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福星高照:农门俏丫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福星高照:农门俏丫头: 第六十七章负责

    她方才,是亲了他么?

    眸子撇向她的唇瓣。

    唇色粉红,带着几分光泽,在阳光之下竟有些晶莹剔透感。

    他的唇上,似乎还留有她的芬芳。

    卫子琅怔怔看着她,一时忘了如何反应。

    他活了十七载,眼前这个姑娘,是第一个亲他的人。

    他,被她亲了……

    沈无衣见他醒来,一颗心落下,瘫坐在了地上。

    又见他双眸一直盯着自己而不转动,秀眉顿时又簇了起来。

    轻唤了一句,“卫、子琅?”

    等了半响,对方不仅未吭声,连眼都未眨。

    方才落下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

    将身子往他跟前挪动了几分,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卫子琅?”

    哪料,对方直接抓住了她的手,将她的手裹在了手心当中。

    少年眨眸,看着沈无衣,神色认真,“你、方才亲了我, 可得对我负责……”

    “什么?”

    他的手心带着微微凉意,沈无衣眯起了眸子,简直不敢相信他所说的话,“对你负责?负责?!”

    开什么玩笑!!

    对方将她的手抓得紧紧的,丝毫不给她任何挣脱的机会。

    “是!”

    “你这人,讲点理好不好!”沈无衣用了几分力道想要将手抽回,可见纹丝不动之后,便干脆放弃了。

    坐在地上,一副无奈道,“方才我那不是亲你,不是亲你……你溺水了,我给你渡气,我那是为了救你性命,救人一命罢了,负哪门子的责?按照你这么说,那郎中救了这么多人的命,他是否对每个患者都负责?”

    “哪个郎中需要……渡气?”

    卫子琅从地上缓缓坐起身,凤眸紧紧看着沈无衣,“你若不负责,那我便对你负责……”

    “负什么责?不负!”沈无衣简直哭笑不得,“卫子琅,我跟你说,方才那就是意外……你若是溺水了,但凡有一个懂的人,我相信都会如此救你……或者,是旁人溺水,我也会这么去救别人……”

    “救人需得如此?”

    卫子琅看着她,眼神是无比坚定与认真,“总之,无衣妹妹,我卫子琅堂堂七尺男儿,该负之责必是要负,待你及笄,我便上门去跟沈爷爷提亲……”

    话还未说完,沈无衣立即打断。

    “你这人脑子有坑呐?我都说了这只是救人,你无需对我负责,我也无需对你负责,这特么跟亲吻是两回事儿……放开我,快些将我放开!”

    见她真有了几分怒意,卫子琅想了想,这才撒开了她的手。

    被他拽着并不疼,可沈无衣仍旧揉了揉。

    眯着一双眸子看着他,压下自己的怒意与无奈,解释道,“我再给你说一遍,方才你溺水了,你若溺水了,出了个好歹,我家定然是要遭殃的。为了不让我家遭殃,我这才下水去救你,至于你所以为的亲吻,那不过是一种渡气。

    这种渡气在医院上叫人工呼吸,它跟亲吻无有任何关系!什么负责不负责的话,你日后就莫再说了,况且,你捕鱼也是我的主意,真说起来,此事与我也有关系!

    眼下既然你无碍了,那方才的事情咱们就达成共识,一起将它给忘了!”

    话罢,起了身。

    低头看着那仍旧坐在地上浑身湿透了的少年,她抿了抿唇,“快些回去换个衣衫罢,别受了风寒!”

    卫子琅就这么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越看心中越是欢喜。

    越看越是觉着她好看。

    直到见着她要下河,他这才回过神来,缓缓站起身问,“还需抓鱼么?”

    沈无衣连表情都懒得给他一个,直接潜下水去。

    一见她入了水,卫子琅哪还有半点喜悦,一张脸顿时惨白。

    正欲要下河朝她而去时,却又见得 她的脑袋从河面上浮了出来,随着一同出现的,还有她手中的叉子。

    走上岸间,她的衣衫再次湿透。

    夏季衣衫本就薄,如今沾了水,几乎都贴在了身子上。

    她玲珑的身段立时落入了他的眼中。

    “不抓了!”沈无衣将叉子仍在簸箕旁,又往背篓里瞧了瞧,“回家吧,这些鱼够吃了!”

    煎炸烹煮清蒸熬汤,一种吃法来一条,做一桌全鱼大宴都够了。

    眼见她要背背篓,卫子琅立即脱下自己外衣扔给她,“我来罢。”

    而既抢过她手中的背篓自己背上了手,又一手拿着叉子一手拿着簸箕。

    他的外衣上还存有着他的味道,一种特别的,清新的,独有的男子气息。

    沈无衣低头瞧了瞧自己这身,恍然才发觉衣服黏贴在了身上。

    毕竟十四岁的姑娘了,该发育的地方也正在发育……这样若是叫人给瞧了去,的确不太好。

    眼见他已率先往家里赶,沈无衣将他的衣衫披着自己身上,追了过去。

    二人一前一后走着,谁都没有开口。

    因着怕被村子里人撞见,沈无衣带他绕了远路,打村口回的家。

    虽极力避开了所有人,但当路过刘家门口时,恰被欲出门的刘青儿瞧了个正着。

    二人浑身湿透,且卫子琅的外衣又在沈无衣身上,惊讶得刘青儿险些叫出声来。

    沈无衣与其对视了一眼,而后收回眸光,一声不吭的带着卫子琅回了自家院子。

    一入家门,自是先换了衣衫。

    卫子琅并未带得衣衫来,是以,沈无衣换完衣服之后,又去沈无忧房内给他找了一身。

    衣衫才将换好,院子里却又来了个不速之客。

    今日黄先锋跟着沈老汉上了山,没了它,来者胆子大了许多。

    “沈无衣,沈无衣!”

    “……”

    沈无衣正欲要将这些换下来的衣衫给洗了,乍然听得那声音,眉头瞬间皱了起来,显得自己十分不高兴。

    而那人与她的心情却是截然相反。

    见无人应声,又连唤了两声,声音里带着满满的欢快。

    沈无衣放下手中木盆,出了房去,瞧着那站在院子里的人,面色冷冽,“有话快说!”

    话间,她双手环胸,依靠在了门墙边,一副极为慵懒神态。

    那站在院子里的,不是李三又是谁?

    李三显然心情不错,未曾理会她的臭脸,反而笑着凑了过去,“我找你有点事儿商量!”