瞬间,她逃离似的赶紧进门,然后都没有和商先生再见就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门外的商景彦看她这个样子,也只是忍不住会心一笑。

    他真的好喜欢她那害羞而可爱的模样,这么一想,他突然觉得今天他妈妈做的事情似乎也不错。

    本来,他担心太早表白会吓到她,所以打算温水煮青蛙呢,没想到,这次他妈妈一次把水烧开了,也没有吓着她,反而给了他一个机会。

    寻思到这里,商景彦再一次看了一下辛瑜的门牌号,然后收了收表情,上楼去了。

    而辛瑜,在门砰的一声关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她似乎没有和商先生说再见。

    想了想,她还是决定再开门说一声,然而,这个时候,两个室友却从房间里出来了。

    四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辛瑜:“···”

    她们这像是要审问犯人一样的架势是怎么回事?

    许向柔围着她转了一圈,评论道:“脸颊绯红,双眼含春,小瑜儿,老实交代,是不是有好消息要告诉我们?”

    辛瑜看着她促狭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有些脸红,但还是交待道:“嗯,商先生和我表白,我答应了,所以我们现在是男女朋友了。”

    许向柔听到这话,夸张的仰天大笑,然后像疯了似的,使劲的拍了拍像雕塑一样的,面无表情的谭秋颖,得意的说道:“听见了没有,听见了没有?”

    “小瑜儿说商先生对她表白了,他们现在是男女朋友了,对此,你有什么想法?”

    看着许向柔那尾巴都恨不得翘起来的得意样子,谭秋颖只能无奈的说道:“我听到了,你厉害行了吧。”

    “所以说,在感情方面,你还是应该听我的,虽然我逻辑没你厉害,但是我好歹也是有谈过多次恋爱的经验呀。”

    “像你,连恋爱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可能猜的到呢。”

    说到这里,许向柔又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总结了一句:“要是谈恋爱都能让你用逻辑来解释的话,那这个世间就没有这么多痴男怨女啦。”

    谭秋颖:“···”

    好吧,虽然她没有经历过,但是她不得不承认室友说的有道理。

    她叹了口气,走到辛瑜面前,真诚的说道:“小瑜儿,恭喜你!”

    倒是许向柔突然围了过来,一手揽着辛瑜的肩膀,一边调笑道:“小瑜儿,既然心愿得尝,那是不是要给我们发喜糖啊!”

    辛瑜:“···”

    好吧,她忘记买喜糖了!咦不对啊,她又没有结婚,发什么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